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08

抱歉昨天跳票了,本来以为上午考完下午能赶出来,但回来实在太累,停了几天又得重新找感觉了OTL


==================


08

 

 

“没想到我们的缘份这么快就升级成同房共睡了啊。”

 

周泽楷刚把自己的背包放到沙发上就被叶修一句话说得浑身发毛,顿时不再敢用后背对着他了。

 

说实话他也没想到会突然要和对方往一屋里住,毕竟之前他面对叶秋时虽不至于说落荒而逃,那起码也是潜意识开启逃避机制了,古来战术素养要求知己知彼,连自己想法都理不清还妄图和常年霸于荣耀神坛的叶秋大神对抗简直不能太甜。

 

周泽楷不是冒进之人,心里做好打算回去靠度娘的辅助再做个叶秋的全方位深度研究。

 

日常训练刚做完,心不在焉地和江波涛说着话,状似不经意打开的百度主页输入框才键入个叶字,房间的灭火喷淋忽然抽风,天降大雨,他和江波涛只好以最快的速度抢救了私人物品跑到走廊,因为难以置信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去楼下前台寻求帮助。

 

想来想去房里也没啥可能自燃的危险品,他们又都不抽烟,实在找不出有误触的可能性,江波涛这样说的时候值夜班的前台立刻表示他们住的这层本就是允许吸烟的,灭火装置真的要到有了明火才会触发,今天这事实在是她到这儿来工作碰上过的头一遭,二人面面相觑,想来想去也只有倒霉这个选项可供结论。

 

但事实证明他们的运气值还尚未触底,更别提反弹,前台在电脑上查看了一下空房情况,满脸歉意地告知他们今晚这个酒店所有的房间都已经住满了,这里也不提供加床服务。

 

“不然住老方那里去,三个人挤一挤好了。”

 

江波涛如此提议,周泽楷也点了点头,值夜班已经挺辛苦,这意外虽然让人哭笑不得,但毕竟不是人为过失,他们都不是会为难别人的类型,况且这酒店最近两天的生意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由联盟人员贡献,会客满一点不奇怪,正好队里的准婚妇男方明华是一人一间,同样是双床房,两张床一拼将就一晚也就得了。

 

没到五分钟在微信群上看见求助的准婚妇男便已经从楼上跑下来接驾,队里其他热心的小伙伴们也纷纷到场表示慰(围)问(观),事情到这儿进展得也算顺理成章和乐融融,直到叶秋的身影从拐角晃出来为止。

 

“咦,你们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闹什么?”

 

既然前辈诚心诚意地问了,轮回的后辈们当然不能拽个二五八万地无视他,把整件事一说,前辈丝毫没表现出应有的同情心,反而一脸憋笑地调侃当事人:“小周小江,你们考虑过出门买两张刮刮乐吗?”

 

“叶前辈你就别开我们玩笑了。”江波涛是故意苦着脸跟他客套客套,本以为这样也就完了,没想到对方却一点不急着走,接着又问:“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没事儿,我们正好还有一个床位,拼一下。”

 

“喔,我那也有个床位,空着也是空着,你们谁去,就不用挤了。”

 

 

 

分析一下整个发展过程,周泽楷倒也不是半推半就得了便宜卖乖,他这边的自我混乱还未平息,外力却赶着找事儿,各种想得到想不到的意外轮番上演,直教人应接不暇,意识反应过来住叶秋房里去这件事其实也并非不可拒绝的时候身体已经跟着对方走了老远了,只好在心里对着自己……了一番。

 

“前辈怎么这时候还会下来?”其他人在叶修面前都不太放得开,故意落几步在后面窃窃私语,原本应该跟他挺熟的周泽楷也一声不吭,江波涛的性格实在忍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只好找点话来说。

 

“库存不足。”叶修说着掏出烟盒在空中挥了挥手,“之前看到大堂的自动贩卖机里有,就下来补一点。”

 

“这么晚了,前辈注意身体呀。”

 

“嗯,放心,等会我也准备睡了,不会让小周吸太久二手烟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开玩笑的。”

 

周泽楷本身对抽烟这档子事保持中立,他家里亲眷没一个抽烟的,到轮回之后碰上的也尽是健康向上每周都要打电话回家接受母上训导的年轻人,吴启有句话说得形象,让太后接受打游戏这份工作已经很是艰难,怎敢再不夹紧尾巴文明地做人以免被拆。如此,他不反感和陈年老烟枪叶修共处一室纯粹只是因为前年夏休学车时习惯了呆在烟雾缭绕的密闭空间里对二手烟产生免疫而已。

 

走神的时候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小伙伴们就不见了,再眨眼他就和叶秋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了。

 

“别客气,浴室里的一次性用品还有一套我没动过。”

 

“嗯。”周泽楷点点头,其实酒店提供的牙刷太硬他用不习惯,其他洗漱用品包括毛巾都是自带,那些基本用不到,但他不想也没必要拂了对方的好意。

 

此时电子钟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朝着凌晨一点迈进,按周泽楷一般的作息早过了睡觉的点,加上今天一天过得着实不能说不充实,本家的周公早就给他发来热情召唤,来嘛来嘛你来嘛。

 

他狠狠甩了甩脑袋,“前辈,洗澡?”

 

“喔,我这儿公会里还有点事,你先洗吧。”叶修的注意力已经全给荣耀女神勾去,头也不回地答道。

 

大男人不兴扭捏,周泽楷不再客气,从包里拿了东西就去洗了,也用不着十分钟。

 

叶修当然还在摆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依旧是荣耀的游戏界面,刀光剑影火花四溅,键盘被按得噼啪作响,显然正是忙的时候。

 

他坐在自己那张床的床沿边上看了一会,连对方用的是什么职业都没瞧出来就实在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叶修亲自带领嘉王朝的精英队奋战Boss,天昏地暗地打了大半个小时,最后材料奖励全交给公会负责人收拾,自己一身轻松地伸了个懒腰回到现实世界,下意识回头去看房间里的临时室友。

 

周泽楷倒在床上,呼吸均匀,睡相还算老实,只是整个人所躺的位置就贴在床沿,乍看上去简直逼死强迫症。

 

叶修不是强迫症,但他依旧感到很不舒服,不得不拖着僵硬到动起来都差点要咯吱咯吱响的身体过去给他把被子从下面翻上来。

 

“年轻人真是一点不懂照顾自己,感冒了难道要让前辈照顾你吗……”他一边帮睡死的周泽楷挪位置一边碎碎念,好像不找这么个老掉牙的理由就说服不了自己照顾对方似的。

 

 

 

思维不知停摆了多久,忽然之间被唤醒了。

 

那是一股很淡的味道,混杂着青草和檀木香,清隽、平和,起初他以为是味道本身残留在空气里的痕迹太淡薄,但这股味道却始终没有散掉,反而源源不断地涌入鼻间,他的精神舒适得仿佛躺在云端上,却又难以因此安稳,那味道在身体里四下游走,挑动起原本好好沉睡着的某种感应。

 

那种感应是他并不熟于掌控的,甚至因为久违而倍感陌生,是热度,正在随着心脏的每一次搏动而侵占更多领地,来自于与生俱来却又为他所一直抗拒的欲望与本能。

 

它们并不是一次汹涌而来,而是缓慢地、一点一滴地顺着血管经络趟过,愈发让人难耐。

 

控制他!某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倏地嘶号,周泽楷猛然睁开眼睛。

 

 

 

是叶秋。

 

这个事实本身就足够让人战栗,更何况对方就跪在他脚边,衣襟大敞,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垂着湿润的眼眸望他,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那股味道,本身清浅到似有若无,却又好像瞬间形成了漩涡,让他跌堕,无能为力地被吞噬,任凭脑中的叫嚣支配。

 

“小周。”叶秋的睫毛轻颤着,上半身缓缓前倾向他沉下来,声音沙哑,亦是带着热度的,那气息拂过他的鼻尖,几乎烫到疼痛。

 

 

 

“帮帮我。”


评论(8)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