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霜火千机笑穿云,一念轮回一念君

【周叶】迟到生贺(题内详/短篇完结)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贺


对不起小周周我迟到了TT
恶搞没下限预警。
本文真正的标题:诚意出房,光纤覆盖地段,拎包入住,附赠业界成功男士陪床。(泥垢



“……”
身为荣耀职业联赛两届总冠军、在之前一轮的赛事中惜败于决赛却依然势头不减的绝对豪门轮回战队副队长,多次入选官方全明星选手,在各种正式非正式场合担当队内粘合剂、队伍发言人、队长代言,新一代战术大师最高呼声人选,亲和阳光能言善辩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江波涛大大,对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QQ对话框沉默许久,忽然觉得之前二十几年人生中所遭遇的全部恶意加起来亦不如眼前这个小小文字泡的毒性深沉……
拿出全部理智按捺住直接下线遁的想法,轮回最可靠交流平台·江郑重思索,打定主意后迅速点开群列表中另外一个账号,在输入框里键入了措辞适当、不至于被某个推不倒的大BOSS扣上大帽子敲竹杠的回应。
前辈,苏妹子好像被盗号了……
叶修的回复泡很快便吹了过来。
没,放心
这怎么可能放得了心!
江波涛表面上神色如常地稳坐桌前轻移鼠标,内心却无异于正经历一阵千米高空的乱流。
只是还不等他继续细问,对方又来了一句。
她只是手抖发错了人,抱歉啦小江(^ ^)
可能是“那个叶修居然会道歉”的事实太石破天惊,他竟恍惚地智商掉线了一阵才想起这其中也许饱含着某颗阴谋的种子,而这段时间足可以让其顺利落入土壤生根发芽。
等等所以你究竟为什么要道歉,讲清楚啊喂!
江波涛抑制住了对着电脑显示屏尔康手的冲动,再次激活苏沐橙的聊天框,他不知道这小小的下意识举动在不久后将会给自己带来一份前所未有无法想象的三观伤害,如果他知道,肯定当即就会卸载这台机上的QQ并选择强力清扫一了百了,可惜现实中并没有后悔药或时光机,他也没及时补住那个毁掉千里堤的蚁穴。
于是江波涛继续在表象上深沉稳重着凝望苏沐橙的那句话,直到潜意识的危机探测器搜索到后方射来的几乎要把自己后背灼穿的视线,那当然不是X战警队长的镭射光,那是轮回号称无解的队长周泽楷的怒气。

说到周泽楷,没错,他只是本国荣耀职业圈芸芸众奇葩中的一位,还可以说是奇葩得最不显眼的一位,比起韩拳皇的不战而收人钱包,黄剑圣影响比赛规则的话痨,魔术师完爆美图秀秀的大眼,前斗神双手捂不住的下限,直面周枪王的语言障碍真的是算比较温和甜蜜的了,毕竟他至今为止在此特质上的经历简单概括就是“语言模组驱动未正确安装→无法修复→沟通困难→意见无法顺利被对方读取→麻烦→尽可能减少麻烦→没意见&只要微笑就可以了→被认为心地单纯脾气好”这么个勉强算是双赢的过程,再加上看脸世界的三大本质(1.好看即正义2.安静的美男子更正义3.前两句不适用于脑残粉这种生物),周泽楷也是最容易博得路人好感的,联盟の颜,喔不是联盟的脸面这个代表着阳光正面帅的外号绝非浪得虚名,主席都说好,不说话就不说呗,自从轮回有了江波涛,这就更没有所谓了。
其实上面说的都不是重点,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周泽楷此时的怒气其实也不是针对江波涛而去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拉仇恨技术哪家强?
纵使是被外界普遍认定自己也不觉得特别名不副实的周泽楷心友,也对此完全摸不着头脑。
不,肯定是兴欣那位散仙没跑了。

江波涛迅速在脑海里审时度势,决定不管自家队长是不是因为这句话怀疑自己通敌,都先明哲保身再说,“这不是发给我的。”
刚刚暗搓搓里站在他身后画风黑得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的周泽楷回答:“嗯。”


最近在联盟中处位尴尬的兴欣战队正在忙活一件事,当然不是抢野图Boss,这对各大公会而言已经麻木得不是个事儿了,谁敢说这是个事儿些个因此几乎少白头的公会会长们必然分分钟对他翻脸,毕竟这世上有种痛叫求别说。
事实上冠军队今年的目标除了卫冕之外就是在职业圈给自家镇队大佛找个对象,或者说,找到那个对象。
事情的起因当然还是叶修本人,就没什么事不关他的事。
打从苏沐橙和叶秋互加了QQ好友之后,围绕叶修的话题总也转不完了,尤其是经过退役回老家但没结婚又给老头子赶出来为国争光一役之后,随着叶修的职业正式得到家中认可名字荣归族谱,叶秋通过网络通讯工具传达的内容通常还会包括叶家两老对自家大儿子的各种关切和指示,譬如沐橙你漂亮大方温柔体贴知书达礼人见人爱……所以你对叶修是什么想法呀?你们老板娘觉得叶修怎么样有没有发展可能呀?哎那还有个小唐姑娘……呀?
苏沐橙耐心地一一解答,再慷慨地拿出来和战队队友们共同分享,最终理所当然演变成魏琛和方锐对叶修恶意揶揄,叶修呵呵一声道:“目标已有,不劳费心。”
魏琛嗤之以鼻,“有什么有,吹牛不打草稿,荣耀女神不算!”
“还真不是荣耀女神。”叶修抽出根烟,耷拉着眼角回答。
“我们不信,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人类,我们念书少你不要骗我们!”方锐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和魏琛打配合。
“兴趣相投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吧?”叶修抬眼一瞥又垂下去,那根烟在指间穿梭半天也不见他点,对末期老烟枪来说还真是吃错药才可能有的举动。
魏琛和方锐何等人也,重点get,叶修必须是暗恋某个圈内人没跑了,必·须·是·暗恋·没跑了。
“不在暗恋中失败就在暗恋中变态,老叶你这样下去不行的。”
“顾念队友情分,我们决不会对你坐视不理。”
“脱单这种小事一定难不倒你的老大!”
第一个作出行动响应的当然是急人所急的兴欣老板娘陈果,二话不说带着备用钥匙打开了叶修的某个抽屉,扒拉出存着他两回冠军奖金和其他所有分红的银行卡,寻杭州一处环境好交通方便的现成精装房帮他置办了,家具也一股脑儿准备好。
于是这也就是那个群发小广告的由头。
这样看来那小广告看似各种不对,但其实并没有胡说。
谁敢说叶修大大不是业界成功男士,谁敢?
谁·敢?!!!
当然谁都不敢。
可小广告群发还发到男选手那儿是怎么回事,发到刚你死我活过的队伍的男选手那儿又是怎么回事,还除了队长全都发了有木有,连已婚男都收到了有木有!
好不容易如坐针毡地挨到做完今日常规训练的周泽楷起身离开练习室,江波涛抬头一看,发现队友们的位置居然还没有第二个空缺。
“难道你们都……”
“副队你为什么要说都!”杜明哭丧着脸接口。
确实都收到了。江波涛心里得到印证,也理解了周泽楷反常的原因,这么毁三观的东西对小周简直是精神污染,还是油轮泄露级别的。
他怎么能知道他家队长就是因为没收到小广告才反常呢?


周泽楷出门就以撞南墙的气势一路往前走,吹起的队服下摆肃杀而骚气,路过的女员工表示这画面太马不息我的鼻血拜拜哒,然后就见他拉开因为有电梯所以常年不见人的安全通道的门走了进去。
身后的门随着惯性拍上门框,他泰然自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这种时候天真地认为对方没有手机你就out了,其实叶修作为世界邀请赛国家代表队的领队,冯主席可能不给他办个全球通勒令他必须把手机随身携带吗?好吧,冯主席做不到不还有叶家老头子呢么。
不过鉴于叶修被硬塞了手机的第一天电话就被黄少天张佳乐那群无聊人士打爆,所以现在那个被玩坏的工作号正处于停机状态,复机之日遥遥无期……而周泽楷通讯录里的是一个世界上能用一只手数过来的人数晓得的号码,一个据本人说会二十四小时开机百分百可以联系到的号码。
是真是假,且待一试。

事情起因还要追溯到第一届荣耀世界杯赛开赛前的某个黄昏,整个国家队还在首都联盟总部紧急特训,热气蒸腾热血沸腾的夏日,全封闭的环境,有什么悄然破土、萌芽、生长……显然没这么文艺,精英成员们每日都要被各自千奇百怪的方言版英文发音魔音穿耳到噩梦连连倒是真的。
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情形下,叶领队大摇大摆地驾临训练室,面不改色地走到周枪王身边,道:“小周出来下有事聊。”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肯定是技术层面的交流,周泽楷也不例外,不疑有他地摘下耳机推开椅子站起来跟着叶修走了。
二人走出训练室,走进电梯,只见叶修用传说900的手速那么一摁,电梯隆隆地上了天台……
可结果谈的不是工作,而是人生。
一脑袋汗的叶修表示小周你挺不错我挺喜欢你的。
同样一脑袋汗的周泽楷表示……!!!
叶修继续表示你先别急着拒绝虽然我们性别相同但我毕竟是业界传奇国内再无分号过村没店慎重考虑比较好。
后来周泽楷……了半天也没……出结果,两位大神差点被晒化在首都热烈的夕阳之下,最后不得不先交换手机号撤退避暑去,再后世界联赛开打,赛程紧锣密鼓,这儿女私情的事也就搁置下来。
搁置到现在不得了了,兴欣开始给叶修公然招婚了。
关键是招婚竟然还不带他玩,发错,谁信职业选手会点差头像呢。

周泽楷调出叶修的私号打过去,果然没两声就接通了。
“喂?”
声音是叶修的声音没错,周泽楷收拾情绪准备同他一战。
“小周?”
就像起跳准备灌篮结果被人盖了火锅,周泽楷到嘴边的话忽然被无形的墙壁封住,最后全部滑回肚子里。
他也分析不出自己是出了什么问题,但因为叶修带着笑意的对自己的一惯称呼脊背一麻,这绝对有问题。
叶修等不到他开口,只好自力更生,“我以为你把这号码存黑名单了呢。”
“没。”周泽楷老实地否认。
“开玩笑,就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叶修大概把手机放在桌上开着免提,敲击键盘的声音大得惊人。
“训练?”周泽楷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唐突。
“小周啊,”叶修好像猜到他在想什么,笑意更明显了,“我退役了,训练已经不是日常项目了。”
话题进行至此,周泽楷已经不知自己该如何搭腔。
“换句话说,真是无时无刻不忙,喔,你们的三界六道就在我对面呢。”叶修又道。
周泽楷不至于天真地认为自家俱乐部公会会长会跑去和叶修真人PK,所以这对面必然指的是游戏里了。
叶修退役=为祸荣耀网游,这基本就是真理般的定律。
“不方便,先挂?”
“诶诶,别这么认真嘛,好不容易来个电话这才讲几句,不过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周泽楷捏着电话的手不自觉紧了紧,“今天……”
“我猜猜,难道是因为沐橙的消息兴师问罪来了?”
先插科打诨再出其不意地会心一击,这是叶修的惯用计量,而下限处于正常人水平的轮回枪王,认真起来那必定是要输的。
好在周泽楷的胜负欲不涉及这个方面,故也不和他争辩,“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沐橙她们闹着玩呢。”
“不对。”
“不信?那好吧,其实我喜欢你的事被他们发现了,他们觉得没前途所以赶紧着要给我找下家,怕不怕?”
“不。”
“哎哟这么大胆不愧是枪王大大。”
“也不差。”
“必须的,哥才是单挑赢的那个。”
“……下次不会。”
“呵行啊你,明知我退役了还敢说下次,心也不干净啊。”
“上次说的,”周泽楷决定不跟他烦,赶紧把被带偏的话题再拉回来,“还算数吗?”
“说什么了,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太好。”那头密集的的键盘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总给人一种对方很是认真的错觉,周泽楷默默想。
“告白。”
“嗯……”叶修的语气变得饶有意味起来,“算数的话,有奖励?”
这是一场拉锯战,周泽楷这个人的性格虽与傲娇二字相去甚远不会被用言语一点就炸,又是地域标准的居家适宜会体谅人,但毕竟赛场上那个作风犀利的一枪穿云摆在那里,身为其操作者肯定不能是个软柿子,要不这就该精分了,公众场合面对镜头的时候他不拉叶修面子,还恭恭顺顺地附和,但这挑到私底下,要不是叶修是叶修,恐怕真没机会说这么多。
怪就怪周泽楷打了这个电话,而这个电话是打给叶修的,于是输在起跑线上。
“Boss不行。”
叶修被他跳脱的脑洞一搔,整个人不好地大笑起来,但这笑声中没掺杂任何其他人的声音,所以叶修并没在有其他人的情况下接这个电话。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千辛万苦争取的福利就要个野图Boss?”
“不算数,我挂了。”周泽楷的反应很快,快得都不太像他。
这次他的威胁却没给叶修造成困扰,“可是小周,你为什么要给我打这个电话呢?”
周泽楷深深吸了口气,当然是克制着的,无声地。
其实他不怕对方问,就怕不问,不问,就没话可说了。
“乱开玩笑,不好。”
“对对对是不好,我已经教育过他们了,周队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同不懂事的他们一般见识了。”
“……”
“干嘛又不说话,哥鸭梨很大啊。”

不好的是你。
周泽楷其实是想这么说,打从无意间从队友屏幕上看见那么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后他就觉得很不舒服,甚至没有证据说明那说的是叶修,可他却完全确信毫不怀疑,这是针对自己而来的一场算计,这样那份愠怒的理由和立场就都有了。
“小周?小周?”
如果叶修在他面前肯定就要伸手替他招魂了。
“为什么喜欢我?”周泽楷忽然出声,叶修那边反而安静了几秒。
“嗯,这原因够错综复杂,可能要说很久,首先组织思路就不容易,还得整理语言是吧,你这是要求我从结果做反推啊,我看需要点时间,着急吗?”
“……有点?”
“好吧,那也只能这样了。”
???
“跟你队友说一声礼物现在可以拿出来要是偷偷准备了节目那就趁早洗洗睡了吧。”
“啊?”

“队长,有人找!”




Fin.









轮回枪王生日快乐!(晚一天 说起来最近有了个诡异的脑洞,鸭梨真大。(

评论(1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