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10上(AU)

高能预警注意!!!



Episode10 Fake伪制

 

 

 

 

时间为天亮之前,位置是紧邻市中、某高档小区内一套常规式样的复式公寓,伴着外面时不时的轰隆雷声,此时以玄关与客厅之间半镂空的隔断为界,两批人马正处于剑拔弩张的对峙之中。

一方以面若寒冰的孙翔为首,关榕飞与崔立已被国务部的执行官们控制在中间,而另一方则是以唐柔、包荣兴打头阵的兴欣成员,目的显然是为了抢人。

“识相的就快滚!”脾气一向火爆的孙翔举枪威慑道,要不是江波涛早给他打了预防针尽量不要和这群不知打着什么主意的怪人正面冲突,光是旧账未清就够他二话不说把他们打成筛子了。

“少废话,要打就打!”唐大美女可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或者说和身手不错的人打架本身对她而言有着至大的魅力,话音刚落已经一脚把隔断踢烂半个,剩下的则一声闷响可怜地倒在地上。

她一动手孙翔自然立马爆了,兴欣的其他人莫敢不上前护花,其他执行官也不是吃素的,瞬间就演变成一场混战。

 

雨不知不觉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处理完抓捕事宜的江波涛听说被孙翔放走后的崔立躲了一天终于还是上钩,于是匆匆和喻文州他们打了招呼就往这边赶,正巧在门外遇到了晚一步到来的叶修,于是两人都不急了,就站在楼下听上面砸屋子的动静,叶修连烟都点起来了。

说到这个地方,叶修可真是佩服崔立,那天他把关榕飞接走,不知去哪儿转了一圈,结果又回到了这个小区,就前排后排,尼玛简直太绝!要不是他曾经将空房的信息发给罗辑,后来又被包子看到不经意地说了句玩笑话,方锐又对这件事不死心非要走一趟……这些事情同时发生还给一脚踩中的概率就不去算有多低了。

“不进去吗?”江波涛笑意盈盈地问。

“你看起来比较急,让你先进去?”

“您就别开玩笑了。”虽然见面机会不多,但江波涛对这人多少还算了解,耍花腔只能点到即止,不然只有被玩的份,他想了想,换了个当年自卫军里的后辈对叶秋的称呼,“难道叶神不相信周国务官吗?关榕飞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

叶修也没去管他在称呼上耍的小心思,“别说相信不相信这种不合时宜的话了,没有入伙还谈什么交情呐,有诚意的话就把关榕飞交给我们,事情解决,皆大欢喜。”

“……”江波涛没想到他居然居然能把如此无理的要求说得这么坦然,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好一会儿才道:“关榕飞已经涉及国家机密,交给你们,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呢?你看我是个正正经经的生意人,没权没势做不出什么出格事,可你们这些身居要职的就不知道啦,谁能保证周国务官不会是另一个陶轩呢?”

这话已经丝毫不留情面,江波涛也被他说得一愣,他知道叶修早就和周泽楷有过接触,原本以为事情会因为旧情而很好解决,没想到叶修的态度却明显是翻脸不认人了。

说到底这么多年来,他是当面听过不少对周泽楷年纪和能力的质疑,但连军联方面的人都不可能在他面前把话说得这么直接,更何况周泽楷过去一向特别尊敬叶秋,前段时间的烦恼也看得出是因为叶秋死而复生的事情,没想到被自家上司那么放在心上的人竟然这么恶意揣度他的人品,这江波涛觉得难以接受,十分替周泽楷不值。

“叶先生,周国务官为人如何相信日后必有公断,倒是你,究竟是出于什么立场与我们对峙呢?”

“立场?”叶修笑了笑,“我的目的,你不需要知道。”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叶修的话连音调都少有起伏,可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已经出手了,他抽出的那样物体怎么看都只有一把轻型折叠伞的长度,形状也看不出像是一件正规的武器,但这样东西被他拿在手里却忽然之间就伸长到了原来的两倍,弹出的部分更是薄如蝉翼的锋利刀刃,一下子朝着江波涛挥了过来。

江波涛已经意识到不对,可他的身手和反应毕竟还是不及叶修,眼看已经对他的突袭躲闪不及,忽然一个外来力量将他整个人往后拉了过去,这一拉让他的脖子堪堪避过那短刃的刀尖,劲风自下而上,仿佛真的从下巴切入,带来了冷冽的刺痛。

他随着惯性又后退了两步,努力抑制着狂乱的心跳,这才看清救了自己一命的是谁。

是周泽楷。

他拉开江波涛之后却没有退,而是顺势向前按住叶修的右臂往前推去。

叶修又怎么会轻易就范,半身一让就轻松化解了对方的力量,左手自下划过,竟从那件武器上拆下主体,短刀仍留在右手中,反手阻挡了后方的攻势,而左手中的部分又倏然变形,随着他的旋身正对目标——那是一把形状特异的自制枪械无疑。

此时周泽楷同样一手持枪锁住他的眉心,国务官的眼神已经冷到极致,颀长身影直直立在雨幕中,周身杀气凛然。

“可惜。”叶修还是那副毫无危机感的样子,仿佛几秒之前毫不迟疑对人痛下杀手的人根本不是他。

“为什么?”如果怒气有实体,叶修整个人恐怕就要被直接解体了。江波涛与周泽楷共事多年,是默契极佳的搭档,也是互相理解的好友,周泽楷不能接受叶修居然毫无理由就要对他下死手。

“因为一句话翻来覆去地说实在太麻烦,拿点实际行动出来表达立场更简单。”叶修将短刃收起,重新插入枪身上的凹槽,“怎么办,对手是你的话好像有点麻烦。”

“放下枪。”

“把人交给我。”

“放下,枪。”

“那就是谈判破裂的意思?”

“叶……”另外一个字卡在喉间,周泽楷忽的浑身僵硬,因为雨声并未盖过身后传来的枪械上膛的声响。

在他身后,苏沐橙的枪口正抵在江波涛的太阳穴上,而他甚至不用回头去确认这一点了。

叶修那支枪又重新收拢成不起眼的简单形状被他拿在手里,而他则走过去接过苏沐橙从江波涛身上搜到的通讯器。

周泽楷也转过身来,目光半隐半没在雨帘中,神情则看不出喜怒。

叶修把通讯器朝他抛了过去,意思不言而喻。

周泽楷打开了通讯,等了几秒之后说:“把人交给他们。”

“什……”

通讯器里只传来了孙翔明显带着不解的声音,但他立刻掐断了通讯,只安静地和他们一起等。

不久之后兴欣的人全部撤出,除了还带着些许不甘的唐柔之外基本都是松一口气的样子,看来孙翔和他手下的执行官确实是有力的对手。

 

“你们先走。”叶修道。

其他人没有二话,带着关榕飞便离开了。

确定车子顺利开走,苏沐橙也放下了武器,不再限制江波涛的行动。

“抱歉。”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身边低声说道。

周泽楷没有出声,这时孙翔也已经下来,看到这一幕,心里对整个情况也有了一定的认识,紧绷神经准备着周泽楷下令拿下叶修和苏沐橙。

崔立则由他的下属带着站在旁边,关榕飞最终还是被带走,他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价值,反而会变成他们这边的麻烦。

周泽楷忽然转过身去,这个行动太突然了,连叶修都没有反应过来火药声便倏然炸开,崔立的眉心爆出一簇血花,溅上雨滴后一下子便失去了踪迹,崔立只来得及瞪大双眼,生命便瞬间走到尽头,抽干力气的身体在雨中软倒下来。

在场的几乎没有人对杀人毫无经验,除了一直对周泽楷属性认知不清的孙翔之外,其他人也未流露出过多的震惊表情。但隐压在心底的想法却是各不相同。

苏沐橙是最紧张的,因为无论怎么想他们的这些行动也肯定是把周泽楷得罪狠了,这一幕在她眼里颇有杀鸡儆猴、甚至是泄愤的意味,接下来必然不是能和平解决的事了。

而叶修,看上去正在沉思,好像在思考接下来怎么脱身,实际上却是牵上了另外一条线。

原来,是你……

 

周泽楷杀了崔立,对他的尸体没有多看一眼,接着就向他们走了过来,江波涛有些犹豫地想阻止,最终还是放弃了。

“你不是叶秋。”

雨水倾势而下,这话只有叶修和苏沐橙听得到,而看上去仿佛连这人身上最后的一丝温度也带走了,握着枪的右手已经紧到发白。

周泽楷的话不多,可叶修却从没觉得他的性格冷漠,只是此时,那冷简直要透过衣料钻进身体里去了。

这话他说过很多遍了,我不是叶秋。

可叶秋代表着什么呢?

一个名字,一段过往,一个人,一个约定,还有感情……

他要彻底与之脱开了。

“我不是。”雨水灌进口腔,既苦又涩,但也秀的嘴角却始终带着向上的弧度。

言语是最锋利的刃,切拉斩划,削筋刻骨。

周泽楷脸色惨白,双目却赤红,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和那个梦何其相似。那双眼瞳里流窜交织着恨与疯狂几乎让叶修觉得自己要被吞噬,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千机,那个按钮被他摁在手心,只要一卸力,千机的杀意就会毫无保留。

是了。

连叶修也觉得自己是将这人逼到极致了。

 

但我还不能死啊……

他望着面前的那双眼睛不无悲哀地想。

周泽楷如果出手,他必然会抵抗、还击,不顾一切。他曾在战场上战术闻名,这不仅仅是在指挥战局上,他了解周泽楷,哪怕经历了五年的空白,骨子里的习惯和风格总不会改变,他不停地思考着,为了要赢。

可这次他完全算错了。

周泽楷眼中的风暴到底还是没有爆发出来。

他决定将它压进内心,去摧毁那些叶秋遗留的东西。

“这次,我信你。”他说。

 

「谁规定这世上的事情必须公平啦?」

你杀死“他”,我也杀死“他”,这样就公平了。

 

愤怒和怨恨不应该存在,因为他要相信这个人并不是自己心底的那个人。

不是,那便毫无瓜葛。

“走!”

叶修一愣,直接撞进了那双冰冷的视线。

“不会再有下次。”



============================

我觉得这个日子发这个内容特别合适,你们觉得呢?求喜欢,求推荐,一个缺爱的我怎么拯救爱得深沉的主角!


评论(2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