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失语症 06(完结)

「“Jo哥,人在里面。”
他从车里出来,守在门外的小弟便迎上来,鞠着躬向他交代。
阿Jo点点头,膝盖绷直,目不斜视,浑身往外散发着无事勿近的森冷寒气。
作为现耀城最大帮会的掌舵人,他最受人质疑的地方可能是过于年轻,年轻这事儿本身无法改变,但人人都觉得阅历影响处事,要打消质疑就务必不能行差踏错。
叶秋的存在是他最大隐患,不仅是出于当下形势而言,还有他心理上尚未越过的的那道坎。
这个弱点太明显,就算瞒过别人,也骗不过自己。
他会为叶秋动摇心志,而叶秋却可以随时为了自己的目的眼都不眨地利用他。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不对等,也从未对等过。
与嘉世这场仗轮回是打赢了,可赢的代价自然不小,两个大帮会孤注一掷斗到你死我活的程度,死的那个暂且不论,活的那个必然也是元气大伤。
在这之中叶秋扮演的是一个极难放到台面上说的角色,他甚至没亲自出场,坑了嘉世,玩了轮回,把耀城弄得天翻地覆,可无论谁是最后胜者都不会承认这点。
阿Jo不是傻子,他从不曾轻视叶秋,至今仍觉得他还有后手,若是如此,他赢不了,轮回恐怕也要跟着垮掉。
他正准备往那幢软禁叶秋的别墅走,被手下拿着的行动电话却忽然急急震动起来。
“Jo哥……”手下举着电话颇为为难地望着他。
伸手接过,在视线触及屏幕显示号码时不禁一怔。
那是叶秋的私人号码,却从来只有他打给别人,打过去则只会听见提示空号的机械音。
他划开通话,将电话放到耳边。
“Surprise?”
“……”
对方并不在意他的沉默,语气亦很轻快,“很高兴活着来见我的人是你。”
他深深吐出胸口积压的空气,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你知我为什么来。”
“知道啊,杀我嘛。”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跑吗?嗯,这个说来话长。”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喔,情势所逼,非生即死的时候哪有什么理由,你懂的。”
“你觉得我会信?”
“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你就在外面了吧,不过我劝你还是让你的手下站远一点,当然你也是。”对方的口气就像在交代一件日常的事情,“你记不记得自己对我说过的那个组织,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回来真的是为了报仇吗?”
“这和你,”他顿了顿,又将自己差点失控的情绪稳回来,“没关系。”
“你说过的,你不想让我死,还有我可以依靠你。”
阿Jo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是。”
“骗人。”对方笑着否定了他,“你是来杀我的。”
话音刚落,别墅之中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破声,阿Jo眼睁睁看着朝向自己这面的窗户被内部袭开的气流掀飞,玻璃和其他碎片撒了一地,耳朵刺痛着窜进各种混乱的蜂鸣,脑海霎时便被黑灰色的烟雾充满。
叶秋的方式,永远最是粗暴而直接。」


四个人讨论完最终部分的剧本从会议室出来,走到拐角正好听到几个工作人员在另一边唠嗑。
“必须是金昙赏啊,那个最佳演员!”
“最佳演员基本可以当传说看了吧,还是实际点拿最佳主配最佳电影最佳剧本什么的就行。”
“那我们岂不是太亏,没女主角的电影剧组要怎么拿影后?”忽然有个人逗趣道。
众人都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望向他。
“说到这个,既然是双男主的话,对小周那可是大大的不利了。”
“不管拿不拿奖都是腥风血雨。”
这点众人倒是一致点头。
“和别人争也就算了,我们这是自个儿相爱相杀啧啧。”
“从剧里杀到剧外,这缘份也是深不可测。”


“……”
“……”
周泽楷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叶修,后者虽然没发表什么意见,脸色倒是自若,反而是原本在工作状态下的喻文州没绷住扑哧笑了出来,“果然缘分不浅。”
不明内里的李编剧立刻附和道:“对啊对啊,叶修我看你就甩了那个圈内对象,考虑小周看看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考虑?”没想到叶修竟斜眼反问,连思考都没有。
李迅立刻摸了摸小心脏,“你你你别吓我。”
“该受惊吓的也不是你吧。”叶修摇了摇头。
“也对。”完全不知被他涮了的李编剧满脸同情地拍了拍身边周泽楷的肩,“Don’t mind!”


「“不对他说你的身份没关系吗?骗人身心也就算了,这么装死跑路太不人道了啊!”副驾驶座上的金发青年没一会儿就忍不住发出声讨,“明明就是他的引导者,居然还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我也是服了你了。”
“耀城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重要目标,叶秋这几年打开局面已经很不容易,毕竟要坐稳这儿第一人的位置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叶秋还没开口,开车的男人倒是为他说话了,“现在向阿Jo坦白为时尚早,就算初步计划已经成功,他也还需要时间磨砺自己,他可是我们大家都看好的新成员。”
“你这么说也就算了,叶秋你跟他不是来真的吗?”青年仍旧不服气地咕哝,仿佛就是想看叶秋为难的样子,“你这是仗着人家喜欢你就无情残酷无理取闹为所欲为啊!”
对于这种一碰上就会上演的无意义拌嘴戏码,司机只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真的,你这次回去就得准备新任务,不会那么快有功夫来见他。”
“到时候再说喽,反正总有机会再见。”叶秋耸了耸肩,样子也不是很有所谓。
“你就不怕他等不了那么久?”金发露出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情,“他比你年轻长得也不错,现在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倒贴的分分钟都要绕地球一圈好吧。”
对于他的挪揄,当事人却拢了拢披在身上的毛毯,心安理得地往后陷进柔软的靠枕。
“怕什么,”叶秋不急不缓地道,唇角的笑意一直渗进了语气里,“爱情这东西的保质期可是很长的。”」


七个月后,这一年的电影大奖金昙赏颁奖典礼如期举行。
指尖隐隐发麻,周泽楷望着手中的奖杯,想着压根没到场的某个人,一时之间也不知泛上心头的是哪种滋味。
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部电影横扫了本届金昙赏的五大重要奖项,成了当年的最大赢家,而他亦作为本作主角之一,直接跳过了最佳新人,拿下了惯例不与其他奖项同授的金昙最佳男主角。
三个月前,电影《第三方法则》上映后立刻掀起了巨大的热潮,周泽楷辗转于各地出席宣传会,“脑残”粉圈了一波又一波,相关话题久居微博热门排行榜,几乎是一夕之间就成了各大媒体竞相争夺的对象。
而本该一同承担宣传工作的叶修,自始至终却只在预告片和海报上露了脸。
每每被问到叶修缺席的原因,剧组其他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打起太极,东拉西扯直到彻底跑偏,而到了语力不够的周泽楷这里,则总是一模一样的回应。
“抱歉。”
一开始也会有记者契而不舍、用尽浑身解数逼他多说两句,有的甚至不惜牺牲形象当恶人用刻薄话激他,奈何这个年轻人就是油盐不进,嘴巴一闭谁也撬不开。
关于这段穷追猛打,有些早和他打过交道的媒体同行们纷纷嗤之以鼻:和修满级的无口斗,傻子才觉得自己能赢。
后来也慢慢没人会那么无聊了。当然,重点是也因此竟谁也没转过弯去关注这两个字的立场。
传闻某国内知名八卦论坛上曾有一个标题名为“为啥周泽楷要替叶修道歉”的帖子,又传闻这个帖子正直的楼主最后是被两人的粉和黑协力推倒……
作为一部基佬戏,两位主演戏外的互动原本也是大把迷妹虎视眈眈的部分,尤其是叶修和周泽楷这两人风格气场南辕北辙,饭群又完全是不同类型,在此之前实在难以捉摸其西皮感,偏偏到了电影里还真是怎么看怎么般配的样子,大家还兴致勃勃地等着假戏真做禁断恋情的八卦呢,现实的骨感却先一步虐身虐心,戏里情真戏外陌路,由于叶修连个官方认证的社交账号都没有,隔空喊话这个可能性都被抹杀了。
或许因为这三个月的缓冲期,本次金昙赏开始前的红毯上众星璀璨却惟独少了某位经年复出又是得奖热门的主演之一的传奇演员却也没让太多人感到惊讶。
在之前公布的最佳男主角候选名单中,叶修并未在列,根据金昙花赏的规定,为了表示对评委会的尊重,无法亲自到场的演员不论是多强势的受赏热门,都会被直接划出最终的入围名单,也就是说,叶修早先已经确定不会出席。
原本把再见叶修的希望全寄托在今天的周泽楷,到此也不得不彻底死心。
得奖是喜事,可得了奖却没有最想要的那个对象分享,这就略有凄凉了。
周泽楷此刻的心情正如在一半火海一半冰川的世界漂泊,万念皆在一线。
就在这时,台上的主持人再度开口了,“请各位千万不要离场,因为接着即将揭晓的是本届金昙赏的最佳演员……”
台下瞬间一片死寂,几秒后忽的便一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抽气和难以置信的惊叹声。
主持人似乎早就预见了这个局面,无比镇定地举起手示意大家安静,“我们都知道,最佳演员这个奖已经悬空将近十年,而这次的得主则是由本届金昙赏评委团全部十一位成员一致认定,没有其他候选人。在这个奖项上毫无争议的情况绝对可以载入金昙史册,但是此刻,我相信在座各位心中肯定已经有了答案。”
席位上已经有人在喊那个人的名字,周泽楷恍惚地往台上看,却被闪烁的灯光迷了眼,酸酸涩涩,模糊了包围着他的声色光影。
“我很荣幸今天能站在这里见证历史,为了将悬念保留到现在,我们金昙奖组委会可谓煞费苦心,当然,大奖得主今天也因此遗憾地失去了走红毯的机会。”
连串的笑声传来,气氛一下子松了不少,好像全场都已经准备好进入最后的狂欢了,却只有周泽楷一个人还不在状况地呆愣着,今晚他的心情大起大落,一时之间思维着实切换不到正常频率。
“如果说最佳男主女角是金昙的影帝和影后,那么最佳演员应该就是影神了吧。”
人们纷纷附和着这个说法,稍微后面的观众们也热烈地挥舞着手里的应援物。
“我们迟来了十年的金昙之神,叶——修!”
那个名字的尾音被拉到无限长,慢慢在他的脑海里漂浮着,以至于之后那人的突然出现,已经致了怎样的获奖感言,周泽楷竟一点也没能记得。
他只记得自己随着人潮离场,又经历了各大媒体的洗礼,好不容易突出重围,走过长长的铺着红毯的通道。
灯光会黯淡,喧嚣也终将平息,起承转合,人生如此。
他握着自己的奖杯,一步步在昏暗的光线中行进。
路途漫漫,而尽头,神衹总会对披荆斩棘的勇者微笑。


云开雨霁,阳光正在一点点从世界外渗透进来。
阿Jo总会再见到自己魂牵梦绕的那个人,而周泽楷的等待更早结束。
缘分,真的妙不可言。


“我回来啦。”


***
叶修身穿专门定制的三件式套装,发型一丝不苟,站在光线最佳的位置,一手握着自己的奖杯,双臂展开,作亲密的迎接姿势。微笑是之前对着镜子练习过的,国民女神苏沐橙表示非常OK,理论上讲这种OK在周泽楷那儿会有至少50%的加成分,这条通道两边都有专人封路,天时地利,如电影画面一般完美而无人打扰的重逢场景,让他不自信周泽楷会感动都难。
然而待他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在原地等到第五分钟,这份自信已经遍布裂痕。
“小周?”
任他脸皮再堪比钛合金此刻也有些尴尬,收起手臂朝自己大半年没见的恋人走了过去。
周泽楷的眼睛是直勾勾盯着他(这点在自己脑补上含情脉脉属性后总算比较让人满意),但表情却毫无变化,仔细看的话,白织灯光线下的那张俊脸还有些许惨白。
叶修想了想,决定看情况再动,“恭喜了,新科影帝。”
周泽楷张了张嘴,叶修猜他是想礼尚往来,但最终没发出声音。
面对一个嘴唇轻颤苍白无助的美男子,一个被自己放在心上的美男子,叶修觉得必须不能不为所动。
“这么久没见,真的不打算说点什么?”
老实说他此刻还是有心虚的,七个月着实不算短了,他一声不响就把人晾着,吸饱水的海绵也早成干了,周泽楷要是心里没一点介意,他可能还应该要怀疑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在乎自己。
周泽楷此时或是憋着有气,或是等得心灰意冷,叶修都有自觉该负责任,他虽善于对付人,但也毕竟不是那么无情残酷,对自家恋人这时的样子还是有心疼这种反应的。
事以至此,当然不能装逼,老老实实把自己的理由和盘托出求原谅为上。
“其实我是离家出走上的大学。”他坦白道,“我那边情况比较复杂,家里说什么也不准我入这行,没办法只能连夜爬窗跑去报道,我家老头子特别固执,后来毕业的时候回去过一次,也没完全谈拢。”
说到这里,周泽楷总算给了点反应,眉头微微蹙了蹙,叶修瞧在眼里,再接再厉,“说实话息影后那几年我虽然偶尔回去,也从没对他们提起跟你的事情,总想着也不知能走多远,毕竟当年能出来其实是因为老头子不愿管,但处对象这事儿就不好说了,就怕闹起来不好收场,还平白无故把你拉下水。”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浓密的睫毛在灯光下晃动了一下,叶修忍不住默念着食色性也朝他笑笑,“知道你试镜成功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要做个决定,结果一看到你,我发现自己竟然入不了戏,你知道那有多麻烦,可捉急了。”为了增加亲昵度,他还故意用上了时下流行的网络说法,腆着老脸对小年轻撒娇,“我必须时刻绷紧,不跟你说任何一句话,这样才能保证随时都可以当叶秋。”
他发现周泽楷的眼睛亮了些,这也代表解释奏效,精神不自觉地放松了不少,“叶秋不会容许一个人在自己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显示存在感,哪怕他承认那是爱情,也是自己得出的一个结论而非真正的放任,他并没有准备好把自己的心交给阿Jo。”
“……也,不成熟。”周泽楷的看法有些难懂,但叶修还是明白了,“对,他们对彼此的爱都不成熟,就算是阿Jo,追逐叶秋更多的也只是出于对自己缺失那部分的弥补。”
周泽楷同意地点点头,可能是在这点上达成共识,原本冷硬的表情忽而回复生动,染上了一点小羞涩,“对象是你,也很难。”
这下叶修也是彻底满意了,又朝他逼近了些,“但你做的不错,拿最佳男主实至名归。”当然是在金昙这个规则的前提下,他在心里补充。
“也,恭喜。”周泽楷后知后觉地说了和他之前同样的话,叶修这个奖更有份量,当然得说点什么。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儿互相恭维吗?”叶修好笑地耸肩,“说正事儿要紧。”
周泽楷一直都很顺着他,这时也不例外,他要说便洗耳恭听。
“这几个月在家里为了让老头子接受我喜欢上个男人的事实也是拼了,别说没有人身自由,好几次腿都差点被打断我告诉你,所以虽然走的时候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是有错,但好歹是为我们的今后谋福利,怎么也是功大于过。”这番话不知怎么就被说的有种小耍赖的意味,偏偏周泽楷是吃这套得不得了,仔细看看比记忆里的七个月前确实单薄了一些的人,立马有些揪心,“没事?”
知道他是真的担心,叶修又哪舍得,赶紧说:“没事没事,毕竟是亲生的,哪能真下死手,放心,都搞定了。”
周泽楷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嗯。”
“所以你也做好心理准备,这几天有空就得上门见家长了。”
周泽楷先是一愣,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谢谢。”
谢谢你为了“我们”所做的努力。
“你我不说这个。”叶修豪气地摆摆手,忽的感觉对方离自己更近了些。
“奖励。”周泽楷低头认真地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无比郑重地双手递到叶修面前。
叶修发誓绝对是因为这丝绒面盒子的形状太过特殊他才会一下子就想到了里面的内容。
琥珀般的眸子在灯光下浅得像是流动的黄金,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可能是因为紧张,周泽楷无意识地抿唇,下颚也紧紧收着,绷出原本就格外精致的线条。
他一手托着盒子,一手慢慢将盖子打开,叶修被他盯得嗓子口有些发热,忙垂眼去看呈现在自己面前的东西,但又在将其纳入视线的一瞬间,忽然觉得此刻自己的心就如同那枚小小指环,被对方小心翼翼地放在掌心,稳稳当当,仿佛连温度都能清晰地感受。
然后他听到对方用轻柔的语气难得地提出要求——

“叶修,别再让我等了。”





======
对了,经历了原本想写个上下两段的短打一不小心出现了中又一不小心不得不编号再一不小心加了号的漫长过程,其实这就是个角色扮演狂叶和表面很被动其实还有些乐此不疲周的故事……扯大了对不起…… 最近粉丝数正在往800去,就目标远大地定在过1000的时候考虑实体化的事吧,不过不要太期待就是了,因为可能也找不到画手大大愿意伸出援手,所以要做也很朴素说不定……(可能不会有人要吧)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