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终章下(AU)

首先祝叶领队生日快乐!荣耀再战五百年!!!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日子里码到终章的心情特别复杂,我真的不好意思告诉你们还有个尾声没出来OTL……你们知道我这颗纯真的、热切的HE之心的对吧QAQ实话说我觉得这个结局基调还是挺欢乐的。



***

叶修醒来的时间终究比王杰希预估的早了一点。

当周泽楷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床上的人早跑得没影了,也不是说完全不着急,但他偏生就很冷静,甚至让自己清醒了一会儿才起身走出去找人,就好像笃定叶修醒来看到他不会马上落跑似的。

结果叶修确实就在隔壁,正自来熟地蹭人家的电视看呢。

这个单人病房和隔壁的格局基本一样,病床上靠着的是中年男人,旁边坐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叶修背对门坐在另一面,不过三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谁也没注意到外面有人,周泽楷在门口站了十来分钟,耳朵里听着电视剧的声音,目光则一直落在那人背上,也不知叶修是不是被他盯毛了,忽然就转过身来看他。

“哟,醒啦!”

另外两个人闻言也看过来,本来很自然的神色忽然就凝固住了。

周泽楷下意识地摸摸脸,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下石化两个人并不是因为自己脸上有什么,然后叶修招招手他就走了进去,顺手带上门。

“小哥你什么人呐,竟然让这样的大人物给你陪床?”中年大哥个性直爽嗓门也大,一上来的惊讶过后就直接来了这么一句,也没被真的吓着的样子,周泽楷直觉他应该是军人出身,但给叶修的询问眼色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这里毕竟不是首都,虽然叶修其实也上过电视,但谁也不会记得娱乐新闻里一晃而过的脸,自然没人有空去认得他。

叶修只是笑了笑没搭腔,对方也没多追究,接着就帮自家脸都已经红透的女儿要了一个与国务官合影的福利。

周泽楷自然不可能拒绝,拍了照又给签了名,之后看叶修仿佛没挪窝的打算还干脆坐下来一起看了一集电视剧。

最后临走时中年大哥好笑地问他们:“这不是在拍什么节目吧?”

 

两人出了病房,叶修立刻表示自己不乐意再回去躺着,也不管周泽楷什么意见,转身就乘电梯去了。

乘到最高层又爬楼梯上天台,他抖抖衣袖就滑出了半包烟和一个打火机——事后周泽楷才想到可能是顺的那位大哥的——行云流水地甩出一根叼嘴里点上。

周泽楷皱了皱眉,但他了解叶修的烟瘾,也没立刻阻止他。

叶修就靠着栏杆抽这根烟,抽完之后立刻点了第二根,不过这次却是先夹在指头上,开口问一直沉默的人:“想什么呐?”

这时已经过了中午,太阳和风都很让人舒服,周泽楷基本已经放空了,如果说此刻脑海里还有些什么,那无疑是之前刚看的那部电视剧情节,也不是说他特别上了心来看,只是那电视剧恰好是一部以自卫战争为背景的伪历史真偶像爱情片,那个酷炫狂霸的男主角明显是以某人为原型的……他忍不住偷瞄了一眼某人,心想编剧的脑洞果然是不容小觑的,除了家世之外竟然每一项设定都和本尊天差地别。听到对方的话,他首先是回过神来,而后也没隐瞒,“电视主角,你。”

叶修没想到他这么富有娱乐精神,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到底看了点什么情节……喔,主角为心爱的女护士挡了一刀,带伤杀出了一条血路,安全之后霸气十足地一头栽进了女护士胸……怀里,等等那是他来着?“别瞎想。”

据他们所看到的那一点剧情就可以明确感受到起码有三个感情箭头指向主角,除了真爱女护士,还有被描述为国色天香大美人的义妹和敌国派来的女间谍,妥妥开后宫的节奏,叶修简直怀疑这个编剧是太喜欢他还是想败坏他的形象,“不过他们上哪儿找那刀呀,我都没见过,那么长还侧面进去,被捅了肾还能那么猛怎么可能是人办得到的事,肯定嗝屁了好吗!”

周泽楷似乎仔细地思考了一下,然后颇为困惑地说:“没碰上过。”

他的逻辑太简单而直接了,如果带入这个情节,主角是叶修,另一个是他,撇开设定科学性不谈,那时候他们还真没一起碰上过这种生死关头。

“不对?”

“开玩笑,如果那个是你我可不会这么拼命!”叶修十分不给面子地噗嗤了一声,笑完赶紧轻咳一声收拾表情补救,“在你之前我也没谈过,其实那时候考虑了挺长时间……嗯这个没说头,不过至少有一点我是事先好好确认过的,感情这种事可能会让人头脑发热,但我绝不会因为你去搞什么自我牺牲。”指间的烟一点点燃着,他却不怎么在意,视线一直放得很远,“我觉得做一个牛逼的男朋友,首先要能做到需要的时候能站在身边,不是为挡枪子儿什么的,而是一起去面对,打个比方就是如果面前有一百个敌人,我能帮着杀几个就是几个呗,我何必非要让对方欠我一个还不了的情呢?更何况这还可能便宜别人呢想想就不能忍啊……”

因为是真情实感,他这么说出来总觉得还挺入戏,颇有点不好意思,故意隔了好久才偷瞄了周泽楷一眼,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却发现对方竟然仿佛被帅到的小姑娘似的痴痴望着自己,目光热切而缠绵,这……“就一假设而已!”他赶紧心虚道,“我发现两地分居的话实现起来还是有难度的。”

但管它理论还是实践,周泽楷还是挺高兴,一高兴他就又来劲了,就像突然有了底气似的,不由分说地抽走了叶修的烟。

“喂!”叶修立刻提出不满。

“换位思考。”他说。首先叶修身体还没好,烟这样的敌人一千一万个他都要帮着解决掉,再者这牛逼的男朋友理论对方也全没给他实践一下的机会,什么一起面对啊,一有点事就藏着掖着,不仅藏着掖着还撒谎骗人,关键是他还只能照单全收,敢怒不敢言。

叶修的心思没可能去转那么多弯,他只从当前事实出发,及时提醒对方不要想太多:“什么换位思考啊你男朋友叫叶秋我又不是,你自己说的。”

“叶修。”周泽楷理直气壮,“现在说的。”

“脸呢?节操呢?”叶修的嘴角抽抽了一下。

周泽楷立马把脸凑了上去给他看清楚,至于节操……“已经给你了。”

叶修简直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这个看着闷葫芦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一记响雷的人了,他感觉周泽楷对自己的战力仿佛已经开足,这情况明显不太妙好吧!!!

“感情是一个人的事,但关系就是两个人的事了,我没承认,就不作数。”他狞笑着道,样子倒是和电视上的反派有点像。

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现在的表现的确是周泽楷感情路上的反派,情话说完泼一盆凉水,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特别冷酷特别无情。

周泽楷非佛非圣,不在沉默中孤注一掷就在沉默中注孤一生,他选择前者,用行动告诉他你休想,下了死力地把人扳过来一口啃了上去。

血液的腥咸混合着残留的烟草味在口腔里流转,激烈得就像高纯度的酒精,搅得人头脑发热。周泽楷已经做好了各种对方不予回应的准备,所以一上来就把赌注全推出去,就算是愤怒也总要让那一汪沼泽冒个泡。

可叶修却回应了,非但没阻挡他的入侵还配合着伸出舌头,眼神里大有你咬啊继续咬啊的挑衅感。

上次他们亲过之后立马干了一架,这次他们亲得都像干架,他把叶修的肩骨捏得咯吱作响,叶修浑不在意,吸吮他唇舌的力度就像要把身体里的灵魂也吸出来一样,也不顾嘴上的伤口,连溢出的律液都呈现着绮丽的粉色。

分开之后两人顺着气互瞪了一会儿又几乎同时破功,有些话总不要讲得那么清楚,叶修承认自己败给他了。

其实他去见陶轩的时候还带着不能回头的决意,可在陶轩咽气的那一瞬间他却好像一下子被压在最底最深的那股软弱攫住了,他忽然想,如果再见到那个人,他还是想说的,他想给周泽楷打个记号,打个让他终生不能把自己给别人的记号,就算自己真的不能陪他走完那么长的以后,他也不能在日后的某一天把自己妥协给别人。

即使叶修压根不想承认这个充满嫉妒心和占有欲、毫不豁达毫不爷们儿的人是他自己,那还是他对周泽楷抱有的情绪。

他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弥足深陷,比周泽楷以为的还要不可自拔。

周泽楷又凑过来舔他下唇的伤口,叶修呆呆地任对方一遍一遍地舔,忽然觉得他们很是有点可怜。

“我说你的眼光何必这么高呢?”他不无沉痛地躲着撒娇的周泽楷,“哥心理压力大啊。”

要不是你总在后面推着,我至于走到悬崖边上来吗?

现在骑虎难下眼看着就要穷途末路,谁负责呢?

周泽楷抬头看他,无辜地要命,谁让你也看上我了!简直就像在这么说。

 

 

***

苏沐橙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收拾好一副等着出院的样子,她斜睨了一眼和叶修挨在一起看新闻的周泽楷,简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闷,“你就不管管他?”

被嫌弃不中用的周泽楷只好笑笑。

叶修的情况王杰希跟他说得很清楚,虽然那种药剂没什么好处,但用都用了,与其一下子停掉让身体状况一落千丈难以支撑,他还是更建议循序渐进地来,慢慢减少频率,给身体一个缓冲的时间,不论如何有剩下的五支药剂在,叶修一时之间还出不了什么岔子,除了可能因为某些机体作用导致体温失常之外,不过这个比起接下来的状况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五支是王杰希认为的叶修的身体可以使用这种药剂的极限,等彻底停药的时候才是关口,他不确定到时候叶修的身体会变得怎么样,可能将近三年的疗养会多少有一些好的效果,也可能因为透支过度连那时候都不如,如果不走运演变成倾向于后一种情况,一切就只能像五年前一样靠叶修自己强撑过去,但另一方面他又提醒周泽楷,五年前的叶修虽然被慢性药物侵蚀,但毕竟常年从军,身体底子总比一般人好,这不是现在可以比的,现在的叶修即使用了这种药也没法完全恢复到过去那种最好的状态,以这样的状况去面对身体机能的急剧衰竭并没有那么乐观,说半数的听天由命还是保留了,实际上和奇迹发生的概率也差不了多少。

 

事已至此,周泽楷也不是那种看不开的人,这点上他很容易和叶修达成共识。他这次来对外用的是处理兴欣事宜的由头,堂堂国务官因私废公必然是不行的,于是叶修便提议干脆大家一起回兴欣算了,一方面热闹,一方面自家人好办事,他大爷样地揽着周泽楷的肩膀如是大放厥词,把昨天还因为担心一晚上没睡好的魏琛搞得有点想揍人,其他人人大眼瞪小眼,只有突然宣布成家的两位毫无尴尬之意。

细节谈得基本顺利,周泽楷显然也不是临时上阵,拿出的条款都是有理有据的,在叶修的威逼利诱下牢牢把握住原则、能妥协的就尽量妥协了。对此陈果也不是不明事理,人家都已经这么仗义了哪还能得了便宜卖乖,于是事情就办得特别快,比一般情况快得多得多。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理所当然自由安排,已经状况中的江波涛表示毫无问题。

他们闲闲地四下溜达三天,闪瞎了一众狗眼,第四天的时候时间差不多了,周泽楷开始捉摸着开口让叶修跟自己回首都去,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兴欣这边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连发型都妥帖得一丝不苟的叶秋一踏进门谁也没正眼瞧一下就冲着叶修没好气地说道:“事情都准备妥当了王杰希也联络好了,你这就跟我走吧。”

那份怨气从之前机场送叶修和苏沐橙回G国就开始积攒,现在果断已经满条了,和叶修九分相像的脸黑得就像锅底,一向秉承的绅士风度也不要了。

他的话让周泽楷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什么,腾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正好把叶修整个遮住。

叶秋带着些许寒意的目光幽幽落在对方身上,他此时耐心不足,挡在面前的全做敌人看待,“干嘛?”

理论上讲他至少凭着和叶修相似的长相在周泽楷那儿还是该占点优势的,可奈何周泽楷一向是个原则不可破的人,要从他这儿把人带走明显是原则问题,他自然而然地把叶秋归类到了重点防范对象,随时准备动手。

要打起来叶秋肯定是吃亏的那个,叶修不忍心看自家笨蛋弟弟被揍,只好出手救场,“小周,我们谈谈。”说着拉起周泽楷就撤,连招呼都没跟叶秋打。

 

有矛盾回房解决是最常规的做法,周泽楷一路被拖着,到了门口却忽然找回主动权,先甩手把门拍上,再把叶修拉回来压住门板抱紧。

“你听我说,”叶修解释道,“你为我做的我都放在心上,也希望一切能回到我们五年前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样子,所以我更想以最好的状态面对你,面对我们的未来。”

“我不在乎。”周泽楷更加收紧怀抱,他听不进这些,也压根不想听,“别走。”

“可我在乎,特别在乎。”叶修任他抱着,咽下叹息,“那时醒来听大眼跟我解释我自己的情况的时候,我就想着等彻底好了,不管多久,都要第一个去找你。”

叶修从来不是习惯泄露自己感情的人,周泽楷很清楚,也基本没期望过能从他嘴里听到那段往事,听他解释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所以此刻,叶修亲口在对他说这些的此刻,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高兴还是难过。

“无意间发现琉璃雕的时候我其实挺生气的,要知道我以为丢在山里了,还想了好久见面的时候怎么跟你解释忽悠你再给我做一个,没想到居然还给人捡了便宜……但后来又觉得挺高兴,至少还有机会拿回来,那又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我还能拿着它回到你面前,什么都没变。”
“你回来就好。”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融化在这些话里了,叶修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不是怀疑你在我心里重不重要吗?我告诉你,特别重要,特别特别重要。

“之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猜得到,我没有想到陶轩会这么做,但我知道他可能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做到什么程度。”那对这个国家而言会是足以灭顶的灾难。

“不会得逞。”因为有我。

叶修无意识地扬起嘴角,“知道你厉害,但要是你和陶轩因为这件事玉石俱焚,新民盟就有可能会被拖垮,军联和新民盟之间的平衡在目前还不能被打破。”

“所以当第三方?”

“是。其实这件事我原本就有责任,原本把你推荐给冯宪君,我再在军联这边想想办法,两面关系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也不用让你受这么多委屈。”

“不是。”周泽楷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只要一想到刘皓对叶修做了什么他就恨不得亲手把那人挫骨扬灰。与叶修这几年所承受的相比,他的境遇根本不算什么。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心疼我。”感受到他的紧绷,叶修伸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语气像是安抚小孩,“但事情总算也没那么糟糕,拜你所赐我现在特别想活下去,总不会这么简单就死了吧。”

“我陪你。”周泽楷继续坚持。

“可是你在旁边看着我会很难受啊。”叶修摇摇头,“我脸皮特别薄跟你说,你就当是大男人主义吧,别让事情变得过不去。再说你不在我会很想你,不是更有动力吗?”

周泽楷还要再说些什么,叶修却捂住了他的嘴,“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回来之后给你的肯定是最好的。”

你怎样都是最好的。

周泽楷是想这么对他说,可他说不出来了。

他总是败给叶修,他总想着叶修要什么自己就给什么,这时候矛盾的情绪撕扯着他,他就说不出任何拒绝了。

他总不想改变叶修,只有叶修改变他。

太过分了。

直到现在,他竟然还要让他承受连最后一面都可能再也见不到的风险。

如果事情真像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就好了,可要是那样,叶修一开始就不会不愿意接受他。就因为认为自己用了那种药之后没办法对他许诺未来,不想让他重拾希望之后又再彻底失去吧?

所有的事情叶修早就考虑好了,先是不承认他,被拆穿后还要讨价还价。

如果他没有知道真相又会怎样呢?叶修一定会不声不响地离开,说不定还会留点更无情的话,或者干脆做些让人恨他的事,总不会肯让他知道自己其实是有这么喜欢他的。

就这样狡猾的人,到这种时候还是想着要走,不想让他陪着。

五年又五年,他一直在等,结果又要回到原点,必须再等下去。

“叶修。”明明才刚刚知道真正的他呢,这名字他都还没喊够。

“等着我吧。”叶修知道他的别扭,伸手揉了一把不肯放手的家伙的后脑勺,“虽然我经常骗人,但这次你得相信我,乖乖等我。”

那语气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温润柔软,周泽楷彻底挣扎不动了,脑袋顺着倒下来搁在叶修肩头。

 

 

分别突然得让人猝不及防,两人安静地抱了一会儿,也终归不能一直抱下去。

叶修的手轻轻滑到他后颈,周泽楷震了一下,但前者却只是用指尖刮擦着那根皮绳,周泽楷会意地把吊坠取了下来。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护身符。

他望着叶修,对方嘴角含笑,于是这么多年过去,这枚弹头又回到了叶修身上。

 

“猜猜我给你的东西在哪儿?”

周泽楷最终在房门口被推了回去,多送一步少送一步也没什么区别,叶修给了他一个道别吻,没有那么缠绵,蜻蜓点水地印在左眼下方。

他看着房门在眼前一点一点合拢,最后转过身去在枕头底下找到了那颗琉璃雕。

 

虽有命运横亘之间,但感情终是在这一刻尘埃落定。下一秒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他们的欢喜遗憾作出丝毫改变,然而心有归属,漫漫前路之上希望总不会枯瘠。




============================

昨天跳票对不起QAQ这六千字不好意思分两次更但是写得很慢吭哧吭哧码到吐血……尾声还没动笔,我知道我要被打了,求不打脸OTL

PS.关于叶修最终离开&小周妥协,我觉得这个是必然的,因为国务官的身份和责任,接下来新民盟会因为陶轩的事情真正天下大乱,叶修不可能允许他在这种时候一门心思放在自己身上,这不是真的因为自身心态的原因。

评论(18)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