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男友传染了我的心脏怎么办?(AU短打)

穿越时空的各种悖论请不要深究,因为机器人小Z昨天才被传送到某人17岁的时候,所以今天大大才有了17岁遇到机器人的记忆……而17岁就记得这些的叶修则在由此分裂出的平行空间里

请搭配接触条例(前传)食用:http://leyakims.lofter.com/post/1d93fa_a77164

 

======

 

过期生贺/接触条例姐妹篇——男友传染了我的心脏怎么办?

 

(AU/神逗逼风/无情节/OOC注意)

 

 

 

 

总之,今天注定不是平凡的一天。

这从午夜十二点准时收获生日祝福和帅哥以身相许(两次)服务过后还能在早上八点准时(平常都不会准)起床的叶修大大身上便能得到很好的佐证。

正常地套上整齐叠在床头的干净白T和沙滩裤、正常地踢踏着拖鞋晃到洗手间刷牙洗脸、正常地飘往厨房喝水,再正常地来到位于地下室属于自己的专用工作间……

当现荣耀联盟AI研发技术部S组组长兼每天在各大电视台播放十次以上的“正确对待人工智能让生活更美好”战后公益宣传片出演者,被大街小巷的怀春少女少男以及非少女非少男动情地爱称为“联盟的脸先生”的周泽楷带着一身运动后的薄汗提着豆浆油条烧饼(美味永流传)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一声毫不正常的“卧槽!!!”席卷了整幢别墅。

周泽楷把早餐放到离通向地下室的路最近的一张桌子上,维持着香汗淋漓的姿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打从出生开始大概就没这么激动过的叶修那儿。

此刻叶修已经没了第一秒看见空空如也的机器人展柜的震惊,但整个人还是笼罩在意念聚集的阴云之中,听到周泽楷的脚步声他立刻问道:“小Z呢?”

“走了。”周泽楷简单地回答。

“去哪儿了?”

“十年前。”

叶修转头见了鬼似的望着他,表情已经介于泥石流和泥石流过后之间。此时的他经过对方的提醒已经注意到那段昨天还根本不存在的记忆。

“那个真的是小Z?!”

“是。”周泽楷点了点头。

被称为小Z的仿真机器人搭载着全联盟目前最为高端先进的芯片,它的AI系统独一无二,是身为前研发第一人的叶修最得意之作,再加上周泽楷的外貌数据,简直是让曾经几件经典型号都被人评价“长得丑但特别厉害”的叶修审美大翻盘的终极法宝。

这么跨世纪的作品却连面世的机会都没有,突然穿越回十年前还没法穿回来只能在当时还对此一无所知的自己面前自爆告终,这让亲爹地叶修如何能不痛心疾首,仰天长啸?

“我已经和兴欣的老板娘签了约!”

“试作不要紧。”周泽楷道,“吃早饭。”

事实上叶修当然不能把要量产的机器人做成和周泽楷一模一样的面相,这不仅可怕,而且可怕,要知道这个型号可是战斗型机器人呢,被用来做奇怪的事情就太大材小用……额……但谈生意的时候必须拉风嘛,让有着周泽楷的脸和身材的机器人表演双枪神射什么的,而且周泽楷又不会问他收侵权费。

“哥今天生日你这么刺激我真的好吗?”叶修的眼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会赔。”周泽楷考虑了一会儿说道。

“这是钱的问题吗!小Z的一个指甲盖儿都凝聚着哥的心血!”

“赔……三倍?”

“二十米你们材料部最新研发出来的轻质纤维!”

“……十米……”

“好了好了算你狠十八米就这么说定了!”

“……”

 

叶修咬着烧饼抬眼瞧了瞧一直表现得特别淡定特别宠辱不惊却在刚才剪豆浆包装被喷湿领口的周泽楷,实在不好意思戳破自家恋人的那些小心思。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对方打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待见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呢!虽然完全搞不懂为什么……难道是自己技术太好研发的AI特别完美让人不自觉产生危机感的关系?可那是众所周知不可改变的事实啊!

叶修大大在心里恼怒地抓乱了自己的头毛,表面上那个依旧深沉莫测。

“原本上午不出门我还想叫小Z一起出来玩的,我想试试他的模仿能力能达到什么程度,如果连我都分不出来那就完美了。”

玩?分不出来?!

原本还沉浸在自己小心思里的周大大瞬时get到了重点,要是分不出来要怎么办!!!

十万头草泥马在心上踩踏而过,周大大不能忍地拍桌子站了起来。

叶修被巨大的动静吓了一跳,四分之一个烧饼脱手掉在桌子上。

靠!幸好没掉地……等等这不是重点!

因为心理活动他错过了抢救烧饼的好时机,周泽楷已经走位到他身边,伸手一捞把人拉进自己怀里。

“干啥?”叶修内心尔康手地伸向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烧饼(并没有)。

“上午没事。”简单明了地给出回答,周泽楷深色镇定地把人一路拖进了卧室。

接下来省去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情节若干字……

 

 

下午四点半,因为各种原因在电影院从开场第五分钟睡到结束的某大神神清气爽地叼着烟晃进荣耀联盟总部大楼的研发部专属楼层,和一群还在争分夺秒吹气球和贴气球的人大眼瞪小眼。

叶修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逛过一圈,最终选定了正爬在梯子上扭过上半身看他的张佳乐作为第一个目标,“唷老张,姿势挺销魂呀!”

“尼玛!”张佳乐差点直接从梯子上跳下来。

“我擦周泽楷你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五点的吗组织交给你的任务都完成不好你还能不能中点用!!!”黄少天在叶修调整炮口之前就果断轰向了他身后的周泽楷。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明明昨天他走的时候生日趴的布置已经完成,早半个小时又有什么问题?而且要不是他们把会议室的大门敞太大叶修根本不会发现。

“刚才风太大把气球都吹走了,所以我们在补救,而且商量之后觉得加个双面胶贴在天花板上比较牢靠。”江波涛好心地给自家组长讲解。

“好吧。”叶修瞧了一眼负责给气球充气的喻文州,“我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慢’了。”

既然惊喜已经被提前戳穿,大家也就没有了尽善尽美的精神支撑,气球也不弄了,收起工具开始闲聊。

叶修很是受伤,“你们就这么对待我啊?”

“已经很不错了好吗!”魏琛嗤之以鼻,他目前已经从联盟恢复自由人身份,还是特地赶回来凑热闹的,“别怪老夫没提醒你,大家就等着蛋糕来了糊你脸呢,这次特别定了个五层的。”

“你们还真舍得下血本。”叶修吐烟。

“小周出的钱。”

“卧槽!”还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五点整,韩文清和张新杰提着外卖餐点准时进门,众人开始严阵以待。

五点一刻,妹子们把带支架的五层蛋糕护送到场(搬蛋糕的是饼店小哥)。

众人开始面露凶光,“说好了不能跑到别的楼层去,会被投诉的。”

叶修终于舍得把烟熄掉,冷静地表示:“我哪儿也不去行了吧,你们尽管来吧。”


于是十分钟之后五层蛋糕有四层糊在了叶修身上,剩下的正好插上蜡烛用于之后的庆生活动。

 

所以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先后顺序?!

 

叶修无奈地在洗手间清理时忍不住腹诽,因为条件有限,他发现只能把自己的脸清理出来先。

周泽楷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个全身糊满奶油散发着香甜气息的人,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修正对他刚才非但不帮忙还落井下石的行为心怀怨愤,于是故意慢慢慢慢地擦,就是不理他。

“晚饭,”周泽楷说,“会吃光。”

我去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心情吃晚饭?

“吹蜡烛。”

还有心情吹蜡烛?

“生日歌呢?”叶修斜睨他。

“……我唱。”今天一直酷炫狂霸着的周泽楷终于显出了一点本性的羞涩。

“好吧我太期待了。”叶修高兴地给了他一个拥抱——蹭了他半身蛋糕。

 

当晚一半以上的人都喝High了,叶修早有先见之明,喝了一杯纯净水就到头装死,怎么弄都不动,修养直逼影帝。

最后周泽楷只好战完三杯真白干提早背他回去。

一出大楼叶修就被夜风吹了个机灵,但他就不想从对方背上下来。

“你们开时空传输被罚了多少钱?”

“……不多。”

“喔冯主席果然还是顾及情面……”

“一年工资。”

“……”叶修算了算周泽楷的工资,再想了想传说中巅峰时期的韩文清的工资,光是这两个就能造一车最先进的机器人出来,“剥削啊……”他痛苦地捂脸。

“小Z的数据我那儿有备份。”周泽楷忽然说道。

“嗯。”他还没老年痴呆不可能不记得这茬。

“新样品已经在做。”周泽楷把他往上颠了颠,“三个。”

“……”这是被罚了一年工资人的壕气哇?

 

 

一周后,叶修在家里接到快递,三个巨大的箱子横躺着几乎占据半个客厅空间。

寄件人周泽楷在电话里说:“试模仿功能。”

叶修忽然一点也不想开箱验货了。



==================

本来是前几天想写庆生文开的脑洞,结果一门心思搞ROL的结局没来得及,其实本质是接触条例的花絮,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出这么囧的梗(捂脸)

关于结局:其实家里有三个小Y会出事的吧周大大!


评论(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