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07(AU)

本想这章还想多写两千字,但是今天写到这里有点接不下去了,就干脆发了吧,恭喜触到小周逆鳞的叶修大大(什么心态)。其实这文不是长篇,快完结了目前预计两章能搞定但废话起来也不好说譬如这章这样,当初开这文没什么规划,随随便便的,这样太不好了OTL

以及本章BUG井喷式出没注意!!!






Episode07 Impasse末路

 

 

 

 

 

 

“诶,来得正好,老板娘来信了。”

叶修刚踏进酒店就和从电梯出来的方锐打了个照面,后者前些日子因为忙着过滤信息不得不在小黑屋里熬了两夜,叶修出门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只剩四分之一的生气,此时只是一晚上没见,他倒又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了。

“苏大美女帮你收起来了,上去找她要哈!”

叶修却没答话,有些无精打采的目光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突然勾了勾嘴角,“唷,打扮成这样是去会老情人?可不要跌进温柔乡头脑一热就乱说话泄露机密啊老方。”

“靠,能不能有点同伴之间的信任!”

“还真是去会老林啊。”

“你他妈……”方锐磨了磨牙,心思一转竖起的尾巴又立马放下了,“老叶难得啊,你身上的味道居然有点小清新,早上起来连根烟都没来得及抽啊?”他这人擅长挖掘蛛丝马迹,已经认定了叶修在首都有一个地下情人,所以最近才总是一到晚上就不见踪影,第二天白天才不知从哪里晃回来。不过和早就心中有数的苏沐橙不同,他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也不知道叶修其实大部分时候确实不是去会情人的。

“哥忙啊,时间宝贵,哪像你这么悠闲?”

“滚蛋,我这是正当假期好吧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良心是什么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吃你就急需补补。”

“你这样的废物点心我可不吃。”

“……”方锐意识到自己的话题还没展开就被拉着跑出了老远,终于觉得试图和叶修斗嘴的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

我就是再闲也不该把人生浪费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他不住反思,迅速抽身跑路,不带走一片云彩。

 

叶修被他这么一说,进电梯的时候也立马就把烟掏出来叼在嘴里,这天苏沐橙没有行程,一般不是在自己房间上网就是在训练室溜达,他盘算好路线就等到楼层了,结果电梯门一开,苏沐橙就站在外面,和他一样吃了一惊。

“怎么了?”

“看你这么晚还不回来,正准备去楼下看看呢。”苏沐橙老实地回答。

“兴欣那边有事?”叶修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理由。

“没有,只是例行的交代而已。”苏沐橙甜甜一笑,侧身把他从电梯里让了出来,“陈夜辉死了。”

“老陶下手快啊。”叶修也不太惊讶。

原本陈夜辉还想着一面向他们投诚一面瞒着陶轩拖延时间,但陶轩那个人叶修还是了解的,他不会有耐心去观望一个未知数,陈夜辉虽然被刘皓暗中弄了出来,但毕竟大名已经登上了报纸,就算非法售卖毒品的罪名没有完全落实,这个屎盆子也已经够臭了。

“但新闻上说,陈夜辉这件似乎和之前你特别注意过的两件案子特征很吻合,基本确定是连环杀手。”

这话引起了叶修的注意,“陶轩没必要把事情办得那么麻烦。”

“我也这么认为,他出手的话弄成意外或自杀不是更好?”苏沐橙说着自己的看法,“前面的事就很奇怪,那两个人原本都是我们的目标……”

“好在这次没再晚一步,虽然陈夜辉的后续价值没了,至少莫凡还是从他那里问出来点东西。”

想到这个苏沐橙就觉得有些好笑,这世上也大概只有叶修,居然让莫凡那个平时几乎不开口的人去料理好歹算半个老奸巨猾的陈夜辉,就这样居然后者还被唬住怕得什么都说了!

“这件事是之前忽略了,回头让老方和小乔再重新理一遍线索,必要的时候问问老林去。”叶修道。

“还有,”苏沐橙的声音忽然有些硬邦邦的,“刘皓打电话来了。”

叶修这下知道她为什么不对劲了,“其实我们前几天在大眼那里就已经打过照面。”

“什么?”苏沐橙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告诉我?”

“他去找大眼的,我们没说上什么话。”

“他说欠了你一顿饭,问你什么时候让他补上。”

“这敢情好,我们合计合计,好好削他一顿?”

苏大美女被他哄得又好气又好笑,“哎这时候你怎么还有心思开玩笑!”

“你们姑娘家不都喜欢绅士风度,难道哄美女开心不是绅士风度的一种?”叶修把烟夹在之间,说话的时候连嘴角的弧度都掌握到最佳,十足像个衣冠禽兽。

苏沐橙愣了大约半分钟由于才缓缓回过神来,抚着胸口心有余悸,“天呐……”

“真这么迷人?”

“其实我还是喜欢你多一点。”

“那是,叶秋那小子级数还太低。”一下子就把角色转换回来的叶修笑眯眯地望着她。

 

和刘皓那边建立联系是迟早的事,既然对方主动邀约,他们也没有拒绝机会主动找上门的道理,叶修立刻就回电话过去约好了时间。

两边的身份都不普通,也不会随便找个馆子坐下来点两个菜,刘皓在电话里还算稳得住,询问能不能请苏大小姐也赏光前往,叶修猜他可能也不是一个人来赴约,本以为会是如今作为陶轩那方幕后经济支持的崔立,结果到了现场发现居然是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周泽楷。

周泽楷打从加入新民盟就是冯宪君亲手扶持提拔,和后来因为商界背景加入却凭着手腕和人脉一路升迁的陶轩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一派,虽然表面上都在冯宪君底下,但冯宪君毕竟不年轻了,周泽楷年轻且势头正劲,陶轩则五年都在首都没有分过心实力比较稳固,二者之间的竞争不言自明,实在没什么变成同盟的空间。

刘皓是周泽楷离开嘉世之后才经由陶轩推荐成为叶秋的副官的,周泽楷跟着他的时候两人之间从来没明着有多亲近,再加上周泽楷那话少的程度直接可以被不熟的人归类为冷淡属性,看着和人关系就更不怎么样了,那时候陶轩已经把重心放在首都,叶修确定他们不会因为他和周泽楷曾经的关系掌握到后者的把柄,也不知为什么对方会突然出现这样的配置,但他倒也不是很担心,反而坦然得很。

“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他首先笑着和对方打招呼,然后微微侧身让挽着自己的苏沐橙站稳,再踏前两步帮女士拉开椅子请她入座,最后自己坐下,动作行云流水。

“没关系。”周泽楷望着他说了三个字,招呼算是打了。

“叶先生您好,这次劳您赏光,我的荣幸。”刘皓光是看着他五脏六腑就已经像搅在一起,却又不得不装出亲切的样子,再转头看苏沐橙,“苏小姐,好久不见了。”

苏沐橙的手在桌子下攥紧,原本清脆悦耳的嗓音此刻在齿间研磨得尖锐而充满攻击性,“好久不见,刘秘书长。”

刘皓仿若什么都没察觉到,等侍者给酒杯里都倒上酒,四人碰了一杯之后才仿佛感慨似的说道:“这样近距离看着叶先生和苏小姐,真叫我们这群旧人感慨,周国务官您说是不是?”

他把皮球踢给周泽楷,周泽楷却不接,兀自望着酒杯像是单纯走神发呆,偏偏刘皓又不是可以把他直接叫回来的身份。

周泽楷曾经在嘉世呆过这点就写在他的履历里,无人不晓,刘皓之前考虑这个饭局,第一个想到的合适人选就是他。

旧人旧人,什么叫旧人?当年认得叶秋的人几乎全在军联,他总不能去那边敌方阵营拉人吧。陶轩自然不能出面,想来想去,也只剩拉周泽楷下水当挡箭牌这个上策了。

“喔?怎么个感慨法?”叶修问。

“叶先生,其实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你长得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刘皓说。

叶修哈哈笑了起来,“刘秘书长你话说出来,要我是女的,肯定会觉得这是什么特别的搭讪技巧。”

刘皓被他弄得尴尬不已,话题又要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只好重申:“我说的是真的,苏小姐你说是不是?”

苏沐橙假装仔细地对着叶修打量了一会儿,最后十分勉强地说道“嗯……好像是有点?”

她当年和叶秋同进同出是毫不避讳的,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在糊弄刘皓了,后者被他们的态度气得牙痒痒又不好发作,脸色十分精彩,“不仅如此,而且那位也是姓叶,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刘秘书长说的不会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叶秋吧?”

苏沐橙差点没笑出来,就连周泽楷都回神了,目光直直地落在他身上。

叶修浑不在意,又继续道:“其实我有个双胞胎弟弟,更巧,和叶秋同名同姓。”

刘皓的眼皮跳了跳,几乎认定了他是在信口开河,“这真是……”

“别不信啊,我这儿还有照片呢要看吗?”叶修说着,作势就要掏手机。

刘皓本想拒绝,身边的周泽楷却先一步说:“好。”

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相撞,似乎有看不见的电光吧啦作响。

刘皓对周泽楷的突然开口先是一阵惊讶,然后却也没多想。他跟周泽楷提这件事的时候说得舌灿莲花大义凛然,讲这个叶修实在太过可疑,有意无意地暗示苏沐橙不知是不是上了他的当,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探探对方的虚实,他觉得一个年纪轻轻就高居上位的人通常都是极具功利心的,只要捧好了很容易煽动。正巧当初周泽楷和苏沐橙还传过绯闻,他觉得自己还顺便卖了对方一个人情,给他一个机会护花,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而周泽楷的确是同意了,几乎没考虑就一口答应,这也更印证了他的想法。

叶修真的翻出自己和叶秋的合照给他们看,周泽楷仔仔细细地看了,刘皓却懵了。

一下两个,已经着实超过他的极限。

这时苏沐橙看了看餐厅中央的舞池,已经打定主意,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地朝着刘皓嫣然一笑,“刘秘书长,不请我跳支舞吗?”

这个邀请来得突然,但刘皓却不能拒绝,只好狐疑地起身,狐疑地向苏大美女伸出手。

叶修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忽然内心有些同情起刘皓来。

“怎么?”对面忽然传来了周泽楷沉静的嗓音。

叶修的注意力收回来,态度自然地回答:“虽然沐橙在舞台上能歌善舞,可双人舞却跳得出人意料得差。”

他一提起来,周泽楷也被勾起了往昔的回忆。曾经他和苏沐橙巡访各地,也曾在一些正式的酒会上逢场作戏地跳过几次舞。

“老实说,上次我请她跳舞的时候,脚背都给踩肿了。”叶修心有余悸道。

两人相视一笑,都理解到了苏歌姬是打定主意要给刘皓一点颜色瞧瞧。

“你今天怎么想到要来凑热闹?”笑过之后,正事还是要问的。

“弟弟?”周泽楷不答反问。

“就是这么回事喽。”叶修耸耸肩,“我说过我是叶修吧,叶秋是我弟,双胞胎,如假包换。”

“……”

“所以我说,眼见未必为实。”叶修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摇了摇,“也就是说帅哥你很有可能睡错了人。”

“别拿这个,开玩笑!”周泽楷压低了声音警告道。

“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时候特别性感?”还有不得不一次说满五个字的时候。叶修开始耍流氓。

周泽楷注意到他眼底的狡黠,决定闭嘴。

“喂这就不玩啦?”叶修得寸进尺,目光却飘到舞池那边,刘皓的脸色已经可以和锅底媲美,他仿佛看得兴致勃勃,却又忽然开口,“刘皓来找你是经过谁搭的线?”

“崔立。”

果然。

“他跑来跟你套近乎肯定也下了点血本?”

“国府翻新。”

“喔,那真是一手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好算盘。”

“嗯。”

“你就这么任他糊弄?”

“月底拍卖会。”

“黑卡?”

“嗯。”

叶修啧了一声,黑卡是崔立名下财团主办拍卖会的最高权限VIP卡,卡内预存一千万,在拍卖会发生交易时抵扣。

看来他是真的有心上个双保险了。

这时一支舞结束,苏沐橙往这边走来,脚步轻快,刘皓在后面落下好一段,完全不似去时的神气。

他们也就不再说话了。

被摆了一道的刘皓已经做不出一开始的淡定自若,陶轩要他和叶修苏沐橙打太极玩暧昧,现在被玩的却明显是他自己,他们有备而来,就想揣着明白当糊涂给他个下马威。

可现在是发难的时候吗?刘皓想,他能在周泽楷面前把话摊开来,说叶秋你怎么死不干净阴魂不散吗?天杀的他当然不能。

 

事实上叶修很明白刘皓此刻的纠结,于是他决定火上浇油。

“其实刘秘书长,我也跟你说句实话,这次出来吃饭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什么?”刘皓一下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叶修慢条斯理地整了一下衣襟才道:“CE主持研发的那件商品,我们很有兴趣。”

刘皓怔住了,背上一下子发出汗来,“这……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有我们的渠道,不值得多说。”叶修微微一笑,压迫感却在无形之中侵袭而来,刘皓咽了口口水。

他的脑子快速运转,却怎么也无法在发生的事里找到头绪,理智提醒着他应该在周泽楷面前极力否认,可又怕自己做错决定。他暗暗用余光观察周泽楷的反应,后者眉头微皱,显然对此很是疑惑。他终于还是决定抢在对方说话之前开口,“叶先生,商场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而且这件事在这里谈也不太方便。”

“可是听说你与崔老板私交甚密,如果你肯为我们做担保人,事情应该会好谈一些。”

听到这句话,刘皓的第一反应是崔立那边要坏事,但他不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叶修所说的那样东西最终成品还没出来,陶轩是下严令禁止消息泄露的,叶修刚才好像在和周泽楷说些什么,崔立是这次他和周泽楷之间的牵线人……难道崔立想迈一只脚到周泽楷那里?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正要再问详细,口袋里的行动电话却忽然震了起来……

 

得知仓库出事,刘皓上火得连餐桌礼仪都顾不上就提前离席了,不过也亏得这样,留下的三人这顿饭吃得还算舒心。

“回头刘皓去找崔立,小周会不会惹上麻烦?”苏沐橙还有些担心。

“没关系。”

周泽楷答得简单,叶修接着解释:“放心,今天的话刘皓不会跟崔立提半个字。”

“为什么?”苏沐橙还是不理解。

“刘皓和崔立之间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崔立一直想效仿陶轩当年由商转政,刘皓其实是很忌惮这事的。今天的事情给了他一个怀疑崔立的理由,加上主观因素他不会再找另外一种可能性,所以他不会去找崔立。”

“他会直接告诉陶轩!”苏沐橙这下放心了,“看来他们有的乱了。”

确实是乱了。

东西从实验室不翼而飞,陶轩当然大发雷霆,刘皓和崔立被指着鼻子骂了半个小时,灰头土脸地从办公室出来,又不想在彼此面前露了下风,打肿脸充胖子地互相拆了几句台最后不欢而散。

崔立原本就有了留后路的打算,当晚就联系江波涛打算把关系稳固下来,刘皓回去发狠地在家里胡乱砸了一通发泄,想到晚餐时苏沐橙的戏弄和叶修的揶揄更是怒火汹涌,那个人果然是他人生道路上的绊脚石,过去是,现在也是!

他颓然地坐在沙发上,满腹怨毒,抬眼看落地窗映出的自己,一夕之间他好像又回到了六年前被叶秋肆意打压嘲弄郁郁不得志的自己,这些年的努力仿佛全化成泡影,让他瞬间从山顶一路跌到谷底……忽然之间,他发现玻璃上自己的倒影笑了起来,积攒的恨意勾勒出了一个阴暗无比的念头。

和五年前一样,只要除掉那个人,一切都会有转机。

 

 

***

车子停下,叶修主动帮苏沐橙拉开车门,半靠着对她说道:“你先上去,我去去就来。”

苏沐橙瞥了一眼在驾驶座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周泽楷,心里想着去去就来能涵盖多大的时间范围,一面却笑得温柔,“你去吧,莫凡他们也该回来了,我会转告他们明天再说的。”

这体贴得都过头了,叶修不禁苦笑,“别玩了,我等会儿就回来,告诉他们没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八点开会。”

“OK~”苏沐橙俏皮地朝着他作了个剪刀手。

叶修重新钻回车里,车子却没有马上发动,直到苏沐橙的身影消失在门内,周泽楷也没动作。

叶修看了会儿车顶又看了会儿脚下垫子的材质,许久之后才慢悠悠地问:“闹别扭啊?”

以他对周泽楷的了解,一般到了这个时候他总会说点什么了,但这次却不,周泽楷不动也不支声,又等了一会儿,“那我走啦?”

果然还是不理,叶修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幼稚,幼稚和他,真是一种十分后现代的搭配……“行了行了,”他举白旗投降,“谁让哥还有事求你,你问我答,一次机会。”

“刘皓,”周泽楷果然出声了,“做过什么?”

“罄竹难书啊……”叶修摇了摇头,“他恨叶秋恨得要死,总得做点能让自己解脱的事。”

这个回答,严格说来就是没有回答,周泽楷却点点头,仿佛很受用。

这倒有点出乎叶修的预料,有些新奇地等着他的下文。

“叶秋,还是叶修?”

叶修想提醒他机会已经用完,可最后却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一字一顿,发音清晰,“我叫叶修。”

这句话他已经说过很多遍,但周泽楷直到现在才真正接受了,“再见。”他说。

叶修下了车,车子很快发动起来绝尘而去。他站在原地,目光淡然地跟随着那两道后车灯划开的残影,然后闭眼再睁开,残影不再,车子的引擎声也已远去。

 

“再见。”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