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17

自产自销的私设,与原作&事实有出入的地方还请多包含^^


==============


17

 

 

2月14日,因为是周一的关系,上午就一起出门的两人并未对这个节日有太多直观感受,他们先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转了一圈,最终在周泽楷的坚持下去附近一间连锁早餐店解决温饱问题,然后才进入原本计划好的行程,一起去昨晚的美术馆看画展。

 

说是伦勃朗的画展,但油画展厅之内却几乎没有他的作品,多少让人觉得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不过从半个门外汉的叶修的角度来评判,墙上挂着的那些画作实在难分高下,事实上可能单用看的话,他可能连真的油画和电脑仿品都分不清楚。

 

展室的尽头是那副举世闻名的传奇大作、夜巡的一比一复制版本,因为并非真迹,所以悬挂的地方是在整间屋子的角落,但就算如此,巨大的画幅仍旧足够给靠近驻足的人相当的震撼。

 

两人不自觉地在这幅画面前停下了脚步。

 

“艺术家的天职是创造美的形象,而不是计算有多少个头颅。”*叶修的声音很轻,可因为他们靠得足够近,所以这句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周泽楷的耳里,“值得尊敬。”

 

他的内心深处几乎是下意识地与之发出了共鸣,那本电竞周刊被卷成筒状握在他手里,叶修在便利店看到的时候还揶揄了两句今次担当封面人物的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与众不同的面相,吃早饭的时候随便翻了两页,有一篇正巧是某挺眼熟的名字给他写的专评。

 

虽然叶修这话并不一定包含着深意,可他就是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曾经的魔术师。

 

他出道的时候正值王杰希开始转型,也就在那年,微草赢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冠军奖杯。而在那之前,各大电竞杂志、节目、论坛上却都是针对此举大批唱衰的声音。

 

人是极端自我中心的生物,同样也很难跳出既定的思维惯式。那个魔术师很酷、很炫,也很强,所以人们认定微草需要的就是他。可王杰希却用了一年时间,告诉所有人并非如此,微草更需要的是一个队长,一个团队核心。

 

荣耀早已过了一人以实力力挽狂澜的时代,这样的转变同样需要继续下去的人学会迎合。

 

战队,并非机械的个体集成。

 

“如果在季后赛遇上微草,那可一定要小心了,那可能就是你们的生死关。”

 

其实季后赛哪一场不是生死关,但周泽楷却没在心里这样作出反驳,他知道这是叶秋对今年联赛局势的最终预测,而这个结论的得出绝非出于感情或直觉,因此更具有可靠性。

 

“嗯。”他点头表示受用,咬了两天的话题也顺势松口,“嘉世,什么打算?”

 

“打算是有的。”叶修怔了怔,却意外发现自己内心并不避讳和周泽楷谈这个问题,“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不该因为一个人拖累整个队伍。”

 

“你……”周泽楷惊讶于他竟然会这么说,据他亲身体会,状态下滑,起码叶秋远远没到那个地步。

 

“可我觉得还不是时候,对嘉世也是,我也是。”叶修阻住他的话,浅浅笑了笑。

 

这是一个很柔软的笑容,像是受热程度恰到好处的巧克力,看似维持着原本的形状,其实会在触碰时叫人猝不及防地包裹上来,无法忽视,也无法推拒它的纠缠。

 

周泽楷触碰了这个笑容,而后放任自己沉溺了进去。

 

他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回应的微笑给了叶修多大的触动,叶修某方面的神经敏锐到恐怖,但在感情上偏习惯了将自己封闭起来去视而不见,可周泽楷,他不玩暗示,也不耍暧昧,他不要你猜,明明寡言却一上来就偏把话说得明明白白,让他连把自己演绎成迟钝冷感都不得机会。

 

而他们又是说得到一起去的,他们都喜欢荣耀,也站在距离彼此合适的位置,就算不用言语,仿佛也时不时可以把思想顺利传达给对方,或是从对方那里接收点什么。

 

这种得心应手的感觉会上瘾,叶修不知道自己发觉这一点是不是太晚了,但来自于潜意识的危机感难道不也是在另一方面印证了这份关系的存在感吗?

 

他想得入神,想到微微蹙眉而不自知,回过神来的时候对上的是周泽楷写满困惑的眸子,忽而意识到他们靠得太近了,近到,他竟然……

 

困惑很快转变为惊讶。当然惊讶地不仅是周泽楷,还有叶修自己,因为他们同时闻到了空气中那股尚且淡薄的茶香,属于叶修的信息素的味道。

 

就算上次他拿那杯茶打掩护成功唬住了对方,这回恐怕也难以自圆其说了。

 

思及此,叶修果断没再想掩饰的话,“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

 

“嗯。”周泽楷呆呆地点了点头,仿佛还没从震惊中平复过来。

 

 

 

这也算不了什么事。

 

叶修边走边想到,戴上抑制手环后信息素就算一时失察泄露出来也很快能靠自我意识控制住,何况它对别人而言还单纯只是味道,最多也就是一不小心让周泽楷发现了他对他也有感觉而已……也是老脸丢大发了。

 

他一心找地方冷静冷静,没想到却有人在这时候迎了上来,差点撞上。

 

叶修注意到对方脸上瞬间流露出的惊诧,还下意识搜索了一下记忆里是否曾出现过这个人物,那人盯了他几秒钟,咀嚼肌明显绷紧又放松,是欲言又止的表现,他刚想出声问清楚,对方却什么也没有似的说了声抱歉便侧身而过。

 

他下意识跟着转头,却见人走得跟逃命似的,这一会儿背影都老远了。

 

这个插曲原本还让他挺在意的,不过没走几步他就不在意了,因为从他的目的地走出来的某位西装笔挺一脸高冷的酷哥,赫然就是和他在样貌上起码有九成相似的双胞胎弟弟,被常年免费借用真名的叶秋。

 

叶秋见到他,面上睥睨众生的霸道霎时抛到九霄云外,变成一脸卧槽卧槽卧槽的大众路线。

 

“哟,你怎么在这儿?”

 

“该问这句话的人是我吧!”叶秋一脸鄙夷,心想你好像才是那个能窝着打游戏绝不出门的宅男,我可是青年才俊社会精英会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好吗,“你怎么会来S市?”

 

“来比赛啊。”

 

“前天晚上就比完了吧。”

 

“不简单呐,你竟然知道。”

 

“你当我傻的么,快说,你怎么会想到跑来这种地方。”他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自家老哥对这些他们母亲眼中的高雅艺术有多深恶痛绝,在对方终于用一首具有天崩地裂水倒流之势的高倍速版野蜂飞舞成功吓跑美术老师之后,他以为这些东西一辈子都不会再和这人扯上联系。

 

差不多可以想象自家双胞胎弟弟会怎么在心里编排自己,叶修并不打算为自己声辩,也没隐瞒,“跟朋友一起来的。”

 

叶秋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什么朋友这么大影响力?不行我一定要见识见识。”他想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可以让自己这放荡不羁的混蛋哥哥就范,绝非等闲之辈,必须好奇,有理由看热闹。

 

“得了吧你就,别吓着人。”叶修想的是周泽楷还不知道叶秋的存在,他又了解自己弟弟的脾气,这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随意地朝身后一指,“去里面老实呆着,我们就走了。”

 

叶秋起初是准备反抗的,可转念一想叶修这反应明显是有事了,他还没瞧着对方的庐山真面目呢,在这儿闹出动静万一人察觉直接跑了怎么办?

 

“好吧好吧。”于是他说,“谁让我是你弟呢。”


评论(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