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霜火千机笑穿云,一念轮回一念君

【周叶】失语症 01(AU/意味不明)

失语症



周泽楷 X 叶修(阿Jo x 叶秋)

表世界是在一部电影中合作的偶像转型演员&影坛传说,里世界为沉浮于黑帮恩怨的地下情人





「叶秋是个难对付的家伙。所有同他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
倒不是说他凶狠难缠。作为耀城东片区最大黑帮嘉世的掌舵人,这人光从外表上看一点都不符合这个身份应展现的气质——酷炫狂霸拽,半样都无。
他总是穿最普通的便宜衫,踢踏双被晒得褪色的拖鞋,嘴里叼根烟——还是最蹩脚那种——神情恹恹地穿过自己地盘的街道,不起眼到比不上个随处可见的小马仔,人家至少比他潮。
但脑子清楚的人不会仅靠外表就下定论,胆子肥得觉着自己能干过叶秋。
一方面就没人能在口舌之争中讲得过他,另一方面你看到是这样没精打采的一个人,谁知道一转身会随便知会手下把你折腾成什么样子。
以嘉世的势力,叶秋光是跺跺脚就能让半个耀城翻个个,一点不夸张。
他要是没干劲,那么全耀城的黑道帮会就和过家家没两样。
可没人会这么想。
在整座城市治安全面失控、警察如过街老鼠的今天,谁敢当街和混黑的人叫板,那就是自寻死路。
而得罪叶秋,那就是嫌死的不够快……」

合上面前的那本黑皮册子,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朝偌大休息室的另一头望过去。
房间里的另外一人支着下巴半垂眉眼,并没注意他。
房间是近乎与世隔绝的静室,空旷又沉寂,唯一的气窗也开得格外高,从微启的细缝漏进来的光线正投射在那人右边脸上近下颚线的位置,时间仿佛冻结在那道光刃即将切入皮肤的前一刻,危险而迷离。
周泽楷在这样的画面中放纵了自己的思绪,当然,这在他看来有着充分的理由。
那是叶秋的扮演者,九年前以十八岁的年纪斩获国内顶级电影奖影帝桂冠,并在那之后连续蝉联,被业内人士称为不可反驳的影界传奇,可惜这个传奇之后就少有佳作问世,更已经息影两年,此次复出得像是平地一声雷。
这部戏是两人的的首次合作。
周泽楷是科班出身,但出道却是作为平面模特,还是在大街上偶然被编辑相中那么曲折的方式,而后随着人气窜升,公司给他走的又是速食爱豆路线,两年的时间里发专辑出写真拍偶像剧,偶像该做的都做了,卖颜为主卖肉为辅,加上本身自律从不沾染是非,实在没理由不红。
火候到了,这人也不再闷不作声地受摆布,公司高层毕竟不是鼠目寸光之辈,立刻帮衬着争取角色,从这几年开始小有热度的舞台剧开始,慢慢经营着演技话题,不到一年,眼下这部电影开始运作,试镜机会开向了演艺圈所有相貌佳的适龄男演员,阿Jo这个角色虽然严格意义上算是二番,但大导演操刀,金牌编剧加持,再配的配角都是香馍馍,何况对外宣传还是讲双Top之一。
周泽楷在试镜之前其实是被划进重在参与那一拨的,可偏偏杀出重围的就是每每都是黑马,直接惊掉了一众嚷着花瓶的黑子的下巴。
演艺圈总不能放过爆点,偶像演员与旧日辉煌的直接碰撞,必然火花四溅,啪啪啪啪。
人们未见其面先闻其火药味,胃口被吊个十足,也让这部戏在正式开拍前便赚够了话题。
但好炒开不代表好收场。
或许换句话说,期待越大,压力越大。
事实上,登顶不易翻越更难,正如叶修在拿到第三座影帝奖杯后至今再无突破性角色这点被黑了又黑一样,等着看周泽楷从神坛跌落的也是大有人在。
接这个剧本,他们都是上了赌桌,一掷千金。


「“你回来了。”
男人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烟,看似满不在乎,眼睛却很亮。
青年点了点头,表情隐隐约约还是在笑了,男人却接着说:“回来干什么?”
那漫不经心的口气让青年皱了皱眉,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正色地作出了回答:“回来告诉你,你替我做的决定并不是我想要的。”
“喔。”男人点头,随手抖掉烟灰,“所以,大老远的跑回来就是为了向我示威?”
青年没有接话,迳自离开房间,肩膀在转身的瞬间舒展,就像蓄势待发的鹰隼。
他现下目标已定,踌躇满志心无旁骛,事实如何只等结果让对方瞧。
不过,当然,也正因如此,他半点没有注意到男人追逐自己背影的目光。
那目光在他记忆里从来都锐利坚硬,不动如山,可此刻其中细微的闪动,正如锋刃上骤然崩起的裂纹。」


那人好像察觉到了他的注视。
两双目光交汇,没有任何前后辈的礼节性客套,直来直往。
周泽楷私下本就是不多言的个性,这时的沉默还不算反常,但叶修这种平日里被众人吐槽接地气过头的人竟然也同时玩起深沉,不愠不火地冷淡,两人周遭的气氛就一下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起来。
半月前他们同时受邀到编剧家里喝茶,也算是正式介绍给彼此认识,叶修出演这件事之前一直没透出风来,当年他宣布息影后一下子就消失地干干净净,这回复出想也肯定是要惹大话题的,更何况一出手就是大制作特留席位,可不是要炸天的节奏。
但周泽楷见到他也没太紧张的样子,甚至连在后辈面前装个逼都省了,同业界称神的编剧勾肩搭背、耍嘴皮子连个正型也没,半点不似筹谋大事。
他进去的时候还没太注意,反倒是叶修一眼就认出来的是谁,站起来打招呼,背着光笑眯了眼。

周泽楷心里流转过几种猜测,也仔细地回忆了下自己这几天是否有可能得罪这人,最后答案定格在那本和手上的一模一样的册子上。
是了,有了这个选项好像别的任何解释都不再算得上什么。

他当下面对的并不是叶修,而是叶秋。
认识到这种情况,周泽楷一下子便坦然起来。


「叶秋对这个人的爱恨连他自己都无法掌控,他根本没想过自己如何会沉溺于某个人,更何况,在各种微妙的变化产生之前,对方无论如何都只能算是普通。
至少,不能说特别。
他们认识的时候青年还不到二十岁,和现在大不相同,脸部的线条还未完全收紧,心思也全写在眼里,浑生就是个不知世事没啥用的小屁孩。
叶秋不觉得自己是满怀同情心的类型,那种情绪太容易削弱和磨损一个人的心性,更何况他自己也不是处于什么好境况,周身危机四伏。
事情的起源本身就令人匪夷所思。
但他还是做了不符合常理的决定,以此开始了与对方的孽缘。
想起来都觉得不堪回首。

“我说,你觉得自己干这行合适吗?”
这时他刚拿手下几乎每周都要发生的地盘纷争为由头交代人特地把新加入帮会的阿Jo收拾了一顿,后者堪比少女偶像的俊脸被揍得几片乌青,头发乱糟糟,一边眼睛肿得吓人。
模样是狼狈不堪,但神情仍顽固,在他看来还真有种不受教的混蛋气息。
前些天没讲出口的话便脱口而出,“你说是你傻还是我傻,送你出去那比钱用来做什么不好。”
阿Jo没搭腔,他的嘴正忙着啃大哥的下巴。
他只是想想,我都跟你说过,你不听而已。」

评论(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