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08(AU)

我真的准备了一大盆的狗血啊为什么感觉有种无法一起洒个痛快的憋屈感,现在这文不到最后一章都不好意思号称自己能写完,每章都觉得不能看QAQ






Episode08 Contradiction矛盾

 

 

 

 

 

 

苏沐橙猜得没错,叶修这一晚的确是再度夜不归宿,不过可不是因为什么浪漫的理由,而是很有先见之明地主动向军联老大投案去了。

陶轩和崔立那边因为仓库里的东西被顺走已经闹得鸡飞狗跳,军联对此自然不可能一无所觉,叶修等周泽楷一走就立刻给黄少天打电话要韩文清的联系方式,结果还没等他拨电话就响了,韩文清在那头沉声道:“你过来。”

叶修老老实实地就去了。

真是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叶修一打开门发现几乎塞满一整个办公室的军联的各位长官们正神色各异地望着自己这边,一个不留神脱口而出:“诶你们大半夜的在老韩办公室罚站啊?”

“你才罚站!”张佳乐立刻跳出来喷他,可惜没人声援后劲不足。

“老韩找我谈事情你们跑来凑什么热闹?我说黄少天你最近改行当传声筒了是不是,快看着老韩的眼睛解释一下。”

“快滚蛋快滚蛋!我知道你就是打算挑拨我们的关系,放心吧我是不会上当的,当然韩元帅也不会,我们的革命友谊才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有所动摇!”

叶修愉快地捕捉到韩文清额上一闪而逝的青筋,正打算再接再厉,喻文州适时发话了,“是我通知大家的,信息共享嘛。”

“哟,多年不见文州你的动作迟缓居然治好啦!”叶修的炮口立马转向。

“别废话,今天CE那边究竟怎么回事?”韩文清一出声闹哄哄的气氛一下子就正经了,众人有位子的坐下没位子的自觉站到旁边,很有默契地把叶修围在中间。

叶修这才有空仔细看看,发现除了严格遵守作息时间表的张新杰基本都来齐了。

哥的魅力这是有多大,他默默感叹。

“我的人拿了他们一样东西,至于是什么相信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的。”

“擦你竟然把那个倒霉玩意儿偷出来了?!”黄少天的震惊代表了大家的震惊。

“嗯哼。”

“靠靠靠你动作也太快……”

“拿出来。”韩文清直截了当地说道。

叶修耸了耸肩,同样直球还击,“不行。”

气氛一下子凝固住了,韩文清是那种因为一向看上去很生气所以你看不出他到底生不生气的类型,而当年的叶秋如今的叶修呢,是那种看上去总是漫不经心所以你分不出他哪句话认真哪句话是随口胡说的类型,这两个人面对面,旁人永远说不好该为哪一方捏一把汗。

叶修现在的身份,掺和这样的事是很不合适的,这是大家都一致持有的想法。但既然他已经动手了,他们也不认为光是说说就能让他停下来。

“最坏的情况是,”最后肖时钦开口了,“你得留下,而我们会去把苏沐橙他们也带过来。”

叶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其他人,“这对我而言的确是最坏的情况。”他说,“但对你们来说却也未必不是。”

他注意到好几个人的脸色变了,立刻又出言安抚:“没有人会把事情考虑得很简单,但我不还是一个人来了吗?”

“你有没有想过,总有底限是不能打破的。”喻文州道。

“你也想好了,底限这玩意儿,你们必须有,我可以没有。”叶修笑了笑。

他说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的确是实话,但有时实话却也不是那么好接受的,尤其在场除了叶修都是现G国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现实无异于骨鲠在喉。

最后还是韩文清霸气地一口咬碎了叶修插给他们的那根骨头,“你究竟想干什么?”

“修正一个错误,”在十几双目光的洗礼下,叶修依旧还是那种雷打不动的样子,“其他一切照旧。”

 

 

第二天早上兴欣人员齐聚,驻守的陈果和魏琛则以实时通讯的形式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叶修知道陈果作为兴欣暂时的负责人,就算有魏琛从旁协助,各种安顿人员、协调物资的事情也肯定够她忙了,原本并不想过多打扰她,但一大早就收到魏琛发来的紧急联络信号。

他们分头行动之前曾专门讨论过这件事,通讯信号就算经过层层加密也有被发现的可能,如非必要不选择这种途径。魏琛虽然平时吊儿郎当,正事上却也不会随便开玩笑。

叶修没有迟疑便立刻让乔一帆把通讯切了进来。

“叶修,昨天凌晨的时候我们接到了一个奇怪的通话请求,对方用的代码和之前给我们提供那批药品的人一样,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尽快告诉你比较好。”

陈果原本就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此时影像里的她明显有些憔悴,大概又担心得一晚上没睡。

当时对于莫名其妙出现的这么一批药品,兴欣几位决策者的意见是大不相同的。

“无事献殷情,绝壁非奸即盗!”魏琛如是说。

“如果靠美人计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方锐说道,“我大兴欣的美女一个比一个王霸,必须只有对方吃亏的份。”

“我也想不出现在G国哪个地方比我们更穷困了。”叶修又补了一句。

然后三个无聊的男人被三位女士一人一记秒杀,关于对方身份和目的的猜测就不了了之了。

 

乱世之中总会有些难言之隐,叶修对此倒是不十分在意,而且那批药也确实没问题,对方也绝口不提条件或是报酬,虽然多少显得他在暗我在明,但说到底也就是个心态问题。

陈果的担心大家都可以理解,偏偏挑事情过去这么久之后的现在联系,不太可能是巧合。

“难道我们暴露了?”方锐皱起眉头在叶修耳边说道。

“有这个可能。”叶修点头。

“这世上牛逼的人很多。”包子补充。

众人“……”

大家都习惯了叶修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淡定,陈果却不能完全放心,“你们可一定要小心。”

“安啦,有老叶这个千年老妖在老板娘就别操心了。”魏琛在另一头安慰,之后又正色地问叶修:“对方提出谈话,我们不敢贸然答应,你拿个主意吧主帅。”

“这时候知道我是主帅了,还能不能有点用?”

“不能。”魏琛回答得毫不羞愧。

“那好吧,谈话就谈话,废点口水而已,魏琛同志负责。”

“擦!”

“那么这件事先这样,我们说说另一件。”无视了魏琛的不满,叶修已经把目光转向了罗辑“罗辑,有什么收获?”

随着他的话,众人的视线齐刷刷转向罗辑,而后者显然还没适应成为关注的焦点,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根据国府关于紧急状况预案的电子记录,加上叶修给的限制条件,在首都范围内我总共筛选出了四个可能的地方,我们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四处其中之一。”

他说得是十分简单,甚至有意地略过自己成功黑进国家安全系统还没留下任何痕迹这件事,但在场人却不可能忽视。

“干得漂亮!”叶修道。

“小罗你还真是深不可测啊!”方锐大笑着重重拍了拍罗辑的背,他入伙兴欣最晚,这段时间还没亲眼瞧过罗辑施展他的黑客实力,不过国府的电子系统曾在安全部就职的他可是早有耳闻的,负责这个项目的人曾称它的安全性是世界顶级,看来他们压根儿没见识过所谓顶级是什么样子。

“太厉害了。”这是乔一帆。

“厉害!”这是唐柔。

“老大手下果然全是人才啊!”毫无疑问是包荣兴,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愧是我小弟。”

“那么这四个地方我们等会儿就分头去探探情况,注意不要打草惊蛇。”叶修最后总结。

之后的时间,众人重新梳理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叶修看也差不多,就为之后的搜索分了个组,分别是包子和安文逸、唐柔和方锐、莫凡和乔一帆以及他自己负责一处。苏沐橙因为身份特殊,暂不参加这次行动。

“那我可以干什么?”苏沐橙问。

“你和方锐去趟老林那儿,还记得我们讨论过关于陈夜辉被杀的疑点吗?”

苏沐橙一下反应过来,立马点头,“好,交给我吧。”

“方锐大大事情办完立刻抓紧时间去和小唐汇合哈趁机摸鱼可是要扣工资的。”

“你还是人吗我一个人干两份活没问你要双倍工资已经很好了!”虽然嘴上是如此抱怨,方锐却丝毫没有和叶修较真的打算,反而一回头就很高兴地同美女一起执行任务去了。

叶修独自开车来到自己负责的地方,与传统观念下的安全屋不同,那间公寓位于一个位置离市中心相当近的高档小区,周围几栋都是总共四层两户的复式小高层,闹中取静,这样的地方,虽然一天内会有无数人经过,但附近的住户肯定是那种不会随便串门或打听别家事情的类型。

此时的叶修在脸上喷上了乔一帆和安文逸最近合作研发的特殊喷剂,其中的物质附着在物体表面时会改变周围的反射效应,当它喷在脸上时,别人眼中看到的这个人的五官相貌将和实际的产生差别,但这种差别又不至于会在视觉上导致脸孔变形失真,是比易容术更加有效的改头换面的方法。

从外围监视很难有进展,但另一方面,这样的安全程序一般不会出现短期转移的情况,他们也完全不必要操之过急。叶修在周围大致一看,发现那间公寓的前一栋楼正好有一间正在挂牌出售,便把信息记下发给负责后勤的罗辑。

他在附近到处走走看看,又适时回到那栋楼下,大约下午三四点时,有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从楼里出来,不到半个钟头就带着一个孩子进到楼里,之后一直到六点钟才有一辆车子停在楼外的车位上,一看就是上班族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拎着公文包也进了门。他又等了两个小时,那栋楼再无动静,夜幕降临之后一层和三层都有灯光亮起,和其他楼道的情况并无二致,叶修确定今晚不会再有人进出那栋楼,便给苏沐橙发了条消息回到自己的车里前往另一个目的地。

这个地方在法律上属于周泽楷名下,是他刚到首都任职时的住所,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会在后来搬离这儿的时候把这个房子买下来,这里和他目前住的别墅相比既小又普通,而且久未有人居住,各处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就在这间房子的客厅中央,前一天晚上从CE集团地下仓库偷来的东西就堂而皇之地摆在那里。

如果让住在隔壁的人知道距离自家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放着一样引爆起来会瞬间让周围起码半径十公里区域的空气爆燃的高危型武器会怎么样?叶修在亲眼看到这个炸弹时忍不住想,看来关榕飞的研究在这几年又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竟然能把这个东西压缩到只有成年男人的巴掌那么大。

当然,乔一帆他们并没有在仓库找到炸弹的引爆核心,也因此他才想到暂时把它安置在这样的普通居民区,一时之间很难找到比这里更能躲过陶轩耳目的地方——他实在不想惊动军联,因为一旦如此事情就决不可能以陶轩的独断行为作收场,以韩文清为首的军联必然会让新民盟难以招架。

他们拿到这样东西之后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已经被转移到安全屋的关榕飞,饶是陶轩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缺少设计者的情况下制作出另一枚这样的炸弹。

叶修一手托着装这枚外观十分符合关榕飞一惯精细作风炸弹的盒子一边仔细观察着这东西中央空着的插槽,正在这时门锁却发出了钥匙插入旋转的响动,进来的人在看到他时毫不犹豫地掏枪上膛指向他的太阳穴。

“是我。”叶修平静地出声,把盒子关上放回原本所在,再转身走向周泽楷,后者在听到他声音的同时放下了枪,此刻正目光深邃地望着他。

前一晚才刚刚说了再见,没过多久又这么碰在一起,两人之间多多少少流窜着一股尴尬的气息,叶修的表情有些似笑非笑,“可真巧。”

他以为周泽楷把钥匙给了自己之后应该短时间内不会踏足这里才对。

“你在找关榕飞?”周泽楷忽然问。

“那必须的。”叶修还以为他要说什么,没想到竟是这么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钥匙还在他手里。”

“拿到了,”周泽楷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做什么?”

叶修一下子就明白他今天为什么来了,关榕飞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但知道他的人却很少,当年他在嘉世城被陶轩发掘并邀请加入嘉世自卫军,叶修和他的交情还算不错,但对那个狂人的其他方面依旧不是特别清楚,除了研究有关的事情关榕飞通常是不会理睬的,后来陶轩来首都的时候以更优厚的研究环境为条件让关榕飞答应同行,之后叶修基本就没再听过他的消息了。

这样一个隐在幕后的人物周泽楷又是怎么知道的?稍一细想答案便呼之欲出。

“其实区区一个炸弹根本没什么意思,相比之下关榕飞的价码可就高了。”

周泽楷的脸色有些黯然,很显然这番话正好捉到了他的痛脚,有种说法是一个人对于百分百不予信任的事情是不会开口去问的,既然他问了,也就说明崔立给他的那些信息已经足够动摇他。

陶轩果然还算冷静,这么快就想到要稳住周泽楷,把矛头从自己身上移开。

“我们叶家原本就是做生意的,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呢?”叶修的态度依旧淡然,“之前说过无论我说什么都不会拒绝的人是谁呢,嗯?”

“这么说,”周泽楷也没被他无形的气势压倒,就连方才的黯然都不知在什么时候烟消云散了,“是因为生气吗?”

叶修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就仿佛眼前这个是带着周泽楷面具的别人,难道崔立在想办法诓他的时候还顺便教了他嘴炮十三条?

他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因为周泽楷的话真的很像在……调戏他?

此时的叶修已经坦然地对原本在顺着对方说瞎话的恰恰是他自己这件事选择性失忆,周泽楷则沉默着,仿佛是在等对方说些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让叶修露出吃惊的表情对他而言多少算是扳回一城,人总要学得乐观点。

叶修眯起眼,觉着自己也不能让他太得意,“就算我生气吧,你说的话还算数不算数?”

不算数就不会给你钥匙。周泽楷心里想,嘴上却说:“算数,不认同。”

其实有关于关榕飞的事情崔立撇清关系的态度实在太明显,他原本就只挑重点听了听,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真和陶轩合作。

但另一方面他也不认同叶修以第三方身份介入的做法,这么做前后都缺乏保障,军联的人给不了什么保证,兴欣城又远得很,实在太过危险。

既然已经发生,他们自身就该面对与解决,而不是靠叶修燃烧自己的精力和名誉去堵这个溃洞。

叶修只会在无足轻重的事上向他提出要求,这就是他不想让他真正牵扯其中的最好证明,他不是傻瓜,并不是看不出来。

如果不能真正并肩而战,他又该怎么要求叶修留下来呢?

“你觉得我像是会接受反对意见的人吗?”叶修道。

“我也不是。”陈述事实。

“那我们是真有缘啊,”叶修摸了摸下巴,“为了我们的缘分你必须请我吃一顿,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周泽楷的视线很下意识地往他胸口瞧了瞧,现在的叶修比那时候瘦了不少,穿上贴身西装从侧面看还真有点薄。

“走吧。”他说。

“诶等等,”叶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拉住了他,“你就这么去不太好。”

“?”

“全国通用的认证脸呐,出门都不能干点出格的事。”叶修从口袋里把那罐喷剂拿了出来,“闭眼闭眼!”

周泽楷一个字也没问,十分配合地闭上眼睛任人宰割。叶修就着那张男神脸一阵乱喷,等自己眼里的国家脸面彻底面目全非才满意地停手,“好了,现在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了。”

周泽楷睁开眼配合地对他笑了笑,两人就一起出门觅食去了。

 

最终选定的餐厅很普通,周泽楷拉着叶修走出小区过了一条街就到了,看到招牌的时候他露出了一点小庆幸的表情,“还在。”

“你究竟多久没来了?”叶修忽然觉得这不给人反对的强烈推荐有点不靠谱。

“两年。”周泽楷答,“过来不方便。”

除了不顺路以外,这两年他在电视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来这种地方确实容易引起麻烦。

“那你今天还真是托了我的福。”叶修顺手把喷剂塞进了他的口袋里,“走,看看老板换没换。”

事实证明这里的老板没换,主厨也没换,一盘红烧肉还是糖水里炖出来的,就算是对生活品质一向没什么要求的叶修都觉得有点不好接受。

他抬眼看看吃得很欢畅的周泽楷,忽然默默地有些同情这年轻人过早失灵的味蕾,“你真的很喜欢这里啊。”尤其是这个肉……

周泽楷细嚼慢咽地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才望着他道:“很像。”

“像?”

“你做的。”

叶修怔了怔,努力搜索着自己的人生存储,好不容易才从犄角旮旯里找出了那么一点点印象。

当年他们第一次到霸图的时候,他因为某些原因被赶去厨房帮忙,那天还好死不死地有新鲜猪肉加餐,那种环境下能吃上新鲜肉类十分不容易,厨房里谁也不敢贸然下手料理,最后他被赶鸭子上架,弄了一盘甜到发齁的红烧肉出来,每个人都是勉强吃了一块,都控诉他是故意的,最后一致要求他全部吃完,叶修当然不可能就轻易就范,拼死抵挡了一阵,结果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默默地把剩下的肉全部吃光了。

果然是我的错啊……叶修愧疚地低头扒饭。

吃饭自然吃不出什么出格的事,而且就算叶修真有那个心,周泽楷也未必会肯舍命陪君子,于是完全没有浪漫细胞的两个大男人好像似乎大概也只能来一发了。

“想什么?”周泽楷问饭后一根烟开始装深沉的叶修。

“想炸弹旁边和车里哪个比较刺激。”叶修吐烟。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很仔细地想了想,“前一个脏。”

叶修差点被呛死。

不过车里就车里吧,至少在车里做时间不会太长。他立刻找到了退而求其次的安慰。

 

十五分钟之后他就一点也不安慰了,不知是不是刺激的环境反而打开了周泽楷的新大门,这次他竟然破天荒地执意要给叶修进行一次完整的口交,这特么真的是十分刺激,因为以往他们做的时候都很务实,基本就没玩过什么花样,叶修倒是试过用嘴,但仅限于舔弄和象征性地含了一点,就那样周泽楷都兴奋得不得了了,火烧火燎地就把他往上托。

叶修上半身差不多是摊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连领带都只是扯松了一点,下半身却赤裸地蜷曲着,双腿被强硬地压着大腿内侧向两边打开,性器几乎被整根吞入,因为对方压根只有熟手的气场生手的技术,其实十分折磨。

“别,用牙,嗯……慢点……”他一面忍受着对方喉咙的收缩一面出声提醒,整个人抖得差点咬着舌头。

周泽楷有意识地收起牙齿,对后面一个要求却置若罔闻,更加快而重地吸吮着他,毫不顾忌地发出可疑的水声。

叶修被他弄得几近崩溃,在情欲里彻底丧失主权会让人潜意识地产生一种不安定感,这体验类似于失重或溺水,他的手像是抓浮木一般拽住了周泽楷的头发,亢奋而孤注一掷,思维已被割裂成两半,一半还保持着对现状的清醒,一半却驱使着身体作出更加疯狂失态的行为。

尖锐的疼痛让周泽楷头脑发热,哪怕他还根本没顾得上去管自己身体的反应,只是感觉着叶修的灼热硬挺和无法自控的蓄势待发,他的理智就被烧狠了。

烧狠了的后果是叶修被他玩狠了,射出来的时候差点按捺不住失声尖叫,发泄着的性器又爽又疼,每一种感觉仿佛都到了极致,交错着在他眼前崩裂开来,先是五光十色,再是昏天暗地。

这尼玛真是刺激过头,叶修亲眼看着周泽楷把他的精液吞下去,已经分不清是觉着秀色可餐还是五雷轰顶。

一种从未有过的忧郁和愧疚在他脑海里冒了出来,他忽然想到了十二岁时的周泽楷,他忽然想到自己竟然从来没觉得和对方演变成这种关系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感觉这种事是多么不可理喻啊,而他竟然一向都是凭着感觉走的。

两个人既有缘相遇又能互相产生感觉,怎么就必须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周泽楷还跪在地上,抬起上半身用带着腥膻的嘴亲他,边亲边问:“舒服吗?”

老子当然不舒服,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嘴上回答:“你在这方面也是天才。”

现实里顺不了他的意,至少做的时候就说点好听的吧,叶修这几次总是抱持着这样的想法,任由周泽楷亲着亲着手一路摸到他后面去。

润滑有点不太够,车里又无材可取,叶修不禁想笑话周泽楷方才没做好长远打算,刚要张嘴就被对方堵住了,用手。

叶修明白他的意思,伸出舌头舔湿了他的手掌,再转过去含起手指,从指尖一点点地含,舌头灵巧得要命,他一直观察着周泽楷的表情,看了一会儿才伸手去帮他解皮带,硬挺已经热得烫手,他的手却太凉了,对比之下简直冰一样,周泽楷被他吓了一跳,他带着歉意笑笑,吐出了对方的手指,“行了吧。”

周泽楷表面不说什么,一只手去开拓后面,另一只手却下去捏他的手,发现居然不是自己的错觉。就算今天天气再冷在车里这么久也该热了,可叶修手的温度好像不是属于这具身体的一样。

之前是这样吗?

他正想去搜寻那些被自己忽略的细节,叶修却不允许,“这么刺激你走什么神。”

周泽楷的思绪被他拉回来,眼神一定对上那张很陌生的脸孔,心里很同意他说的刺激。

样子也不重要了。

 

但他是不会弄错的。

 

 

***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叶修回去的时候又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他没有答应让周泽楷送,而是说了去除喷剂效果的方法后就把人赶走了。

方锐就在大厅角落的吧台等他,面前还摆着半杯酒。

“你这也忒慢了!”

“没办法,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叶修如今是一种沾上床就能立马睡着的状态,只是方锐一副有话要说你不能不听的样子,他只好强大精神半梦游地挪到他边上坐下,“什么事?”

“你早上让我们去老林那儿打听的事。”方锐回答,“我发现我们都犯了一个自以为是的错误。”

“说说看。”

“老林说他以为是你下的手,你怎么想?”

“嗯,有几个原来就是我们的目标,不过有段时间我以为是老韩他们干的。”

“所以我们就都没在意。”方锐说,“这事和你脱不了干系。”

“喂喂,说重点行吗,我快困死了。”

“这几个人都参与了同一个民间商业联盟,这个联盟别的事情没干,一有活动就基本会说两句大家当年相信叶秋是个错误。”

“哼——”叶修趴在吧台上发出了意味不明的气声,“商人反战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他们都是陶轩的支持者,我们都知道陶轩现在在干什么。”方锐望着他说道,“与军联无关,削弱陶轩的势力,故弄玄虚,你觉得会是谁?”

“会是谁呢……”叶修似乎是在仔细咀嚼着他的话,目光却暗暗闪动了一下。

方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个话题基本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叶修自己去捉摸了。

“不过也说不定是你的脑残粉气不过呢。”

 

 

 

 

 

 

本章的一点说明:

1.周大大的红烧肉审美失灵是妈妈的味道综合征(并不是妈妈

2.关于易容喷剂和那个神奇炸弹都是瞎扯的没有半点科学依据千万不要认真。

3.两人之间的感觉被我写得很深井冰,主要是想表达那种岌岌可危多进半步就要决裂退半步就是个玩笑可以假装不当真这样(别解释了你写不出来),因为叶修大大采取的是“你盯着我也不推开你质疑我就顺你的说”的战略,而周大大既恨他这么人干事又怕彻底闹崩,这样下去就是等死的节奏(主动穿上防弹衣

4.上次说的两章完结可能有点悬,我就不说什么了,这就是早计划了结局却被不时冒出来的想法干扰的结果OTL


评论(2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