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终章上(AU)

一切可以预警的预警,本半章为答疑,不介意看到各种OOC和怨念心理小周周的就看吧……后半章正在码而且已经超字数了,尽量准备二更,要是不能就当我没说_(:з」∠)_


==========================





Episode13 Farewell别期

 

 

 

 

和周泽楷一起赶来的苏沐橙同样着急上火,可她动作毕竟不如前者快,与被临时拉来给他们义务充当司机的魏琛一起后一步进入别墅,“应该在二楼!”她在门口喊道,周泽楷立马会意地冲上沾满灰尘的楼梯。

二楼一共有四间房,周泽楷当机立断地从离楼梯最近的那扇紧闭的方门开始,结果在中间朝南的那间里找到了叶修,整个房间门窗紧闭,弥漫着某种浓烈的香料气味。

陶轩面朝下伏在茶几上自己的血泊里,周泽楷的视线只从他身上掠过,当看到另一侧闭着眼睛半靠扶手一动不动的人时几乎目眶眦裂,三步并做两步地奔了过去。

他不敢喊叶修的名字,因为害怕他不会回答,那两秒之间他的脑海里冒出了许许多多绝望的念头,如果叶修已经是一具尸体,如果他没了叶修……

为什么不走?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为什么不回到我身边来?

……这些问题就没有人可以为他解答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不敢去触碰叶修,甚至想转回去把门重新反锁把自己和他关在一起,但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情,他终于颤抖着找回了对身体的控制感,伸手把叶修抱进自己怀里。

 

苏沐橙看见他把叶修抱出房间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怎么回事?”魏琛立刻冲了上来,大有要从他手上把叶修抢过去的架势,他对他们大多人而言毕竟还是陌生的,看到昏迷不醒的叶修,魏琛的第一反应是要自己上前确认情况。

“房里的香有毒。”周泽楷自然不打算把人交出去,他甚至没有停下脚步,叶修的情况还是未知数,他不能再浪费时间。

苏沐橙闻言脸色一下变得煞白,魏琛也被吓到了,“这怎么可能,老叶不会着那么低级的道!”但不解归不解,他也立刻不去阻止周泽楷了,“赶紧找医院,把小安也叫过来!”

苏沐橙被他一吼,整个人如梦初醒,立刻就把自己的手机翻了出来,边走边打电话。

周泽楷没心思注意她的通话对象是谁,直到三个小时后王杰希出现在那个他们能找到的距离最近的医院。

这时医生已经向他们宣布叶修中的毒并没什么大碍,但这并没有缓解一室人的愁容,因为他随即说道:“我建议做更详细的检查,他血检的各项指标都有问题,和这次中毒没什么关系,之前不可能完全没有症状。”

他这么一说唯一知道真相的苏沐橙立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被周泽楷看在眼里。

唯有魏琛当场就爆了,“开什么玩笑!他人明明一直活蹦乱跳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医生被他拉住不放也为难得很,“你看,如果要确诊还是尽快做更深入的检查……”

苏沐橙拉了魏琛一把,对医生道,“我们需要时间商量。”

魏琛也不是一根筋的人,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有隐情,也就不再把矛头指向那个医生,好不容易解脱的后者立马转身一溜烟跑远了。

“小苏你是不是全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沐橙咬了咬下唇,她原本答应替叶修隐瞒是相信事后他会配合治疗、努力活下去,可今天发生的事却很明白地告诉她,至少在某个瞬间,叶修并不那么坚持自己必须活着。

这个计划,从一开始他就有考虑过自己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心惊,她无法再沉默下去了。

“他,身体一直没好。”

“是五年前刘皓主使的那场车祸弄的?”这件事魏琛之前就问过叶修,后者虽然在大部分细节上都对他打了哈哈,但也最终架不过他的打破砂锅,所以魏琛知道那场车祸后叶修掉下悬崖,大难不死地被王杰希救了回去,那时的伤势不用想就知道不可能会轻,可五年都没有痊愈,这却让他无法理解。

“那只是一个方面……”苏沐橙不知该怎么开口,大约三年前,她为了隐匿行踪用周泽楷给的假护照在苏黎世呆了一段时间,那时她心心念念着要想办法更换身份再飞回G国找叶修,却阴差阳错地在机场遇见了真正的叶秋,理所当然地把那个和双胞胎哥哥长相酷似的本尊当成叶修,抱着他大哭了一场。叶秋虽然一开始很是尴尬,但很快就明白了她要找的是谁,然后她就顺利见到了叶修——当时王杰希已经把他送回到叶秋那儿——因为叶家不缺各方面的资源和门路,加上王杰希亲自出马,叶修所接收的治疗和恢复护理可以说是世界顶级,但那时距离他受伤已经两年多,叶修却甚至还无法顺利离开轮椅自己行走。

“刘皓,对他下毒。”见她顿住,脸色一直没有缓和的周泽楷说出了自己所知的事实,“慢性毒药。”

苏沐橙的脸上划过了几份诧异,但很快就点了点头,“那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因为下毒时间太长,按照王杰希当初的估计,要完全恢复可能总共需要五年以上,可几个月后我们知道了陶轩利用拍卖会走私永夜的事,后来连嘉世也出事了,叶修他没办法置之不理。”

“但他找到我的时候明明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真相让魏琛也着实无法冷静了,他实在没法想象叶修那个没心没肺强到逆天的家伙虚弱到无法走路的样子,“按你说的他那种身体状况,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到我们都看不出来?”

“因为……”苏沐橙抬头望了一眼周泽楷,这是一个下意识举动,连她自己也说不出理由,她只是忽然很想确认,确认周泽楷是不是能撑着听下去,听这些,对他而言比伤害自己造成的伤痛还要强烈的话。

周泽楷也在看着她,目不转睛,神情坚定。

没关系。

她仿佛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了话。

说下去,告诉我。

她伸手按了按眼角,继续说道:“那时候他想到了王杰希在研究过永夜成份之后说的一个设想,以永夜为基础和灵感,改良配方,说不定可以研制出一种特效药,能迅速增强人体机能,加快修复受损的部分,但这究竟只是一个设想,王杰希确实有做过相关实验,可目前能改良出的成品还远远不能达到‘药’的程度。”

“那是什么?”

“施打那种药剂之后叶修确实可以短暂恢复,但那不是真正的内部损伤修复,而只是让身体感觉不到受伤,药效过去之后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改变,而且,而且还有一定的副作用,没有恢复却要像恢复了一样行动,某种意义上而言和透支没什么两样。”

魏琛倒吸了一口气,“你就让他这么拿自己胡闹?你们这也,这也……”他说不出自己真正想说的话,只好转身猛砸了一下墙发泄心情。

在场的三人中,最平静的却是周泽楷,听了事情的原委,他忽然就可以理解了,可以理解,因为那就是叶修,“想做没法做,更痛苦。”

苏沐橙点了点头,“没人能阻止他做决定,因为只有做他自己,叶修他才能好好活着。”

 

他就是这样的人。

 

三人同时陷入沉默,有些心情是无法分享的,尽管叶修本人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毫无疑问,但于魏琛,于苏沐橙,于周泽楷,这个人的身份与意义其实并不相同。

魏琛把叶修当成至交,虽然嘴上绝不会承认,但他从来都认同叶修这个人,也打从心底理解和佩服对方骨子里的那份坚持,这样的真相虽然会让他替好友不平惋惜,但他终究是尊重叶修自己的决定的。

苏沐橙早就知道这件事,隐藏这个秘密让她痛苦与恐惧,她却最终还是无法对叶修说出一个“不”字。

周泽楷呢,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整个过程中得到过任何主动权,叶修打从回来之后就对他若即若离,做了无数让他煎熬与疼痛的事情,而他直到最后才真正知道这一切的原因,他明白了对方的苦衷,可是那怨愤却一点没有减少。他是那么认真地想要和叶修在一起,可叶修却只在自己做了决定之后便狠狠地将他推远,竟一点也不留恋。

原来……但是……

他的心情就是一种矛盾。

十二岁时就决定要与叶修比肩,比肩意味着什么?一样强大,一样坚韧,一样燃烧着永不妥协自己,他那么熟悉叶修,正因为叶修是叶修,才让他憧憬、爱慕、深恋。可另一方面,关于爱情和伴侣,他无法不存有自私的心理,奢望着叶修能因为他而选择保重自己,或者至少,他应该是叶修所有状况的知情者。

 

 

***

王杰希是一个人来的,整个人风一样的行色匆匆,只随身带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的还是他惯用的工具和几种常用药,一到病房里二话不说就给叶修手臂上扎了一针。

此时能过来的人已经都过来过了,虽然苏沐橙提前提醒了魏琛知道叶修身体状况的人越少越好后者也表示可以理解,但其他人还是非要等叶修醒过来才肯回去,结果一群人聚在走廊上被经过的小护士气势汹汹地教育了一番,最终只好灰溜溜地跑回车里去等。

“你给他打了什么?”

这时留在病房的只有苏沐橙和周泽楷,虽然众人共同对第二个人选表示了质疑,但苏大歌姬坚持钦点也没办法,周泽楷因为那一针皱了皱眉,苏沐橙则是直接开口询问。

“改良过的镇静剂,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先保证能睡满二十四小时吧。”王杰希头也不抬地看了眼自己的手表,“我上次给他的针剂还剩下几支?”

“一半。”苏沐橙想了想,“不过应该留在我们暂住的地方了。”

王杰希点点头没说什么,显然眼下并不需要那个,“之后五支不能再每天注射,视情况能拖几天就几天,这对彻底停药后的身体适应有好处,你今天就回去休息吧,明天开始要好好盯着他,可不会那么轻松。”

苏沐橙的眼中划过了一丝犹豫,但她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王希杰的安排是正确的,反正她也可以在这附近再找一个住处,这样想着也就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了,“那我先走了,小周?”

“留一会儿。”王杰希抱臂站在窗边看了一眼对方,不过其实他不说周泽楷当然也是不会肯走就是了。

苏沐橙会意地离去,王杰希刻意等了一段才开口道:“我在首都那边还有事情,他现在的状况我能做的也就是提点建议,刚才也说得差不多了。”

一个电话就让这个大忙人老远赶到这儿,这样的情周泽楷当然得替还睡着的人好好领下,“谢谢。”

王杰希也没跟他客套,“你都知道了吧?”

周泽楷点头。

“之后什么打算?”几乎没人知道王杰希和周泽楷其实还算蛮熟的,虽然这几年是没什么交集,但过去王杰希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很想把他从叶修那儿挖过来,对于自己看中的年轻人,王杰希一向很有师长温柔,“虽然沐橙是了解情况,但之后的事情其实只有我和叶修私下谈过,我觉得他是不会说的。虽然我身为医生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但事情到这一步已经有一半以上只能听天由命的成份在内了,说不说在实际意义上是没什么,不过既然今天在这儿碰上你,我还是先问问你,你希不希望知道?”

只要仔细想想,他的这番话里其实是存在一些矛盾的,周泽楷虽然心急,可也不糊涂,“为什么?”

“因为我可能是除了苏沐橙以外唯一知道你们曾经关系的人。”对于对方一瞬露出的惊诧表情,王杰希只是笑了笑,“叶修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这件事不是他主动告诉我的,要不是五年前他情况最糟糕的时候我恰好在场,我也不会知道。”

“……”

“他是个有主意的人,多说了只会怪我多管闲事,当然你要是对以后没那个打算,也不必有太多顾虑,我想他可能更希望如此。”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