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12下(AU)

这边的碎碎念其实是因为不想微博同步的时候出现情节﹁_﹁今天刷最后一个剧情点,请大家为嘉世BOSS和之前已经壮烈和还没壮烈的几位反派点个赞吧,为了这文他们牺牲良多我其实挺过意不去OTL下篇我尽量让他们结局好点儿(闹呢)


============================================


午后四点一刻,叶修独自一人来到了位于如今的嘉世与兴欣交界处附近的一栋别墅前。

这个别墅已经无人居住多年,就连外观都因缺乏维护而显得死气沉沉,叶修在进去之前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大门左边的位置,那块陶轩亲笔书写的“嘉世城自卫队作战中心”的牌子早就不知被摘下来丢去了什么地方,就像当时能满满挤上一屋子的人,此时也已经不知散到哪里去了。

嘉世是最早陷于战火的城市之一,这里的自卫队成立初期就经历了惨痛的伤亡,叶修在那里面年纪最小,每个人都对他十分照顾,甚至会在危机情况下不顾自己地掩护他的安全,陶轩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连这最初的大本营也是他无偿提供的。

这个曾作为嘉世人加入抗争力量、被很多人当作仰赖对象的男人,兜兜转转,却最终选择屈服于名利,甚至不惜以这个起点来交换……

他轻轻叹息,凭着记忆伸手抚了抚已经变了色的墙面,可笑自己不过三十的年纪竟在感慨当年,梦想这玩意儿难道真会透支?

收拾心情,他推门走进了这栋寂静无声的旧楼。

陶轩在二楼的书房里,原本正侧倚着通向阳台的门框抽烟,见叶修进来便回身灭烟,再把阳台门重新拉好上锁。

找到这个房间并没有花叶修多少时间,他进来时第一眼就注意到烟灰缸里的半截烟头,“你上次不是说戒烟了吗?”

“你做了这么多让我头疼的事情,我怕看见你太激动,只好抽一根缓缓。”

叶修没想到陶轩竟然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不禁站在那里意外了一会儿。

“坐吧,我擦过了。”陶轩指指椅子。

经他这么一说叶修才发现这个房间其他地方都又旧又脏和外面没什么两样,唯有那套红木的会客桌椅崭亮如新,他朝着对方点点头,领情地坐了下来。

“时间太紧,茶水我是来不及准备了。”陶轩解开西装坐到他对面,两人隔着矮几对望,好像回到从前讨论事情时的样子。

“年纪大了就是事儿多。”叶修嘲他,“还学人点香,不嫌呛得慌?”

陶轩笑笑也不在意,“东西被你找着啦?”

“你说呢?”他不招待,叶修只好自己掏了烟和打火机出来,也不知刚才嫌呛的是谁。

陶轩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面容比起五年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更深邃一些,下巴的线条也收紧了,彻底没有了少年时的柔润,“之前没细看,你瘦了不少。”

“你倒是胖了。”叶修不觉得他会有那么关心自己的变化,多半是没话找话罢了。

“这样的生活……”陶轩下意识地想出言为自己辩驳几句,但在看清叶修的表情之后立刻闭嘴了,他们如今的关系可没有和睦到能坐下来闲聊,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没想到你还会到这儿来找我。”

“不至于没想到吧!”叶修故作惊叹,“你在等的还有别人吗?”

陶轩被他一而再地呛词,怒气却一点发不出来,只好一笑而过,“你说的对,除了我们还有谁会回到这儿来……”

“如果不是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你会回来吗?”叶修问,“以前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你还能记得吗?”

陶轩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这两个问题的含义,不禁苦笑道:“你今天是来跟我算总账来了。”

“我想过了今天大概不会再有机会,账呢,能算多少就算多少吧。”

“我现在一无所有,欠你是欠你,不过也只能拿命还了。”

叶修抖了抖烟灰再把烟随意地叼回嘴里,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看那扇紧锁着的窗户,明显对他的话没什么兴趣。

陶轩双手交握在身前,右手大拇指无意识地刮了刮左手虎口,“事到如今我也干脆跟你说说心里话,”他望着自己的手说,“一开始我觉得你这小子很有意思,明明年纪是最小的,但心思总是跑在我们前头,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再玄乎的事到你那儿就没办不到的,人人都被你整过,可都还是喜欢你。”

回忆着往事,他的心思也好像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时代,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被人簇拥着,如太阳般耀眼。

“可你为什么就一点不肯变呢?人人都会有欲望,和平年代还有谁能把战场上的荣耀当饭吃吗?”

“……”

“慢慢的我就开始烦你了,给你什么你都看不上,怎么说也劝不听,你总让我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最可恶的是,你竟然还推荐冯宪君当总统。”

“这点上,”叶修把烟夹在指间,目光终于转到了他身上,“我承认我和你的沟通不够。”

“沟通?”陶轩有些好笑,“你顶多知会我一声,哪会肯跟我沟通?呵,当时要是知道你是叶家人,我也不会走那样一步棋。”

斩草除根。这是他对刘皓下达的指令,刘皓是个会办事的人,他也是经由此才有了这样的认识。

他其实并不想杀叶秋,往日交情仍历历在目,这个决定并非没让他犹豫摇摆。

可他也恨叶秋,恨他那么自我那么固执,那么不识时务。

他提早前往首都,花费精力去和所有能牵上线的商贵周旋,绞尽脑汁放低姿态,只是为了叶秋成为G国第一人时毫无阻碍。

结果呢?

叶秋窝在嘉世,依旧不修边幅,叼着烟轻巧地对他说:“我不去。”

就这么一句话,一个决定,让他活活成了一个大笑话!

怒极成恨,他觉得是叶修的不作为辜负了自己,既然他不义,就不能怪自己无情了。

叶秋一死,前尘往事一笔勾销,从此在新民盟重新开始,再无后忧。

陶轩深深叹气,“我今天的地位都是自己一手打拼来的,没靠任何人。不过这条路本就成王败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一意孤行的人总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叶修已经不想再提他的种种不择手段,那些事如果陶轩觉得自己有错,也就不会去做了。

“叶秋,看在一场交情的份上,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你这次回来,有没有哪怕一点是出于要向我们报复?”

叶修有点无语,“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也好奇啊。”陶轩道,“就好奇你是不是真的无欲无求。”

“那怎么可能!”手里的烟已经燃得差不多,但烟灰缸还在陶轩的办公桌上,叶修想了想,最终还是起身走过去丢烟头,“其实当初没空跟你说明白也是我的责任,也算色子头上一把刀。”

陶轩猛然滞了滞,投向他的目光就像在看个外星人。

“别这样啊,哥那时忙着谈恋爱,远距离,费路上的时间也很多。”

“你还能更扯一点吗……”

叶修耸了耸肩,“你知道我最恨你们的地方在哪儿吗?”

“……”陶轩看着他没答话。

“那个对象,我是认认真真想跟他过一辈子的。”叶修半靠在桌边,神情慵懒姿态随意,双眼因为背光而一片漆黑,“可因为你们,我永远不会有跟他说这句话的机会了。”

陶轩的眼中划过了一丝复杂,但他没来得及说什么,没来得及,因为下一秒叶修就用千机划破了他的喉管。他在那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却只看见对方嘴唇翕动。

“这种药见效太慢。”

冰冷的声音最终落入他的耳朵,伴随着喷扬而起的鲜血,陶轩感到颈间一阵烧灼,原本还隐埋在内心深处的点点不甘却兀的平复下来。

那就让你把仇报了吧。

他这样想着,毫无遗憾的闭上了眼睛。

 

 

十分钟后,匆匆赶来嘉世城寻找叶修的周泽楷抓狂地从车上跳下来冲进了别墅。





=

腥风血雨的剧情全部结束了大家请跟我一起开心开心吧(撒花),如果想刷时髦值的各位可以止步于这章,然后随便脑补一下HE就行了,明天开启的最终章全部探索感情还探索得特别OOC特别矫情特别不爷们儿完全变成会长三斤鸡皮疙瘩的苦情戏码_(:з」∠)_

评论(2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