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07

没梗了也是醉,好吧这次请假久一点,要到周日更了OTL


=============================



07

 

 

两人往酒店去时开始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往来三两句就没话了,只好气氛凝重地看着自己的脚走路,半点不识素有妖都之名的这个城市与众不同的夜间情姿。不过这倒也不能全怪交流杀手周泽楷,发生了那样传统意义上令人尴尬的小插曲之后,此时连叶修都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当然他走神也不是出于传统意义上的尴尬,而是真的在认真思索一些个比较深刻的问题,譬如周泽楷对Omega的搭讪如此警觉,之前是不是也遇上过类似事件,而且看样子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十年怕井绳的人,是否说明类似事件在他身上还不是发生过一次两次。

 

作为一个自认不大八卦的人,叶修并不把此归类为八卦心作祟,况且他也没当着面问,只是自己在心里分析分析,毕竟是嘉世的强劲对手,了解哪方面不是了解,要是周泽楷特别怕这个,也可以考虑一下垃圾话影响他赛场发挥的可能性,毕竟轮回比赛的时候公共频道一般都出奇的安静,或许反而是大家对“话少=语言攻击没作用”的误解。

 

走着走着,他赫然发现自己把周泽楷走拉了,赶紧回头去寻,好在也没丢太远,对方站在大约离他十步的地方动也不动,眼睛还直愣愣地盯着他,是完全可以误解成望眼欲穿的模样。

 

“怎么了?”他只好又走回去问。

 

“刚才……”周泽楷说话习惯走的是不是大喘气胜似大喘气的一惯路线,叶修只好耐心地等他喘,喘完他说:“谢谢。”

 

叶修想说小周你也别太较真做人实诚容易吃亏,但转念一想这样一来自己好像有点吃亏,于是作罢。

 

“你好歹叫我一声前辈,这点事也应该嘛。”

 

“要是认出来。”他的话让周泽楷更加过意不去,满面愧疚地解释自己的关注重点,也不知是不是夜风吹的,眼角有些泛红,很让人产生某种诡异的错觉。

 

叶修可能是吃了这种错觉的攻击有点眩晕,理解他没有上下文语境的话着实花了点时间,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拍了拍周泽楷的上臂,颇有气量地表示自己不介意,“你就担心这个?我们好歹是靠技术吃饭的人,适龄男男,情投意合,就算真的有点什么也很正常,没啥怕人讲的。”

 

况且就算被认出来也是你被认出来,要哭也是你粉丝哭,我有半毛钱损失啊。

 

不过周泽楷不察他于内心的补充,被宽慰得貌似是好受了些,紧皱的眉头也跟着舒展,好一个云开月明。

 

叶修不知道对方是觉得他这么多年一直躲着不见人是有什么特别的禁忌,怕这种曝光可能性会造成某些困扰,还想周泽楷神经纤细,比赛时在公共频道打字调戏他的的做法说不定有点过分。

 

心有所感,可能还加上了一些关心后辈的自觉,他在自己和周泽楷都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伸手把对方风衣外套的帽子拉起来罩住了主人的脑袋,这举动霎时让周泽楷呆若木鸡,眼睛睁得老大,他自己回过神也是错愕不已,大把年纪竟然管不住自己的手,莫不是帕金森前兆?

 

“谢谢。”

 

好在周泽楷没呆太久,很快便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虽然这台阶就算不给他叶修自己也总能找着垫脚的地方。

 

“小事。”某无良故作姿态地回答。

 

 

 

他们倒酒店的时候大堂还安静的很,算算时间全明星周末那边大概差不多也该完事儿了,叶修不想被几个无聊又精力旺盛的家伙抓着烦,便有些心急回房关门落锁,问周泽楷,后者也说要回去做日常训练。

 

两人在电梯外告别,各怀心事地朝各自房间的方向分开,近二十四小时之内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情信息量还蛮大,不说突然一大波量变引发质变,那也是牛排从半生不熟到一下煎老的程度,着实需要一番梳理。

 

江波涛是和大部队一起行动的,回来直接去酒店餐厅吃了晚饭,到房间的时候将近十一点半,周泽楷一套常规项都要结束了。

 

因为队长平日个性随和,轮回战队队内气氛算是挺宽松的,这从他们私下的相互称呼上就能看出端倪,但队友训练时轻易不去打扰是共识,而且虽然没人会提,但全神贯注的周泽楷连背影也是杀气横溢,所以尽管关心队长(划掉)身心健康(划掉)很重要,江副队仍旧很耐心地没有立刻开口去谈某个问题。

 

周泽楷不久便练习完毕,成绩又创新高,江波涛瞥一眼显示屏,在心里考虑了一下化身一枪穿云的余韵会在自家队长身上停留多久,而自己万一触发能否赶在吃伤害前成功跑路。

 

在开口之前,他特意在心里过了一遍措辞,不能太当回事又不能太不当回事,随意而不随便,大概就要这样的效果。

 

“你是和叶秋前辈一起回来的?”

 

“嗯。”

 

在此之前,江波涛从不料想周泽楷的寡言会让自己这么头大,在此之后,他表示一个萝卜一个坑,天理循常才是真,自己这查户口一般的姿势也是醉人。

 

“昨天的熟人,也是指的前辈啊?”

 

“嗯。”周泽楷又没否认。

 

他不否认,也不多说一个字,话题就进退维谷了,退吧,这退堂鼓未免也打得太窝囊,进吧,江波涛也是得厚一厚脸皮。

 

“今天那一手真绝,全职业精通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不过没想到小周你竟然和叶秋前辈计划好玩惊喜,大家可都被吓了一跳。”

 

“没。”

 

“啊?”

 

“计划好。”

 

“没计划好?”

 

“临时起意。”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此刻还颇有些后悔今天突发奇想的举动,如果他没叫叶秋他们就不会一起提前走,不一起走后面的事也就都没了。

 

他今晚有伴。

 

有些话听到了硬要当成没听到本身没什么,但当一个人为此一本正经地烦恼的时候,那肯定就是有什么了。

 

掩耳盗铃此地无银,周泽楷当然不能察觉自己看起来有多可疑。

 

江波涛看他这欲言又止脸色时红时白的样子,不禁想起刚才在场馆同不知哪儿溜了一圈又折回来的方锐的对话——

 

“咦,周泽楷还没出来?”

 

“嗯,刚才发短信来说有事先回酒店了。”

 

“那老叶呐?”

 

“也没见。”

 

“喔,那他们是一块儿跑啦。”

 

“可能……”

 

“小江啊,不是我说,叶秋那人贼得很,得防着他撬你家墙角呀。”


这可是一个墙角?周泽楷于轮回起码是一整面墙好吧!

 

 

所以说某种意义上而言八这个属性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方锐也算在无形中给周泽楷打了个掩护,没让心细如发明察秋毫的轮回副队有机会在萌芽期就帮他指一条明路。

 

毕竟奸情不需要明路。


评论(6)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