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16

警告:满回私设的时间到了!

猜谜时间:修修被美色拿下了吗?(每日讨打

==========

16

 

 

这本是展现男友力的最佳时机,但从周泽楷忘了删除台机桌面上某个装满约会攻略的文件夹开始,朝着目标迈进的道路就注定不会是平坦的。

 

叶修对他进行了毫无保留的无情嘲笑,架势就像以后都不会再愁没梗,而后他又开始对攻略本身评头论足,逼得周泽楷只好在心里把它们统统丢尽了回收站再一键清空。

 

于是星期天他们理所当然地窝在家里打了一个白天的荣耀,好在周泽楷坚守住自己放存粮的柜子,避免了第一天单独相处就以体验三餐都用泡面解决的速食生活告终的凄惨处境。

 

对那一柜子东西虎视眈眈的叶修一大早就被他堵在厨房门口,饿得差点开始考虑执行肉体骚扰的可能性,没想到周泽楷转身从锅里拿出了蒸得热气腾腾的一盘子山芋和鸡蛋,又从旁边的电压锅里盛了两碗白粥,端到桌上满怀诚意地望着他。

 

这……绝不是二十出头年轻人的早餐标配,叶修忍不住想,“你平时不住宿舍吗?”

 

“住。”周泽楷想起还没拿筷子,一边走回去一边回答,“不太回来。”

 

“喔,我就说这里离轮回那边好像也不是很近。”叶修想起昨晚自己昨晚打车过来四十几的发票还揉在衣兜里,周泽楷在比赛开始前偷偷给他的是这栋楼的门卡,地址和家门密码都写在粘在背面的便利贴上,他来得太早,周泽楷又百密一疏地忘了给他开机密码,唯一消磨时间的方式只剩下小小参观一下这个面积就一人住而言大得有些夸张的跃层式公寓,“你不是本地人吗,怎么没跟父母一起住?”

 

这就是随口一问,周泽楷嗯了一声许久没出下文,他也没太在意,趁着凉粥的时间从盘子里拿了个蛋剥起来,刚剥好还没来得及入口,对面传来了闷闷的声音,“在国外。”

 

这话叶修也听出些许不对味儿,只是没立刻追问,“那你还往家里放这些东西,不会坏?”

 

“队友送的。”周泽楷解释,其实这个队友就是江波涛,那是个家里拥有农场的真壕。

 

“啊。”叶修应了一声,他看过周泽楷对外公布的档案,虽然性别的男性Beta首先就肯定是错的,但基本资料总归是个参考,荣耀的流行程度今时不同往日,每年排名靠前的全明星选手真的差不多和娱乐圈偶像是同等待遇,为了对粉丝表示诚意,在一些公开资料或访谈里都会提及家人,连苏沐橙刚出道的时候在陶轩的坚持下都有稍微提过一点自己的身世,而周泽楷在这方面的信息却完全是一片空白。

 

原本他以为是对方家里注重隐私,可从方才的反应来看恐怕还有点内情。

 

另一头的周泽楷也挺挣扎,毕竟他的性格也不是大大咧咧百无禁忌,况且家务事又是很私人的部分,说吧总觉有些刻意,不说又好像不够坦白,他拿不准叶修更愿意接受哪种。

 

“我……”

 

“行了行了,谈人生这事讲究天时地利,你也别有思想负担嘛。”叶修看出他纠结,也知道自己不擅长处理这种纠结,反正处起来也得有个过程,顺利的话该摊开的总会摊开,他一向奉行顺其自然的人生态度,也就觉得这事没什么可着急的。

 

周泽楷重新抿起唇,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打起荣耀来十几个小时眨眼就过,除了早上以外的两餐都是外卖,中午简单晚上丰盛,不挑食的叶修吃得太饱,破天荒地主动提议出去散个小步。

 

这时时候不算晚,太阳还没彻底沉下去,余晖烁烁,叶修来的时候出租车是直接开去地下停在楼道口,压根没看见周围是怎样的环境,这时候边走边看,觉得这小区的绿化面积都快赶上个小公园了。

 

走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他刚好抽完一根烟,已经觉得差不多可以打道回府,周泽楷却还不满足于在这片范围内转悠,带着他径自出了门往路上走。

 

人行道是石砖铺砌,街两边的路灯才微微亮起来,落在脚边的影子也格外淡,晃晃悠悠的,倒也不是叶修突然文艺心泛滥去关注这些细枝末节,只是他很少这么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而周泽楷又着实不是个合适的谈伴。他想起一个多月前他们走在G市街上的光景,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明明应该更尴尬些,可他却也没觉得有今天这样不自在。

 

中间他们经过了一个美术馆,是个古早样式的建筑,混着一点上世纪中期欧洲的装饰风格,立在现代化的楼盘之间,显得格外特立独行。

 

也就是因为这样,叶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周泽楷以为他有什么事,便停下脚步问:“怎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小时候被逼着学画画的事。”

 

周泽楷的脸上瞬间闪过了极度惊讶到可称为震撼的神色。

 

“很奇怪?”叶修挑眉。

 

周泽楷连连摇头,之后才向对方解释自己会惊讶的原因,“也学过。”

 

“噢?画得怎么样?”

 

面对他的好奇,周泽楷却眼神游移着答非所问道:“很久了。”

 

叶修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真正的意思是很久没画过了,以为他是怕自己心血来潮叫他回去后画点什么,不禁失笑,“后来为什么不画了,不喜欢吗?”

 

“家里不赞成。”周泽楷没隐瞒,真正回想起来他才发现当初因为爱好被干预而产生的不满与愤懑早就已经平息,这是一种颇为难以言喻的感觉,幸好他并不算多愁善感,也不至于因过去而沉缅怅惘。

 

听了他的理由叶修心里也有些感慨,这和他自己的情况正相反,他小时候家教森严,老佛爷以培养高雅兴趣之名给他们每周都会安排至少两个半天的美术课,同时填压大量枯燥的理论知识,他本身对这个领域完全不感兴趣,因而更是苦不堪言。

 

周泽楷见他不说话,不禁有点好奇,“你呢?”

 

“荣耀女神的召唤。”叶修如实回答。

 

周泽楷笑了笑。

 

在这种情况之下,叶修知道他的父母百分百不可能同意他以打荣耀为事业,或者早知道如此,他们可能巴不得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画家什么的。不过这些毕竟都只是他自己的猜测,况且不论周泽楷目前与家人的关系如何,他都已经跟自己一样实实在在地投身于荣耀,而这亦成就了他们有所交集的契机。

 

“很好,现在这样。”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恰好想到了一件事上,忽然转过脸望着他说道,眉眼都带着细微的弧度。

 

叶修不自觉地回应了那个微笑,“我也觉得。”

 

 

 

回家后的第一件事理所当然是唤醒休眠中的电脑,但叶修却首先在百度上搜索了那个美术馆的相关信息,再在QQ上给周泽楷的账号发了一条消息。

 

——伦勃朗的画展,明天去看吧

 

周泽楷的笔记本就摆在他旁边,消息提示几乎就在同时开始闪烁,他注意到身边的年轻人挺直了脊背。

 

——好


评论(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