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逐 龙 03(AU江湖)

晚上出去吃饭了,紧赶慢赶地码完还没校对过,抱歉明天再说吧_(:3」∠)_


====================================

之二 旧案





从左长老那里得到了亲笔信和大笔银票盘缠,又顺带借到了个沉默寡言却武艺高强的影使当护卫同行,叶修也不含糊,吃完面就去市集另一头买了两匹快马,出城扬鞭疾走,一路往南。

影使名为周泽楷,虽然是个闷葫芦,但叶修只不过打个趣说戴面具太过招摇,他就当场在左长老仿佛带着点沉痛的目光中把那遮住半边面容的铁制面具摘了下来,可见人还是相当老实的。

至于长得如何,后来面摊老板娘又白送了他们两个小菜,可见一斑。

 

第二日傍晚两人就到了杭州,叶修在城外下马,熟门熟路地带着周泽楷穿城而过,这时正是晚市初开,城中集市上也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牵着马行走不易,叶修不得不时时注意着身后的状况,免得俊俏影使一不小心深陷人堆被趁乱劫走那就实在是他的罪过了。

就这样慢吞吞走到城东,天色已经暗得彻底。

说也奇怪,这条街前面还是沿门挂满灯笼的敞亮商铺,随便往里瞧一眼都是人影绰绰,哪知堪堪转过墙角,后面却是条黑灯瞎火的小巷道,屋檐低得能撞着脑袋。

叶修停下脚步,示意身后的年轻人把马拴在巷口长满霉斑的木桩上,微微躬身钻进了这条暗巷。

他的目的地是一家门口挂着块上书“烟酒茶”三字招牌、又暗又静、完全不似正在经营的小破店。

“周影使,你饿吗?”他右手随意地一扣腰带,懒洋洋地道。

周泽楷的脸隐没在黑暗中,与一身黑衣更难分辨。

叶修也不在意,从怀里抽出烟杆倒过来往几乎要被蛀穿的门板上敲了敲。

“谁啊!”

门内立刻传来了一声口气极差的大吼。

叶修不理他,又敲了两下。

门被从里拉开,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嘎声。

周泽楷下意识地朝前两步,昏黄的烛光从门内泄出了一点,也让他看得更为清楚。

开门的人体格魁梧,一身粗布蓝衫,头发蓬乱胡子拉碴,还带着浓重酒气。

“别来无恙啊,老魏。”叶修朝着对方勾了勾嘴角。

“你这混账总算还知道回来!”被唤作老魏的人横眉竖目,不知道的还以为叶修欠了他多少钱,比如周影使。

 

长剑出鞘三寸,无声无息地横在二人之间,轻悄而决然。

魏琛被生生惊了一跳,一下便被逼退半步。

叶修嘴角的弧度更大,面上却是劝解,“周影使误会了,这位虽然长相有些让人不忍卒睹,但确确实实是自己人。”

“你他妈……”魏琛忍不住磨牙,但一瞧站在叶修身边那个陌生青年的冷峻侧脸,他还是决定闭嘴做个识时务的俊杰。

 

越过只在墙根小桌上点了一支蜡烛的外间,周泽楷才发现这不起眼的平房竟是一个屋中屋,外面看似小门小户,内里却是好几间打通成一体,中央还有通向地窖的楼梯。

这烟酒茶是间地地道道的暗场赌坊。

因为是背着官府经营,这样的赌坊对地方上层的利益联系影响颇大,被需要花上大笔钱财上下打点的正规赌坊以及府衙中的利益相关者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私设暗坊若是被官府拿住证据可是要判罪收押的危险行当。

但人为财死,冒险又如何?

况且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生来便不知安分守己为何物。

魏琛就是其中之一。

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赌坊是底层人过过手瘾的好去处,没有那些道貌岸然自称本分的赌桌管事,老板只管按桌上赌资的一分收钱,别的概不过问。出千也好运道也好,输也好赢也好,生也好死也好,总没人会来多管闲事。

魏琛开这赌坊,纯粹只为享乐。

自己乐也是乐,看别人乐也是乐。

人生如何,就看这痛快不痛快。

 

赌坊中人仿佛个个都是天生的大嗓门,揭个牌都要喝得声响震天,更有人干脆脱了上衣一脚踩在条凳上,抡着拳头等庄家开大小,见押错了骂骂咧咧,却也不会真的动手。

叶修跟着魏琛走过两张桌子,前面的人却忽然停下来示意他朝后看看。

叶修回头一瞧,只见方才还气势凶悍的周影使正站在门口发怔,一脸懵懂局促。料想这样的人平生必定是与这种场合绝缘,叶修只好对魏琛说:“先弄点吃的来,别饿着人家。”

“你上哪儿骗来这么个愣小子!”魏琛显然还记着方才被威吓之事,说话也没好气。

“江湖前辈的气量呢老魏。”叶修嘲哪不知道他的心思,忍不住开口嘲弄两句,“人家不过是生得比你俊武功也比你好,不用嫉妒成这样吧?”

“老夫才不和无礼小辈一般见识。”魏琛满脸不屑,却也挥手叫了个手下过来,“带那位少侠去隔壁吃晚饭!”

意识到自己是话题中心的人立刻走了上来,目光直落在叶修身上。

“地方简陋,周影使还请多包涵。”叶修朝他淡淡一笑。

“有事?”剑眉轻蹙。

这只有两字的问题,已经差不多习惯对方寡言的叶修仍旧考虑了一阵,介于对方的身份和任务,他还是决定尽量把话讲得简单些,“不是什么大事。”

他原意是眼下没什么状况不用周泽楷再贴身随行,后者也不知听懂了没有,想了一会儿却道:“一起。”

叶修瞧他神色正经也不像是在寻开心的样子,顿时便有些哭笑不得,方才魏琛见到他时禁不住地眉毛上挑,满脸得意姿态,看来离开前商计那事必是有些眉目。虽然也不是不能当着周泽楷的面说,但他是兴趣正浓顾不上吃饭,怠慢了这个日后要为他们出大力的人倒是真有点过意不去。

“旅途劳顿,怎好意思再耽搁你吃饭呢?”

魏琛听着只觉一阵酸意涌动,习惯了只会盘算着如何吃人不吐骨头的叶修,看他对什么人刻意讨好婉言礼待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仿佛这人现在说一句好话,将来就要人家千倍万倍地奉还回来。

惹上这么个魔星,这个什么影使还真是命途堪忧。

 

于当事人,周泽楷的脸色却未被叶修的客气松动半分,抬脚就走到与他并肩的位置,头也不回地道:“无所谓。”

魏琛唯恐天下不乱地朝着叶修挤眉弄眼,被后者完全忽略后又凑上去咬耳朵,“看吧,这世上不吃你这套的人多得是。”

旁边的视线一扫过来,他立刻往前蹿出老远,也不知那身形怎就能和灵巧搭上了边。

“人家都发话了,你就赶紧看完,好结伴一同该吃吃该睡睡呗!”

他故意扭过身说话,语气又是极尽暧昧欠抽之能事,后半句还拔高音调乱嚎一通,愣是让原本喧闹的场子一下子鸦雀无声。

众人牌也不翻了筛子也不看了,视线齐刷刷地在三人之间逡巡。

叶修处于注目之中尴尬地老脸一红……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就连初出江湖阅历(脸皮)同他远不能比的周影使也是一派安之若素。

“咳,正事要紧。”下不来台的魏琛干脆地无视了周身的状况,自顾自就往地窖去了。

叶修很是坦然,首先周泽楷的坚持在他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影使是轮回宫宫主与长老的亲信,轮回宫创派几十年也不可能对用人毫不注重,左长老命他这一路护航或也同时交代了要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既然周影使愿意尽忠职守,他也总不好再坚持什么。

 

这地窖其实已经不能称为地窖,而是一个地顶四周都特别加固过的地下石室,角落还有一个不知通向哪里的密道入口,以备不时之需。

这间石室倒没摆牌桌,而是一个打黑拳的大赌台。

这时大约一场刚闭,剩下的赌徒和看客已然不多,脸上也往往带着激奋过后的一丝索然,唯有一名散发的青年坐在擂台那处,低头似是休憩。

没用魏琛提点,叶修很快朝一个背倚着墙的少年走了过去,说是少年也不算恰当,此人面容清秀肤色白皙,虽是男子打扮,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分辨得出,这其实是位如假包换的姑娘。

“小唐是胜是负?”

唐柔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似有一丝不甘转瞬即逝。

“三胜一负。”魏琛在后头替她回答,“小唐轻敌,昨天的最后一局输了。”

“喔?”叶修望着唐柔,神情倒是不咸不淡,“当真是因为轻敌?”

唐柔脸上的不甘更是浓重,好一会儿才道:“他是个极难缠的对手。”

叶修点了点头,这姑娘性本性固执好强,但也坦率得令人欣赏,“今天都打完了?”

魏琛回答:“还剩一场。”

“也好。”叶修心中拿定主意便转头望向身后的周泽楷,“周影使,不知可否帮个小忙?”

“……”

沉默的意思可有多种,但叶修却直接将此解读成了默认,老神在在地解释起了这个小忙该如何来帮:“不用兵器和内力,上台去与那人拳脚切磋一场。”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