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逐 龙 02(AU江湖)

喔厚厚厚我竟然又更了(滚),好消息是大家上回基本都猜到影使是小周周啦,不要把注意力过多放在宫主上嘛接下来没他啥事儿(口胡),坏消息是明天要回校准备答辩的事情肯定不能更了,组队第一个副本去哪儿刷呢?



===============================


六道轮回令是轮回宫主的至高信物,见令如见宫主,即使是死命,天下间的轮回宫宫众也莫敢不从。

轮回宫在多数江湖人眼里只是常年隔绝于山岭间的出世门派,这门派究竟实力如何,宫众多少,非但外人无从得知,就连如佟林这样已有一定权威却只负责打理内务的宫人都不一定会全部了解。

事实上,轮回宫下属确实广布中原各地,并会定期向宫内传递着武林中的消息,这些宫人平素似与普通人无异,或是耕田种地、或是做工行商、或在当地府衙有个小小职位,走在街上全都再寻常不过,却往往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轮回宫并不限制宫人的去向,这些人或他们的父辈要么曾在走投无路之际被轮回宫收容,要么就是受过轮回宫各任宫主的恩惠,如今愿意做回平凡人,却还惦念着过往恩情。

深居山中却不能不知天下之事,这是在动荡武林中安身立命的根本,轮回宫不愿和旁人结盟,却一点也不糊涂。可即便是自保之道,若是被宗正盟所知,原本这个在他们眼中行事诡秘的门派就更是坐实暗中图谋的罪名了。

哪怕穿云宫主有保国退敌之名,恐怕也敌不过江湖流言众口铄金。

六道轮回令是轮回宫创派先祖传下的圣物,轻易不可外显,穿云宫主继位至今还从未使用过,叶修既然知道这样东西的存在,对此自然也是了解一二的,这块令牌绝不可能交给一个外人。

右长老脸色阴晴不定,左长老则面部绷紧,沉默半晌,似乎是被叶修的狮子大开口彻底打乱了步调,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怎么会知道我轮回宫机密,是听佟林所说?”

打破沉默的又是座上的宫主。

叶修微微蹙眉,这句话和刚才那三个字的音色乍听之下毫无差别,但调子上却有些说不出的来去,第一次说话时那个声音的低沉浑厚很显然是动用真气催压,虽对人有震慑之感,但反而令他猜测穿云宫主的年纪可能比听上去年轻一些,而这次的声音却很是自然,听上去丝毫未加修饰。

“宫主不要误会,我得知六道轮回令的渠道和佟兄没有半点关系,只是事无滴水不漏,有人知道也并不奇怪。”

右长老重整精神道:“叶先生见多识广,应该知道六道轮回令是我宫至高信物,见令如见宫主,若是给了你,你岂非能随意号令我轮回宫人了?这也未免过于强人所难。”

叶修双手一摊,“不是要,而是借。”

“有何不同?”左长老冷哼。

“当然不同,有借自有还,再说我拿这令也是为了去取冥霜丹时能一路顺畅。”

“此话怎讲?”

叶修笑了笑,“实不相瞒,我前些日子意外结下了一帮仇家,身无长物又不善武功,实在过不了关,冥霜丹所在偏远,没有轮回宫协助还真是难以取到。”

“这好办,你把冥霜丹所在告诉我们,我们派人去取就好,事成之后保证不会亏待了你!”

“当然不好。”叶修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我又不是特地来给你们送药的。”

“猖狂!”左长老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面色之狰狞仿佛随时要扑上来掐死这个莫名其妙的后生小子。

叶修对他的怒火充耳不闻,直接望向了另一边还在犹豫的右长老。

右长老确实并非完全不动心,冥霜草制成的丹药对轮回宫极为重要,那么多年都求而不得的东西,而今机会就摆在眼前,谁又会当真不为所动?可六道轮回令要真是因此就给了对方,这事传出去岂不是变成全江湖的笑柄?

眼前这个青年,虽江湖上根本不见其名号,且自始至终都未催动内力、探不出武功深浅,但光是那朵只与冥霜草相伴而生的幽焱花就能证明他手上确实有冥霜草消息不假,这一派从容面不改色地来到轮回宫跟他们大谈价码的风度,绝非善类。

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这……”

“恕,无法答应。”

那种极不自然的感觉又回来了,叶修抬头朝宫主所在那处看了看,瞧见的却是纱帘之后一个模糊的影子。

不想见客便不见,自家地盘又何必如此遮遮掩掩?他不禁在心中小嘲,又想到魏琛的打趣,“别想了,那穿云宫主整天戴个面具不肯见人肯定是因为生得相貌丑陋,有多丑呢,那肯定是要吓着人的程度啦!所以你这家伙还是别坏心眼地去戳穿人家的伤心事,小心恶有恶报。”

他是对穿云宫主的长相一点不感兴趣,可这样难道不是明摆着让人探究?

此时站在两边的长老们呢,宫主亲口挫了对方的嚣张气焰让左长老看上去十分高兴,右长老倒是还算冷静,但也不像是要出言劝解的样子。

“好,宫主也是有决断之人。”叶修心思转动,干干脆脆就是一拱手,“既然如此,叶某告辞。”

眼看他转身就大步走往门口走去,右长老是彻底憋不住了,正欲出声阻人,肩上却忽的被按了一下,他立刻转过脸去,正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幽眸。

“不用。”

这声送气入耳,仅他一人能听见,正是出自轮回宫宫主。

 

 

叶修走出主殿不觉抿唇一笑,看来自己倒是低估了对方。

四下不见佟林身影,既然告了辞,他也只能自个儿下山去,一路也畅通无阻。

买卖没谈成,叶修倒也一点不失落,兀自信步走上山下市集,叼着烟杆边走边看,好兴致地逛了快半个时辰才在一个不起眼的面摊前停下脚步,伸手摸了一把早就瘪掉的肚皮,“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堂堂轮回宫却连顿饭都吝啬于我。”

“哈哈哈,既然如此,这顿就让在下请叶兄弟可好?”

身后传来的声音毫不陌生,叶修懒得回头,只抬头看了一眼木桩上挂着的手写招牌,顺杆爬道:“堂堂轮回宫宫主座旁长老,竟然小气到请客就请路边一碗面呐。”

左长老被他说得老脸一红,但身为一块老姜,他是不会为了面子掏钱请人吃山珍海味的,心态转眼便放平,大大方方地直接过去找了个空桌坐下,还朝着叶修友善地招了招手,哪还有半点方才殿上的莽撞和敌意。

叶修重重叹了口气,状似勉为其难地在他对面坐下,在桌延上敲了敲烟杆。这左长老前后判若两人,明明姿态转得生硬却毫无愧色,实在令人惊叹。叶修一向觉得能把脸面直接丢地上踩的必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这位也不愧是在轮回宫地位仅次于首尊宫主的长老。

“叶兄弟,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的要求,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左长老客气地帮他倒上茶水,说话倒是依旧单刀直入。

叶修承情地捏起茶杯,“如果我说,早料到你会来,如何?”

左长老哈哈一笑,“叶兄弟是聪明人,我轮回宫是诚心求药,但宫主威仪亦不可失,你毫不掩盖来意,坦坦荡荡令人佩服,但出手就是幽焱花,张口又是六道轮回令,未免锋芒太过,轮回宫上上下下人数众多,就是我也不能保证其中没有别家耳目,若宫主毫不犹豫便答应下来,改日传出去被人做起文章,怕是对你也没有好处啊。”

“这些,”叶修抿了口茶水,“我也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你莫不是故意给我们下套?”

“呵呵长老你真是说笑了。”

左长老伸手拨弄了两下自己的茶杯,神情甚为无奈,“我来找你,并非是宫主授意,也未来得及与右长老达成共识,只是出于自己这脾性,实在按捺不住。”

他说得真诚,叶修却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冥霜之事,宫主和右长老断也不可能就此翻过,但与他们不同的是,我实在不喜夜长梦多,这事不趁早解决,我是吃不下睡不着啊。”

叶修状似心不在焉,眼角余光却始终锁在左长老的神情上,这人生得面容粗犷,多数表现也给人以不善谋划之感,但这番话说得动情在理,字字都在让人放松防备,就连叶修也不得不暗道一声佩服。

“六道轮回令我也不是不能拿到,但你要知道,这令牌毕竟是死的,规矩也是人定的,只要宫主一句话圣物转眼就是一块废铁,你拿着又有何用?”

“左长老这话也是不假,不过冥霜草不易得,我为此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这粒冥霜丹的价值如何你我都清楚,此番上轮回宫也确有所求……”

见他露出为难之色,左长老立刻便道:“这样吧,叶兄弟你看,江湖上谁没有些难言之隐,若有需要,我可派出麾下武艺最出众的影使随行护你周全,再加上亲笔书信一封,全以我个人名义,虽不如宫主亲令权威,但这轮回宫的下属,多少也是卖我些面子的,只要你的要求不算过分,他们自会尽力帮忙。”

叶修眉头轻蹙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看着是百般纠结,但事实上左长老提出的这些却是与他本意相去不远了。

“我若说不,今日是否难以出城?”

左长老不答反问:“如果我们这笔买卖做不成,叶兄弟你一番辛苦,岂不付诸流水?”

“那么,也实在无法不答应了啊。”

“好!”左长老闻言大喜,立刻兴奋地一拍桌子,“叶兄弟果然是明白人,你我这就算是谈拢了!”

“左长老一心为门派着想,率直仁义,在下敬佩。”得了好处总要表示表示,叶修也放下烟杆朝他抱了抱拳。

事情已成,左长老当下便双掌相对一击,片刻之间,一抹黑影从天而降。

此人轻功之高,叶修刚才已在八重涧见识过,此时也没有过多震惊。

“这就是我说的那位影使,此次就由他与叶兄弟你同行。”左长老脸上笑意未褪,伸手似是想拍一拍影使的肩膀,却不知为何又在半路刹住,硬是给收了回去,“我这就给你写信!”

叶修含笑望着这位只露半边冷冰冰脸孔的黑衣影使,看来这轮回宫,果然不缺高手。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