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11上(AU)

小周周待机ing,这半章又是走嘴炮剧情,写着写着爆字了,没啥好看的呢,望天……本来我想说连更了三天明天休息的OTL

话说522是什么啊?


============================================



Episode11 Truth真相

 

 

 

 

“你还真是挺会赶巧啊。”

刘皓难得没有因为他的嘲讽而感到愤怒,事实上他实在太高兴了,以至于叶修的笑容在他眼中也成了强弩之末的死鸭子嘴硬,他身后有二十个训练有素的战力,叶修只有一个人,哪怕再有通天的本事也插翅难飞。

“幸运也是一种天赋。”只能怪你时运不济。

叶修一手撑着洗手台稳住身体,如果后腰没有伤的话就更好了,还能直接靠一靠。此时被刘皓撞上完全是预料外的状况,他必须承认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那上面一定写着诸事不宜。

早知道就该脸皮厚到底地跟着周泽楷他们走的,现在看来,丢脸比丢命强那么一点。

“你不会就打算在这地方和我叙叙旧吧?”

刘皓闻言警惕地退到了走廊,这样对方突然发难的时候旁边的手下就能第一时间阻挡在他前面。

叶修勾了勾嘴角,“我也觉得这里不太方便。”

刘皓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怕他只是在拖延时间等援兵,立刻就向旁边使了个眼色。

“不用麻烦了。”叶修不着痕迹地借力站直,他一有动作,外面的人立刻冲了进来。

刘皓是做足了心理准备,进入会场之前的安检很严格,对方身上至少不可能会有枪械,当然他也没打算在这儿开枪,损失几个无关痛痒的小角色不要紧,关键是他可以把这总是神气活现的家伙揍一顿再弄回自己那儿好好地招待。

他不知道叶修这时候光是走路都走得勉勉强强,更不用说打架了,这种情况下只有傻子才跟这群一看就只有四肢没有大脑的人打。

于是就见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很让他失望地举起了双手,掌心摊开朝着他们,“何必呢,我又没说拒绝你。”

总之,叶修再一次让刘皓产生了一种结局是好的但过程一点没意思的胸闷感,其实他完全可以上去先过过手瘾,但那样太不体面了。他一直觉得要在对方面前占据物理和心理的双重优势才是完美的,那个梦寐以求的场景里他真正高高在上,不仅能随意决定这个世界上自己最恨之人的生死,还要在气势上压得他抬不起头……就像五年多前,他从盘山公路的车祸残骸里捡起那颗琉璃雕时肖想的一样。

当时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满足了,因为他知道那是叶秋私底下挺宝贝的玩意儿,“无价之宝”,那是某次他无意间问起时叶秋亲口回答的。

有什么了不起?

他不仅要了他的命,还拿着宝贝的东西。在崔立提出利用拍卖会洗钱的方案后,他突然特别想嘲弄一下已经死掉的叶秋,所以他拿出这个琉璃雕给了陈夜辉让他拿着它到世界各地去展出,随着生意的初步敲定它就会被当作信物交到另一个人手里,等正式交易的时候再被送回来。

你这件无价之宝实际上一文不值。非但如此,它还会变成一个让你的清高变成彻头彻尾笑话的符号!

 

 

叶修被拉扯着踉跄往前,他的眼睛被蒙住只能判定大致方位,这个酒店应该是有一部不对外开放的电梯,因为刘皓如此明目张胆的绑人架势居然一路都没有引起任何动静,虽然拍卖会已经结束,但人总不能一下子走光……

他在车上放空心思休息了一会儿,反正目前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莫凡苏沐橙或是和楼冠宁在一起的方锐唐柔之中有人发现他被带走,那么事情就好办了,他相信他的同伴还是有救援自己的实力的,另一种比较不走运,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从酒店消失不见的,那么就只能靠他自己和刘皓的不长进了。

被扯下车后没多久应该是进到了某个建筑里,脚步声显得很空旷,不像是人多的地方,叶修感觉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至少能静下心来盘算一下之后要怎么对付刘皓了。

 

进到准备用来审问的房间之后刘皓迫不及待地拉掉了蒙着叶修眼睛的布条,他让其中一个手下把叶修铐在椅子上之后就屏退了其他人,心情愉快地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

“不管你打的是什么主意,这次可是托大了呀。”

“嗯……”叶修选了个舒服的坐姿,视线都没落在他身上,格外漫不经心地提醒:“绑架叶家人可是会引起国际纠纷的,刘秘书长。”

刘皓曲起手指敲击桌面,“这个拍卖会聚集了世界各地的人,谁知道是你在哪个国家结下的仇家呢?”他呵呵笑了起来,“你落在我手里,难道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出去指控我吗?”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死在这儿吗?”

“除此以外我可不认为还有别的结局。”刘皓确信他只是在虚张声势,为了亲手解决这人,他可是连陶轩都没有通知,连拍卖会的后续事宜都直接交给了CE目前的代理总裁。

“嗯,你果然没什么长进,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叶修望着天花板懒懒道。

“你不用激我,叶秋,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要是想耍嘴皮子谈条件可找错人了,这个地方的负责人是我不是陶轩,他要的东西我可无所谓,我呢,”他眯了眯眼睛,“认为解决你才是掐灭你们最有效的方法。”

“你对我评价这么高还真让人受宠若惊。”叶修的目光扫过他的脸,“你这么怕我,晚上做噩梦的主角是不是我呀?”

“叶秋!”刘皓知道就算自己有再多耐心也总会被他磨光,一下子就发起狠来,“你要是聪明就别惹我,说不定我会让你死得舒服点。”

“你现在特地坐在这里威胁我可不是会让我死得舒服的信号啊。”叶修好笑地指出了他的矛盾,“老实说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其实当时那么一会儿我也想了想,那天知道我临时换路走的人只有两个,现在只有我们俩说说也没关系,是你吧?”

刘皓发出了一声冷笑,“没想到那样你都能活着。”

“幸运也是一种天赋。”叶修耸耸肩,用刚才刘皓自己说的话回敬了他,“既然现在有机会,正好问问你呗,你是有个小情人在E国军队里被我杀了或是间接杀了还是怎么的,多大仇啊?”

“陶轩,陈夜辉,他们可都认可了我的计划。”刘皓没理他的垃圾话,“讨厌你的人那么多,你不妨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他们恨我我倒是能找出点原因,你我还真想不通,你是我的副官,杀了我你又不可能接我的位置,就为了跟陶轩表个忠心?”

刘皓听了他的疑问忽然拍案大笑起来,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恨他,那么说,其实当时他连是不是自己要杀他都不能确定?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明白啊。”笑容一下子在他脸上凝固,紧盯叶修的双目之中只剩阴鸷。这时候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

刘皓的话被打断,有些不悦地冷道:“进来!”

进来的是他手下私兵中的一个,不过除了这群人衣着统一之外,叶修实在懒得去注意他们的特征。那人把一支手机递到了刘皓手里,刘皓接过来只简单说了句“是我”就没再说过话,沉默地听了几分钟,又以一句“知道了”作结尾,这态度肯定不是对陶轩,想必是特地向他交代拍卖会的事。

刘皓把电话交给那个手下,却在后者转身要退出去的时候出声叫住了他,“你留在这里。”

他终究有些不放心从一开始就没表现出任何反抗意思的人,这之后才重新转向依旧神色自然的叶修,那个电话是通知他一亿元资金已经顺利到账,后顾之忧彻底消去,联想之前的话题,他忽然觉得其实这人也不过如此,并非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他只能去看一眼旧物,那价码太高,他肯定是有心无力。他甚至对其中的内幕一无所知。

这样一想,刘皓面对叶修时的心情更加轻松了许多,“你说有两个人知道,另外一个是谁?”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隐瞒,“周泽楷。”

“周泽楷?!”刘皓的眼睛瞪大,任他猜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是这么个答案。他想嘲弄叶修的谎言拙劣,但接着却意识到了某个自己从来没考虑过的可能性,“你竟然,和他是同盟?”那那天晚上,他岂不是彻头彻尾地被耍了!

“那倒不是,我们目标不同,各玩各的。”叶修道。

刘皓以为这话说的是当年周泽楷脱离自卫军的事,高悬的心又放下来一点,“这么说,他也不是没有杀你的理由。”

“喔?此话怎讲?”

“这还不简单!你说我杀你是向陶轩表忠心,周泽楷如果要杀你,那必然就是要讨好冯宪君嘛!”刘皓越说越觉得自己猜测得没错,他真的特别期待叶秋对此的反应,可惜后者却一副完全不在状况的模样。

叶修无心阻止他的脑洞,反正他只是想顺便确认他们有没有对周泽楷的立场起过疑心,从刘皓的反应来看,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现在只要……

他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这显然引起了刘皓的注意,“有什么好笑的?”

“这么说,你是在那天拿了我的琉璃雕,还给了陈夜辉让他把它炒到了天价?”

如果他不提,刘皓其实不打算说明这茬了。

可他提了。

刘皓搓了搓手指,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恰到好处地给对方沉重一击,叶修却压根没等他,“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评论(1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