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逐龙 10(AU江湖)

“叶秋你胡说的吧,魏老大都消失那么多年了怎么会那么巧给你碰到!再怎么说他重出江湖也该先回蓝雨才是!”黄少天立刻不满地朝着他哇哇叫。
“不信你问小周啊。”叶修笑得轻巧。
“嗯。”
周泽楷点头作证,黄少天却只当他们唱双簧唬人,哪肯相信,嗤之以鼻,“你就吹吧。”
“吹不吹很快你们就会知道。”叶修耸肩,“我和老魏什么交情,想当年你还是个小屁孩……”
“滚!你才比我大几岁就好意思说当年。”黄少天白他。
“话可不是这么说……”
喻文州不想黄少天又被他兜进去没完没了,适时插道:“前辈和周公子远到而来,旅途劳顿,这里总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不如今天就在我们那里住下,也好叙旧。”
原以为那个一向致力于占便宜的人会一口答应,没想到叶修却摆手拒绝,“好意心领了,不过我们已经付了客栈的房钱,浪费可耻啊你说是不是,今晚还是不上你们那儿了,明早再去。”接着又朝黄少天补刀,“少天你可千万别等不及,师伯明日就来看你。”说罢拉着周泽楷转身就走,连道别的话都没说。
被撂下的黄大侠气得跺脚,差点没当场把剑拔出来砍他,让喻文州劝了好久才总算肯把这页翻过去,当然,帐还是得记下,以后一笔笔讨回来!


叶修一口气走出老远,被他拉着的周泽楷毫不意外地没有吭声,琢磨着距离也差不多,叶修放开手,脚步也慢下来。
这会儿夜已是深了,之前挤热闹的人散得差不多,只剩零星还在岸边流连,沿街的灯笼也有不少被风吹灭了的,摇摆着颇为可怜。
人多的时候只觉热火朝天,现在就他们两个走在街上,凉风飕飕,叶修不自觉地把手拢进袖子,脖子也不住往里缩。
周泽楷注意到他的动作,心底奇怪又不好问,只得不着痕迹地靠他近些,常年修习内功到一定程度的人,真气运行体内循环不息就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周遭的环境温度其实起不到太大影响,而叶修这个样子,当真是像丝毫内力也无。
若是真的没有内力,那对真正浸淫江湖的人来说简直就和没有武功差不离了,他怎么会敢只身上龙顶山谈条件,还有大老远跑来蓝雨剑派,又是为了什么?
周泽楷虽然不常出走江湖,但也不至于真的两耳不闻天下事,宗正盟各大派虽然名义上是同气连枝,但实际上总要以各自门派利益为先,武试上的明争暗斗暂且不论,平日里也不见得能心无芥蒂地相处。更何况叶秋现在“叛派卖国”,乃全武林公敌,蓝雨剑派的掌门怎会若无其事地招待他?
这事情一桩一件,全叫人想不通。
他安静地跟在叶修身后,脑子里却乱得很。
这些年他一直在找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他要把握人生快乐之事不要到头来亏待自己,他一直记着。
前武林第一人在落雁冈被嘉世山庄新秀孙翔击败坠崖的消息传扬开来的时候他差点就以为自己真的再没机会见到对方,可没过几日事情又峰回路转,叶修突然在轮回宫出现,这照面打得令人猝不及防。
叶修变成叶秋,他花了许多时日才敢确定他的身份,而叶秋又变回叶修,只需要看一眼就明白。
几年过去,这个人一点也没变,尤其是眼神。
只需看那眼神,他就知道嘉世山庄放出的消息是假的。
世人都说叶秋对那些指控全无辩驳必然是因为做贼心虚,可他们都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当事人对此根本不曾在乎,懒得计较。
叶修那时候就是随性之人,不在乎的东西根本不放眼里。他可能已经忘了当年那件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事,忘了有这么个人,但自己却还记得很清楚。
这一次,或许周泽楷这个名字的主人对于叶修来说,不会再只是个过客。


***
回到客栈,叶修问小二要了壶茶,自己端上楼喝,也没要准备洗漱休息的意思。
周泽楷把剑从腰上解下放到桌上,在对面坐下来,耐心地等他先开口。
“不累?”润了润干到快冒烟的嗓子,叶修终于满足地舍得说话。
“有事。”周泽楷望着他明显带笑的眸子指出事实。
心思被说破,叶修也不忸怩,“看来我是越来越瞒不住你什么事儿啦。”
不知这是出自真心还是有意挪揄,自认论个中道行和对方是没法比,周泽楷只得陪了个笑脸,并不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叶修喝茶喝了半个时辰,喝得杯冷茶凉,才终于放下杯子拍了拍手,“差不多了,走?”
周泽楷双眸一亮,点头应允,“走。”


或许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像叶修这样想不开,堂堂地拒绝了喻掌门的邀请,又转而翻人家的墙,做个梁上君子。
当然也少有人会如周泽楷这般,二话不说便肯舍命陪君子。
“要是被抓着,可能真要写信给老魏来救了。”
幸好今天是中秋,否则按蓝雨通常的巡守来说,半夜不请自来地爬上房顶上还能开口来上这么一句无关紧要废话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几乎为无。
周泽楷仔细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也没指出就算被发现他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的那个。
他们现下所在正是蓝雨剑派藏剑阁正上方,叶修目标明确,用意不言自明。
“要什么?”
“你听过蓝雨的三样宝物吗?”叶修不答反问。
周泽楷沉默片刻,“夜雨,流影,锁神。”
“对。”叶修点头。
这三样东西,夜雨和流影分别是蓝雨剑派第一高手黄少天及少年新秀卢瀚文的配剑,乃是名冠天下的好剑,而锁神则是一张网。
确切的说是一旦被其攫取,武功再高也无力挣脱的网。
这网是蓝雨剑派现任掌门喻文州曾经从不离身的东西,直到他接任掌门之位,亲手将之毁掉为止。
身为一大派掌门,喻文州却没有半点武功,他带着毒伤出世,大穴封塞,经脉不畅,无法修习任何一种内功心法,甚至连基本的身法招式都很勉强。
前任掌门魏琛,就是因此断定喻文州不可能会成为蓝雨的中流砥柱,可难料的是,喻文州竟然凭着言语指点,让一个资质平平的小辈击败了他。
当年喻文州制作锁神,大抵是为自保,网面百年金刚木木茎所制,哪怕用刀剑也难以斩断。
神亦可锁,是为其意。
喻文州接任当日,黄少天立剑起誓,有生之年皆会为他这掌门执剑。
“于是文州就说什么既然有了少天这句话自己也就再无后顾之忧,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就把锁神扔进了火盆。”叶修正经地讲着当年的八卦,末了还毫无道理地抱怨:“其实大可以不用浪费,拿出来给大家开开眼界啊。”
周泽楷不置可否,这些旧事他也听过,只是外界传言终归不如亲身经历的叶修讲的靠谱,当然最后一句纯属痴人说梦。
不过锁神已付之一炬,但看叶修的意思,恐怕其中还留有内情,此次某人明摆着就是奔着它而来。

藏剑阁,并非一定要藏剑。
有时候,它可以藏一个秘密。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