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12上(AU)

小更一下跑剧情,进入收尾阶段,这章可能会长一点分三更的样子,情节逻辑和BUG敬请不用深究,阿魂是个各种意义上的废,胡乱设定只为串戏。再声明一下本文虽然极尽狗血但结局HE一定,细节还在做些思考但不会弄没任何一个人!


============================================



Episode12 Checkmate绝杀

 

 

 

 

又是一个天亮之前,一向维持着良好作息的G国总统冯宪君却意外地穿戴整齐,面色深沉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敲门声响起,冯宪君的眼皮一跳,抬眼望向门的位置。

“总统,周国务官到了。”

“进来吧。”

通常情况下,对于周泽楷这个深得他心的下属的来访,冯宪君往往都会笑脸相迎,如果事情不甚急迫,他甚至还会和对方聊些无关工作的话题,当然,大部分时间只是总统自己在说,私下寡言的国务官一般只会负责面带微笑地听,虽然那画面看在任何人眼里都足够赏心悦目。

冯宪君觉得周泽楷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人,年轻优秀却不失沉稳大气,关键是除了话不多外连脾气都很好,既不毛躁也不自视甚高,反正相处起来让人很是舒服。他当年是因为叶秋的一句建议而跑去轮回探探周泽楷的虚实,可没谈半个小时他就觉得自己喜欢这个年轻人,而且毫无疑问的,他比叶秋更适合站在自己身边。

冯宪君早在老皇权制G国时代就是首都的高级官员,自认阅人无数。叶秋那个人,无论怎么用不修边幅的外表和没心没肺的说话方式掩盖,内里的头狼气质也依旧难以逃脱他的眼睛,或许他是真的没那个心做一国第一人,可只要他在那里,冯宪君不得不承认连自己都会有压力。周泽楷呢,他觉得这个沉默的年轻人就像猎鹰,只要自己能得到他的忠诚,便是得到了一股坚实不可摧毁的力量,况且那时候周泽楷才二十岁,在自卫军之中资历和衔级远不算高,还有的是空间考虑转变,作为引领他进入新民盟的人,自己有什么理由得不到对方的信赖呢?

而这五年也的确印证了他的料想,周泽楷一路平步青云,以让无数人咋舌的年纪就当选国务官,这当然不可能全部出自他的提拔,这样无双的良材是他的左膀右臂,冯宪君只觉得毫无后顾之忧。

可他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面临这样的局面,陶轩是继任总统的第一顺位人选,这件事虽不能说板上钉钉,但的确是新民盟未来发展的关键。之前陶轩曾很明确地表现出对周泽楷的忌惮,当然,内部纷争在他看来实数正常,他也不觉得周泽楷会因为急功近利干出什么有损大方面利益的事情,直到方才,凌晨两点多的一通电话把他从睡梦中惊醒,CE的丑闻已被爆给首都各家新闻媒体,简直遮无可遮。

他在黑暗中沉思了半个小时,脑海里只闪现出了一个名字。

 

此时房门被打开,周泽楷一脚踏入办公室内,看到他沉郁的脸色神情竟也一点没有松动,这个细节让冯宪君感到一丝心惊,他觉得作为自己的下属,对方是不应该也不可能对自己丝毫没有半分惶恐的。

“坐吧。”他指了指沙发,自己却没有坐过去,“CE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周泽楷反身坐下,没回答有也没回答没有,这就是直接默认了。

冯宪君叹了口气,“是你吗?”

周泽楷顿了顿,“是。”

“你……”冯宪君没想到他会应得这么干脆,差点一口气就没提上来,最后强压着翻涌的气血低声道:“你怎么能这么糊涂!你有什么要求,有什么要求不能和我当面提的,这事情怎么能这么办?”

“CE走私,是真。”周泽楷没理会他的质问直指真相。

“我知道是真的!”证据都已经确凿地送到人家手上,冯宪君难道还能说它是假的吗?“但陶轩也是新民盟的一份子,你们毕竟是同盟的伙伴!”

“不是。”

“什么?”冯宪君以为自己听错了。

“守护才是同盟。”周泽楷淡淡道,“破坏,为敌。”

 

一切破坏这个国家荣耀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这一刻,冯宪君终于读清了周泽楷眸中闪动的光,他从那光芒里看到了一直被自己误读的形象,顿时被震慑得无话可说。

那不是一只可以被驯服的猎鹰,从来不是。

那是傲立山巅的头狼,美丽骄傲,高昂着头颅,不可一世。

天呐!

顷刻间那股陌生的气质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令冯宪君狼狈万分。

然后他看到那头狼,周泽楷站了起来,硬挺的黑色西装领上点缀着光滑铮亮的银色别针,形状犹如子弹,蓄势待发。

对方走到桌前,冯宪君必须抬头才可以看到他的脸孔,他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迎接自己的将是什么局面,一时之间也思索不出任何头绪。

而后周泽楷开口了,他说:“有危险。”

 

 

***

早上六点,叶修等人到达嘉世南机场,他们此次的行动目的是要将关榕飞所说的第二枚炸弹找出来、并在后天新民盟内部会议之前保证它的无效化——虽然叶修对周泽楷处理这件事有百分百的信心,但正因为结果肯定不会如陶轩所愿,所以更要做好他会孤注一掷的准备。

“可能的存放地点就在这附近,大家必须十分小心,因为和我们上次拿到手的那枚不一样,引爆核心可能已经被插入,能接触连接的装置只有一个,所以找到目标立刻通知我,不要轻举妄动。”叶修趁着罗辑分发地图时把在首都和关榕飞谈过之后就对其他人作出的提醒又说了一遍,这次时间并不算宽裕,而首都又留下了方锐和唐柔以防万一,不得不把魏琛也叫过来帮手。

说实话,关榕飞说出还有一枚试验品炸弹的时候真的有点让人抓狂,不过叶修一向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强韧神经,也没把事情想得过于绝望,而且下一秒关榕飞淡定地就像给他粒糖似的把那个可以解除核心关联性的装置放到了他手上,尼玛不用人工拆弹总是好的了吧,叶修也实在不能有怨言了。

“这玩意儿解除之后你一定要和我签个十年劳务合同,没工资!”叶修朝着满脸没有所谓的关榕飞道。

“有你们叶家的资源,不给工资我也认了。”关榕飞回答。

“……”

 

叶修让其他人先出发,自己则望向一直站在外围的陈果,“谈判有问题?”

陈果摇了摇头,“昨天下午他们已经向我们坦白了身份,因为怕打扰你们的计划所以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你亲自过来,肯定是有了突破性进展了吧?”

“嗯……”陈果欲言又止,还是觉得有种中了大奖的不真实感,“对方并不是什么地下组织,甚至不是普通的商人。”

“国务部?”叶修轻巧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陈果立刻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猜猜而已,不过现在确定了。”叶修抖了抖手里的地图,“这事是挺巧的,是最好的情况了。”

“真的可以相信?”原本是她来告诉叶修,现在却变成向对方征询可信度,陈果问出口就有点后悔了,她这算哪门子的当家?

“答不答应还是你说了算。”叶修倒是没在意,“不过那个人在我这里信用还不错,我必须热推一下。”

陈果不明就里地抽了抽嘴角。

“好了好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你也快回去吧,兴欣没人主持大局可不行。”叶修望着她笑道。

陈果当然不敢耽误他太久,叶修让她自己拿主意的态度很明显,因为认识以来这个男人从没让她失望过,所以这样的态度也让陈果倍受鼓舞,遇见这样一个人、被这样的人信任,这些在她想来都是莫大的幸运。

不会让你失望。她在心里这样说道。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