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21

不出意外本文日后会明确有秋橙设定,雷者注意避让。


21

 

 

情人节的第二天,也就是叶修定下的正式开始的日子,同时亦是农历这一年的元宵节,在这个理应阖家团圆的传统节日里,荣耀的网游玩家纷纷受困于官方的营销策略,在名为元宵节任务实为一入深似海完全停不下来的游戏陷阱中疲于奔命,至于职业的们,由于非法定假日,在憋过了对大部分而言一年之中最黑暗的一天之后,普遍果断选择训练结束后成群结队地出去浪一把。

 

周泽楷当然不会拒绝集体活动,但他午休时在QQ上敲了自家新男友,到结束训练时那头依旧没有反应,所以理所当然心情不是很嗨,在私房菜包厢一隅握着手机兀自走着人比烟花寂寞的忧郁男神风。

 

负责上菜的服务员小妹对他的低落心有所感,自动自发在脑海里配上一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而周泽楷呢,一方面的确也因为正式确定关系第一天被放置play而像所有陷入恋爱中的人一样萌生了一点被冷落的委屈,但另一方面他却又抱有着对对象的信任,担心那头是不是出了什么临时状况以至于没有余裕查看自己的消息。

 

随着饭桌上气氛的热烈程度攀至顶点,周泽楷也开始坐不住,考虑着要不要通过苏沐橙的电话去把人给找到

 

当然,上帝视角的我们知道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叶修没有回复他的原因特别简单,因为叶秋杀上门来了。

 

——出来!

 

——哈?

 

——现在,立刻,出来

 

——别闹,哥忙正事呢

 

——中午你忙个阿里巴巴,我就在你这边楼下,如果不想我直接进去找你就自己下来

 

这个威胁够狠了,叶修慢悠悠地下线、慢悠悠地叼上烟点好,再慢悠悠地双手插袋晃下楼去。

 

叶秋乘的出租车还等在那里,嘉世的工作人员说少不少,附近毕竟不是两兄弟说话的地方,叶修一向不挑,H市就大范围来说叶秋可能比他还熟点,听他的总没错。

 

可惜这次他完全错估了形势,叶秋只在看到他时抬了下眼,在车上一直低头摆弄手机,到会所坐下也不开口,就晾着他。

 

叶修一开始也任他晾,反正今天下午是不能好好训练了,他倒要看看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然而叶秋终归是了解他的,竟然直接放大招让人掐了包厢电脑的网络接口。

 

身为网瘾青年能耗到黄昏已经很不容易,叶修琢磨着再不求和可能晚上就得困在这儿了,只好主动开口,“有话就说呗。”

 

“跟我回家。”没想到叶秋一开口却就是这句。

 

“你就不能换个开场白么。”

 

“都一年多没回去过了,最近妈整天念叨你。”

 

叶修好笑地问:“咱妈是这个画风我怎么不知道?”

 

叶秋摁灭屏幕,深深呼了口气,“昨天跟谁在一起?”

 

“你猜?”他有啥能耐叶修还能不知道,明知故问这套怎么就不嫌腻。

 

“你知道昨天几号吗?”

 

“你下个问题是不是问我知不知道二月十四是什么日子,有话好好说不行嘛,跟谁学的这是。”

 

“你管我!”叶秋哼他,“大庭广众也不注意点影响,你才是跟谁学的。”

 

做都做了,要叶修在他面前表现害臊那是不可能的,“我正正经经谈个朋友,至于这么上纲上线么你。”

 

“你认真的?”叶秋下意识按住了胸口,露出明显是世界观受到巨大冲击的表情。

 

“你哥是随随便便的人吗?”叶修都被他气笑了。

 

“好说。”叶秋不以为意,“我认识的人里论随便还没有能跟你比的呢。”

 

“说什么呢,没大没小。”叶修摆出兄长的架势教训他。

 

叶秋才不管这几分钟决定的事,“你别岔开话题啊,你找谁不好找个你那圈子里的,S市满大街广告牌上都是他,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爸妈可能会在头条上看到你,因为他的绯闻?”

 

“靠有必要想这么多吗!”

 

“很有必要好吗!”叶秋先是疾言厉色地把他顶死,又整理了一下情绪尝试怀柔,“你们怎么开始的,你对他了解吗?确定他是认真的吗?”

 

“我必须很严肃地跟你指出,我现在是才开始谈恋爱,不是马上扯证。”

 

“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叶秋义正严辞,“你这种人,不是真被迷了心窍能答应跟人交往?”

 

“没感觉就答应交往才有问题吧。”叶修不是好被牵着鼻子走的人,满嘴跑火车但脑子一定要清醒,这也是他常年在垃圾话的比拼中得到的经验。

 

“你们是竞争对手,你不怕他别有用心?”叶秋用手背敲着桌子给他施压。

 

“别拿你们商场上那套代入我这边,没意思。”

 

“呵,我可以认为你是在维护他吗?”

 

“可以。”叶修摊摊手,身体往后靠向椅背,神情尽数收起,声音清冷,“悉听尊便。”

 

如果是别人,一定毫不怀疑是刚才的话挑起了他的怒火,可叶秋不一样,他们是双生子,共同分享人格塑造的童年,过了十五年一门心思忽悠对方占对方便宜的日子,相处中不剩半点矫情,也没这么容易中对方演绎出来的圈套,他白了叶修一眼,表示自己不会轻易退缩,“别以为他是Beta就没关系,这年头就Beta最难搞,没标记没约束,说断就能断,以后你哭都没地哭。”

 

“所以你究竟是哪个居委来的,有这样咒人不好的吗?”叶修觉得这酸爽他真承受不来,“他人挺好的,普普通通没那么玄乎,你接触接触就知道了。”

 

“你们才交往多久就要我去接触,你不觉得进展太快了吗,他给你压力了?”叶秋的攻击就针对周泽楷而去,不讲道理与逻辑,阴谋论脑洞已然停不下来。

 

“……求放过。”叶修必须承认自己败给他了,未免这位强迫症患者真的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他只好老老实实地说明自己的态度:“我根本没想这么远,相互有好感试试看而已,而且他不是Beta。”

 

“不是Beta?他跟你说的?”叶秋眯了眯眼。

 

“算是吧。”叶修点头,“关于他的资料你尽可以去查,首先他有那个实力,犯不着搞那些有的没的,其次我们那圈子和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码归一码,而且至少现在我还没有进一步的打算,放心吧,有这玩意儿,”他指了指自己的手环,“什么事也出不了。”

 

“最好是这样。”叶秋依旧是将信将疑的样子,但他终归也得对叶修的坦白有所表示,“我不反对你跟人谈,但你千万别一时冲动不顾后果,不然孩子你自己养。”

 

“我觉得有个人有空可以介绍给你。”你们一定能凭借着清奇的脑洞一拍即合。

 

“谁?”

 

叶修冲他勾了勾嘴角,“看在你今天让我很不痛快的份上,我决定不告诉你。”

 

话分两头,正在打不打电话之间摇摆的周泽楷忽然被剧烈震动起来的手机惊了一跳,而当看清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赫然是苏沐橙的时候,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按了接听。

 

“他被绑架了!”

 

电话那头的人不等他开口便急切地说道。


评论(10)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