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18

私设到天边又矫情得没边的一章,我觉得大家可能要问我这算哪门子的ABO,我就也确实无法回答……OTL

====================


18

 

 

吃完饭,叶修从桌角的纸巾盒里抽了张纸巾擦嘴,状似不经意地提醒他:“我车票还没买呢。”

 

说好留两天,今天正好是第二天,他倒也不是火烧眉毛地要赶着回去主持大局,但计划能不改就不改,而且他们两个都身为战队队长,不能带头翘班还翘起劲了吧。

 

周泽楷对此很是惊讶,他之前已经研究过票,S市和H市之间的班次全天都有,似乎并不用担心会售罄的样子。虽是这样想,他还是立刻拿出手机点开12306的APP查阅起来,“六点左右,可以吗?”

 

“下午还有安排?”叶修本想补一句也不用太急,晚个把小时坐着聊聊天都是可以的,结果人直接跳过整个下午一点没客气,明显是还有主意,“那个攻略里还有保留项目?”

 

“不是。”周泽楷连忙澄清,“有个地方,合适。”

 

他说的这个合适的地方等叶修亲眼见到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真是太合适了!

 

这是一间荣耀游戏官方直属运营的体验店,概念其实就是现在看来已经老掉牙的真人密室逃生,只是场景、线索皆以荣耀游戏为蓝本,基本取材自一些经典副本,玩家突破一个房间不仅需要经由其中隐藏的各个道具和线索的串联获得开门磁卡,还需要在此之前用门口摆放的电脑PK掉设置好的守关小Boss,这样到最终顺利逃生总共需要通过七个房间,而每个关卡的Boss等级则会越来越高,虽然不至于真有游戏里的野图Boss或几十上百人的副本Boss那么难打,但对于一组最多五人的上限而言还是十分有挑战性的,一旦在游戏中团灭,则门卡也会失效,等于直接Game Over,要是不服输就出去再买一次票从头开始,抢钱力十足。

 

这样的游戏规则基本就等于只接受组团玩家,因为就算到现场人数可以临时拼凑,但能玩的职业却不一定就能搭得上,况且推Boss总要讲求点团队配合,还真不是随便打打就能过关的。

 

叶修在听工作人员说明游戏规则的时候注意到其实这间店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目前只是试营业,而且只接待持有限量发出的邀请券并提前预约的客人。

 

他这才明白难怪进门前周泽楷完全没想要再做些除棒球帽和黑框眼镜之外的伪装,因为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来的会是谁。

 

“这保密工作做得好啊,我本来还想说好失望居然没惊喜呢,泽楷大大果然不会让人失望。”叶修凑到自己准男友的耳边对他的有心表示赞赏,这举动当然也有故意惹惹周泽楷的成分,谁让他学会用那些约会攻略声东击西的。

 

周泽楷很吃他这套,整只耳朵瞬间就红得像要滴血了,他也就是仗着抑制手环才敢这么玩,果然知己知彼就是有好处的。

 

“但是你们只有两个人的话,会不会勉强了一点?”接待的妹子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在他们正式进入游戏室之前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虽然作为轮回粉丝应该无条件相信自己的男神,可原本受到邀请的就基本全是职业选手,到目前为止的通关记录还是零已经很能说明问题,总公司据说已经有意要降低难度以免将来百分百扑街引发群体性抗议,这就算其中一个是枪王,单凭两人之力要想打败全部Boss也实在几率渺茫,更别说旁边那个还是脸都毫无辨识度的,肯定不是正式的职业选手,实力如何那也得打个问号。

 

这确实只是个游戏而已,但她心里还是挺希望自己偶像能第一个创下通关记录,所以对这个“草率”的组合格外忧心忡忡。

 

两位当事人闻言却只相视一笑,然后潇洒万分地就进去了,啥也没说。

 

说啥呀?行不行?你说呢?

 

当然,要是这妹子知道自己归为无名小卒的这位就是叶秋,那说不定就得震惊得心肌梗塞了,但至少那天叶修和周泽楷一起从最后一关出来的时候,在场没有一个人记起来要签名这档子事儿,眼睁睁地让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一向惜字如金的周泽楷暂且不论,叶修出门前还道了个谢,可压根没人吱声理他。

 

“吓傻了这是。”叶修出门后得出如此结论,周泽楷赞同地点了点头。

 

“对了,刚才没想到问,要是出不来我们是要直接在里面喊救命吗?”

 

“大概……”

 

“那岂不是很丢脸,这玩意儿会有录像吗?”

 

“保密协议,不公开。”周泽楷顿了顿又补充:“不会。”

 

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会输呢?

 

“那是。”叶修附和完忽然想到之前自己还教育过对方要虚心,那其实也是习惯性地调笑,职业圈能和他聊上几句的人多得是,猥琐到没边的不去说他,太一本正经的也不去说他,像黄少天张佳乐,那绝对是不被调戏不舒服斯基,还会假模假样地顶回来,就等着你更无情更残酷的鞭挞,当然也有脸皮比较薄的,直接就举白旗投降了,没下限但有原则的叶修便只能点到即止。他一直以为周泽楷是属于最后这类的,没想到其实不是,或者说有时是,还有些时候说他什么他照单全收,理所当然那劲连叶修都觉得有些不要face了,但多了几次,不知不觉习惯了这调调,说着说着就把他划拉到自己一边的了。

 

这是有目的的渗透啊!叶修此时反思,不禁背后寒噤噤,觉着对方能让他被设计而不自知的能力简直太可怕,这时候周泽楷忽然伸过手来拉他,他竟然也没避开。

 

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刚刚被打断了一下后来就没再想车票的事,这会儿周泽楷打算先一起去车站,直接买好票再吃晚饭,这样叶修回去也不算太晚。他不甚在意会被认出来,也不怕拉着一个人被认出来,毕竟是靠技术吃饭的人,这是叶秋说的,适龄男男,这也是叶秋说的,情投意合,他又不是傻,对方都敢在公共场合对着他放信息素了。

 

叶修一路被牵到自动售票机前,从口袋里摸出叶秋的身份证,心想幸好叶秋最近行踪比较稳定,不再三天两头嚷嚷着要出国办事了,他们互换身份证用着也没事。

 

其实一点也不是没事,叶秋每次有紧急状况的时候都只能打飞的去找他拿身份证,他的秘书其实老早就开始考虑要不要报警揭发老板身份成疑了。

 

但这也不能全怪叶修,叶秋偏偏也是嘴上说着当你弟弟倒了八辈子霉行动上任他予取予求的类型,这种类型的人往往相处过你就知道,要是在乎的人不时不时麻烦麻烦他,他就会感到极度缺乏安全感。

 

这时这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霸道总裁正坐在高铁站楼上的Costa,从手机上看临时请的私家侦探发过来的实时偷拍影像,脸色如霓虹灯似的五彩斑斓。

 

广播里已经喊了一遍他买的车次即将开始检票,叶修从椅子上站起来,左脚踏出带动身体扭过90度,正好面对和同样侧过身的周泽楷面对面。

 

“那我就走咯。”

 

周泽楷点点头,表情并没有依依不舍,但手却还握着他的没松。

 

叶修朝那里看了一眼,“我都纵容你这么久了,还来劲了是吧?”

 

周泽楷照例屏蔽了那些他觉得不重要的,反问叶修:“开心吗?”

 

“挺开心的。”叶修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视线再度和他的对上,好像通过这样相互角力似的,“我觉得下次我们就有资格过这个节了。”

 

周泽楷蹙了蹙眉,“今天就行。”

 

“明天正式开始。”叶修似笑非笑地睇他。

 

周泽楷毕竟还比不上他的道行,但他年轻,年轻的脑筋很容易乍现灵光。

 

“预支。”他说出了自己的灵光,而后不由分说地收紧了手上的力道,微微低头,小心翼翼地探过三公分距离去触碰叶修。

 

非要形容的话,最好听的说法是,没有比这个更纯洁的接吻方式了,唇与唇一触即分,周泽楷心若擂鼓,就怕对方接着要毫不留情地毒舌自己。

 

但那一刻叶修却正愣神,他的注意力被大厅另一头镶在墙面橱窗里的大幅海报吸引,对眨眼间的触感完全没来得及反应。

 

而后他意识到海报上那个夺人眼球的闪亮存在正是自己面前这个自说自话行动后又一脸期待地望着他的人。

 

心脏好像受到了某种蛊惑,剧烈搏动着坠进深不见底的幽渊。

 

原来失控是这样的感觉,一面警钟轰鸣,一面却无法自已。


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情况,叶修想,可能分分钟就要万劫不复了吧。


评论(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