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 番外1

番外是有计划的,不过原本不是这个,是比较偏阴郁风的设定(别问我为什么HE了还会阴郁),顺便来个全盘肉弥补一下之前拉灯的伤害,不过按照我这个H无能设定来看,写个把月也不是没可能……这个惊喜趴番外带些恶搞性质,实质性内容也不多,表示一下我的心意OTL


===



随便番外 • 惊喜特别大






一个从政超过十年、经历过高峰与低谷、各种明争暗斗唇枪舌剑屡见不鲜,更已经在全国最高等级的竞选中拔得头筹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大概是比较初级的素质了。
江波涛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五米开外被一群人排队道贺道贺的周泽楷,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该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事。
这是就职典礼结束后的午餐会,正式的晚宴被安排在一周后,这个午餐会虽然也聚集了参加典礼的全国名流和媒体,但气氛就相对轻松随便一些。
作为超过十年的好友兼工作伙伴,他能确定周泽楷今天特别高兴,来个直观易懂的程度评定就是高兴都要漏出来了……
依他对周泽楷的了解,因为正式就职而发自内心地高兴成这样那是不可能的。故意在人前表现出的激动和喜悦?虽然是必要的,可也肯定不是。
他记得直到昨天对方还完全不是这种状态,就算是之前大选结果刚出来的那会儿也惊不起那双一惯沉静的琥珀色眼瞳里一点波澜。

内部人员的惊喜趴就在今天晚上,此刻已经有一队人先一步退场带着材料和工具跑去新任总统就在附近的私宅布置了,而他的任务则是说服周泽楷先去国府一趟并在此期间都留在那儿休息。
因为觉得这里的别墅作为真正的家更有亲和感,而且在之前的试探中周泽楷也毫不避讳地表示了对此处的中意,所以大家才一致决定把惊喜趴地点定在这儿,并由此制定了百转千回的保密计划。
希望一切顺利才好啊!
江波涛在心里许了个愿。

同一时间,以方明华杜明吴启于念为首的惊喜趴小分队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别墅门口。
“各小组成员注意,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
“是!”
当然,这动静并未惊醒正因时差而沉睡于二楼主卧的大魔王。


***
好不容易等到能单独说话的机会,江波涛立刻带上一点点无懈可击的抱歉上前说道:“刚刚国府发来联络,有一份紧急文件需要你看后签署,这里结束之后我们得过去一趟。”
“嗯……”周泽楷为难地转动了一下眼珠,但对方提出的理由却实在无法拒绝。
“不方便?”这几分犹豫自然看在江波涛眼里,因为这边的安排反而耽误了对方原本的计划倒也不是他的初衷,“如果你有事,我可以让他们再协调一下。”
“不用。”周泽楷摇头,但表情却明显是还有话想说的样子。
“怎么了?”这样纠结的周泽楷让江波涛忍不住觉得很有意思。
“拜托……送饭。”只要一想到家里的某位他就已经归心似箭,准备带回去给对方的午餐也早就打包好,可惜工作不能耽误,这个忙只好让自己最新任的搭档帮了。
“啊?”江波涛的眼皮骤然一跳,心底浮出了很不好的预感……


***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江波涛是有些与平日沉稳不符地、亲自提着饭盒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别墅的。
甫踏进门他就听到了同事下属们惨不忍听的呻吟声。
每个人都被就地取材地用胶带捆在椅子或沙发上,连嘴都被贴住,而罪魁祸首却正拿着一条毛巾边擦头发边从楼梯上走下来。
“小江来啦!”叶修看到他竟然也是一脸看到救星的表情,“快跟他们解释解释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让他们打电话跟小周确认又不肯,这么着多伤感情呀我都不好意思了。”
都这样了你还会不好意思?!
这是在场除他以外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但江波涛必然不会把槽放到面上来吐,只赶紧上去从离自己最近的那位开始营救,边救边解释:“一场误会。”
“秘书长,他是从周……总统房里出来的呀!”杜明带着哭腔对他说道。
时间倒会半个小时之前,几个完全高估自己能力的家伙在差点炸锅之后纷纷跑出厨房,开始考虑喊方明华的夫人来救场的可能性。
这巨大的动静终于把叶修从睡梦中拉了出来,赶紧随便套上睡衣裤出来看怎么回事。
由于这里的二楼是半敞开设计,主卧出来正对连接楼梯的栏杆,在楼下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所有人当场就惊住了。
喔,然后因为有战力无战力的都丝毫听不进解释一门心思要抓住这个“可疑份子”,叶修为求自保不得不把他们文明地捆起来再说。
就算是朋友也不可能从主卧出来好吧!我念书多你不要骗我!
“是总统特意安排的。”江波涛再次重申,作为知情者,他没忍心当场告诉他们这是自家老大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五年多的情人,“叶……先生,你还没吃饭吧?小周还有点事要处理,这是他特地帮你准备让我带来的。”
“喔,真是麻烦你了。”叶修接过饭盒,一点没客气地自己先吃了起来。
等江波涛一头汗地拯救完所有人,叶修的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吃饱睡足的大魔王转头看了看放在客厅角落的塑料袋,好奇地发问:“这是怎么回事?”


***
周泽楷回来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一刻,虽然他很不理解为什么孙翔、吕泊远和江波涛突然坚持要到他家里坐坐。
好吧,等开门被礼炮里的彩带亮片喷一身之后他就明白了。
虽然这会儿大家都处于亢奋之中,但事实上十分钟前还分成截然不同的两派,被允许留在厨房的叶修、方明华和之后被叫来帮手的女士们相谈甚欢,外面负责布置客厅的几位单身汉则个个垂头丧气。
这会儿餐点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等上桌的于念忽然不知哪根筋搭错,好奇爆发地问周泽楷:“叶修究竟是什么人啊?竟然让总统把自己房间让给他住。”
这个问题顿时引起了同为好奇宝宝的杜明吴启的关注。
“……”江波涛阻之不及,已在心里为他们点蜡。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按照当下发展来说应该没有半点隐藏的必要,“不是让。”
“啊?”
“年轻人,探人隐私可不太好。”正端盘子出来的叶修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
隐私?这什么时候成隐私了?
“难道说……”吕泊远忽然茅塞顿开。
“两位是在交往吧?”后面出来的方夫人笑着道。
“交往?!”晴天霹雳的单身汉们合奏。
江波涛在心里叹气,这两人当年就没羞没臊的,他也没指望他们会走保密路线。
“以结婚为前提的?!”兼任媒体发言人的方明华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句。
“呃……”叶修迅速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个眼神,“实际上,我们已经有婚姻约定了。”
!!!
“会尽快结婚。”周泽楷补刀。
!!!X10
如果有个黄金单身男排行榜,周泽楷肯定是G国第一,世界前十,而且他一向洁身自好,除了早八百年已被时间证明非事实的苏沐橙之外连点绯闻都没有。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都很有可能对恋爱这档子事没有根本没兴趣的人,一下子就宣布要结婚了?!
众人连忙将求救视线投向江波涛。
“其实他们已经认识十多年了。”江波涛再度好心解释道。
“不是冲动。”周泽楷真诚地望着他们,没错就是那种闪瞎狗眼的真诚。其他暂且不谈,能得到身边人的祝福自然是最基本的。他一心认真地等待众人的回应,却没注意到叶修的眼睛正满是笑意地注视着自己。

酒足饭饱地送走了所有人,叶修和周泽楷望着客厅的一片狼藉犯了难。
“划拳决定谁收拾?”叶修问。
周泽楷对此不置可否,直接三下五除二地把所有碗盘都堆进水池里泡上,接着便目标明确地瞬移回叶修面前,眼底的热切不言而喻。
“不洗?”叶修笑意盈盈地装傻。
“急。”周泽楷无辜的神情比他看上去更像明摆着的装傻,不过他今晚确实喝得不少,叶修对他的酒量心里多少也有点数码,这应该是有点小醉了。
“急什么?”
“验。”
他口齿清晰地再次吐露出一个字,这个字叶修倒是听不懂了,“验什么?”
周泽楷亲了亲他的耳垂,“最好的。”
擦!
想起这三个字因缘的叶修顿时凌乱了,“你这小子是要验我的货啊!”
他蜷起手指轻磕了对方的侧额一记,周泽楷却只管蹭着他撒娇,让人既好气又好笑。
“三十岁了我说,卖萌给谁看。”
周泽楷压根儿没空理他。


“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半个小时后靠在浴缸边沿上事后烟的叶修如是说。
泡在他身边的人笑了笑,低头去亲他的右手,从手腕一直亲到夹着烟的骨节,先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舔,再张嘴用牙齿轻磨两下,很快就搅浑了他的心思。
于是直到三天后他才恍然记起自己还得想办法告诉叶秋一声来着……





篇后小剧场.

虽说眼睛受伤,但大家还是良好地消化了他们的总统就要告别单身的事实,直到某一天杜明撞见了这样一幕:陪同喻文州到国府和总统面谈的黄少天在走廊上碰巧遇见了来(搞)探(偷)班(袭)的叶修,指着对方的脸“你你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其他话来,经他一加油添醋地传播大家都对叶修的产生了无限好奇,于是江波涛只好作了个私底下范围很小的科普。
!!!X100
从此以后杜明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看见叶修就像老鼠见了猫,万分无法直视自己一开始给他打上的“总统夫人”标签。




随便End

评论(2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