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霜火千机笑穿云,一念轮回一念君

【周叶】逐 龙 01(AU江湖)

什么叫不死偏要作到死,试,这个脑洞早年身为理科狗现在连理科都彻底还给老师的人实在挖不动,所以后文不知道在哪儿QAQ


之一 借兵 

 

 

 

 

好不容易踏上龙顶山八重涧最后的那级石阶,叶修也顾不得欣赏据说是天下四大奇景之一的云海空阁,只迫不及待去掏怀里的烟杆。

为他引路的是轮回宫的内务掌事佟林,两人几年前在江南的一间小茶馆相识,一起捉过一盘棋,从此便算有了交情。

知晓叶修是个陈年的老烟枪,一路上催着他快走的佟林此时倒也不急了,边等边是忍不住好奇,“你究竟是怎么找到冥霜草的?”

叶修吐出烟圈,嘴角却对着满肚子兴趣的故友扬起一丝坏笑,“你猜。”

佟林闻言摇头,“你这人就喜欢让人不痛快。”

轮回宫重金寻冥霜的事整个江湖人尽皆知,但这草却着实是世上稀有的珍奇物什,据说仅生于北疆雪原,通体浑黯,无花无果,“十年一破土,片刻入尘埃”,传言中更有可以返老还童、起死回生之效。可惜多年来为了寻觅它踏遍高原雪域的人是无数,却始终没听说过有能如愿的,到了现在,这样东西是世间真实存有还是旧人胡乱杜撰却被以讹传讹当了真,究竟也没人说得出个所以然来。

轮回宫虽作风低调,平日打死不愿在江湖上露脸,名声之响亮却丝毫不输武林宗正盟的几个大派。其派首穿云宫主于两年前由宗正盟发起的号召江湖侠士协力抗击入侵荣国边关撷军的保国义举时一战成名,例无虚发的穿云弓一经上榜便列位虚空榜兵器谱第二,仅次于前武林第一人、嘉世山庄第一任庄主叶秋的战枪却邪。而如今叶秋被指勾结外敌,已被从嘉世山庄除名,其后在落雁岗败于门派新秀孙翔被打落悬崖,人也死生不知去向,却邪为孙翔所得,主人更迭无战绩支撑,这兵器谱第一也就多少站不住脚了,想必七月重新揭榜之时,穿云弓就要升为武林第一兵。

如此,像轮回宫这样一个没人敢低看却又坚持不入宗正盟涉足江湖事的门派,唯一大张旗鼓办的一件事便是满天下求一种不知是否存在的草药,也着实让人大大地摸不着头脑。有人说这是为了转移视线暗度陈仓之举,实际上轮回宫可是打算蓄力直接取宗正盟而代之呢;还有人则说轮回宫嘴上不愿纠缠武林纷争私下里却对各大派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是个彻头彻尾的朝廷眼线。

真真假假,偌大江湖实难分辨。

能知道的是,冥霜草因为轮回宫而再度声名大噪,已经成了人人梦寐以求的仙草。

 

叶修来此,就是为了这件事。

 

 

求得毫不掩饰却也不代表就能任你搓圆捏扁擅提价码,轮回宫表面上不食人间烟火,与江湖远远保持着距离,实际上立派数十载,有名在外却始终不遭非议,哪可能真的是片叶不沾身?叶修心如明镜,耳边还回响着启程之前老狐狸魏琛反反复复的告诫:“到了轮回行事应对须加倍谨慎小心,免得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状似闲闲抽烟实则内心也有经营,沉思之际忽听头顶上一阵风动,和佟林几乎是同时转身去瞧。

一抹黯色自云中飘然而落,衣袂翻飞如振翼之声,来人趟风自如,稳稳立在远开他们五步之外。

云海空阁,指的是八重涧之上的轮回宫首阁擒风阁,因此阁依高耸入云的龙顶山主峰而建,自下望去周身雾色缭绕,如架空浮沉于云海之中,险峻曼妙,顾得名。从擒风阁最低层直落而下大约也有二十丈距离,身法如此轻稳,就是叶修也在心里为对方暗道了一声好。

“这是?”他瞧了一眼那一袭黑衣、半张脸罩着面具目色森冷的轻功高手,佯装不解地询问同样被吓了一跳的佟林。

来人的动静显然出乎佟林意料之外,但他却很快从对方的衣装找到了头绪,“这位是我宫的影使。”

轮回影使是宫主与长老亲命才能驱使的,武艺高强来去无踪,佟林负责外务,对这群在宫内地位微妙的人也不甚了解,此时只得出于礼数和对方打个招呼,“请问影使这是有任务在身?”

“有。”那位影使淡淡回答,目光却直钉在叶修脸上,“你。”

叶修还来不及反应,凌厉的掌风已然袭至,他赶紧收肩疾退,对方却丝毫不留余裕,反掌为刀一记重劈顺颈而下,这招与之前那掌几乎衔接得毫无缝隙,叶修只退一步,没有提气也未真正施力,非但如此,他身上也没半件武器,就是想偷袭也无能为力。眼看就要避之不及被击裂琵琶骨,那掌刀却稳稳收在了距离颈弯分毫之处,连衣服都没有擦到。

战意全收,黑衣影使怔怔望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分分明明写着不解。

叶修很清楚对方为何不解,却只是笑笑道:“多谢影使大人手下留情。”

眼中弥漫的不解反而更盛。

奇怪,难道这话对方听不懂?

已被惊出一身冷汗的佟林这才迎上来劝解,但还不等他开口,连说话音调都毫无人情波澜的影使却先一步道:“主殿,等。”

他的话过分简洁,连佟林都愣是考虑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上山之前他已把此事大概告知了负责传信的宫卫,原本是想先把叶修带到他们所住的外堂再亲自去向长老请示的,这样看来想必是消息已经先一步传到了,长老特地派了影使出来试探叶修呢。

想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干站着反而徒增尴尬,佟林安慰似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既然如此,我们就走吧。”

 

 

***

轮回宫主殿,佟林到了门口便不再前行,只转头朝叶修使了个眼色。

叶修会意地点点头,跟着影使走进殿内。

殿里共有三人,上位隐于纱帘之后,其中坐着的想必就是传言中外出总戴面具不喜言语的穿云宫主,两边分立在阶梯下的人略微年长,左边的身形魁梧目光炯炯,右边的衣着讲究面容沉静,应该是轮回宫的左右长老无疑。

影使只引他入内便自顾自闪到角落去了,叶修也没管他,坦然往殿中一立。

左长老立刻挑了挑眉,“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这位长老确实表里如一,声若洪钟不怒自威,若是常人,被他这一问也要抖上三抖。

但叶修自然不是常人,不但不为所动,还不答反问:“冥霜草也算稀世奇珍,甚少出世,不知道贵宫之内有没有亲眼见过的人?”

“你……”左长老见他竟老神在在地无视自己,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本来这一个江湖上籍籍无名的家伙跑来就拿轮回宫多年致力寻求的宝物信口开河已经令人恼怒,这时还胆敢问出这样的问题,无非是吃准了这里没人亲眼见过冥霜草真身,打算趁机钻空子唬人啦!

他正打算出手教训这个胆大包天的江湖骗子,却被右长老伸手阻住不好发作,只能气愤地冷哼一声。

后者倒是和颜悦色地对叶修道:“虽未见过,但我宫中有卷文详细记载,若是叶先生当真获得此草,不知可否取出给我们当场作个比对?”

“唉,红脸白脸的戏码也不用演了!”叶修摆手,“你们如果熟知冥霜草那就好办,冥霜草在南方不易久置只能晒干研磨制成丹丸封存,形早没了恐怕也没什么好比对的,我这要是能凭空拿出来根草,那必然不是真品啦。”

两位长老闻言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左长老张扬的怒气立刻收敛起来。

“那么,叶先生的意思是……”

“贵宫那书上如记录详细,肯定不会不提幽焱花。”叶修知道他们是揣着明白当糊涂,也实在不想浪费唇舌打太极,说罢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烫有金丝纹样的木盒。

右长老浑身一震,“雷霆门的隔空匣?”

此匣看似普通却内有玄机,外层红木里镶玄铁,能存生鲜之物而不腐。

叶修笑而不语,慢慢将手中小盒朝着他们打开。

里面静静躺着半个巴掌大小的花骨朵,初见花瓣赤红如炎,看着看着红色益深若紫,最后竟生生紫极成黑,不消半刻那鲜花便光泽不再,沉沉如死。

叶修捏着盒子扬手一洒,空中顿时飘起一缕花灰,随着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缓缓在众人面前散去。

见两位长老看得眼睛发直,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话也就好说开了,“冥霜丹已被我放置在安全的地方,此次前来,正是有意与贵宫谈一笔买卖,事成之后,各取所需。”

两位长老急忙收敛惊诧,垂眼沉思。

 

“要什么?”

此时,一直隐在帘后未发一语的宫主忽然开口了。

那声音低沉威严,比起左长老的外显更是慑人于无形,但叶修一听想到的却是这事有门,高兴之余立刻不假思索地抬头朗声道:“六道轮回令。”

此言一出,左右长老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像见了鬼似的瞪着大殿中央的布衣青年。


评论(2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