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团兵】与血色共舞的羽翼02-03

02

 

伴着晨光踏入办事处的大门,埃尔文如常扬着微笑同遇到的每个人打招呼。

“早啊,莫里班长。”

“噢,是史密斯兵长。”

迎面而来的男人带着连日来都不曾展露的轻松神情回应了他的招呼,埃尔文当然不会忽略这一点,“看来是那个事件有了进展呢。”

“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

“已经抓到凶手了吗?”

“不,但是十有八九不会错啦。”

 

 

 

 

虽然地下街本身一向与平静二字绝缘,但今天大早开始的骚动显然也超出了平时的程度,而且大队士兵直接进入搜查是以往都不曾有过的。

地下街鱼龙混杂,除了无法在外面生存的贫民在这里讨生活之外,暗地里也进行着黑市交易,势力牵扯错综复杂,高层官员一向视之为烫手山芋不予理睬,宪兵团自然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说是治安保障,士兵们只有赌博或找女人的时候才会私下跑来,加上满街乱窜的流氓与小偷,更是让生活在外面的普通人望而却步,使这里与城镇彻底隔绝。

正因以上原因,今天的这场大搜查理所当然地闹得地下街人心惶惶,就连总是安分守己的住民也人人自危,深怕一不小心引火上身。

在阴云密布的紧张氛围之中,却有一个身影悄悄地避过在街上巡守的士兵的耳目,灵巧地越过好几个屋顶之后以最快的速度从屋旁的窗户翻进了小酒馆。

然而等在里面的人却让里维在站定之后立马警惕地退到墙面,神情不善地望向另一边的店主。

“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自己找来的。”

埃尔文在店主解释之前就笑容可掬地上前一步,一百八十八公分的个头让他很轻易就将后者挡在了里维的视线之外。

“你想干什么?”

靠着墙的里维已经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埃尔文注意到他的右手不着痕迹地按在腰间,他猜测那里应该藏着一把匕首,里维大概随时都可能冲上来用它割断自己的脖子。

“如果想对你不利的话,现在站在这里的就不会只有我一个人了。”埃尔文一面说着一面将双手举起平摊在跟前,在当前剑拔弩张的氛围之下这是最佳的表明立场的方式,“事实上我是来带你离开这儿的。”

“你觉得我会愚蠢到相信你吗?”里维眯了眯眼,唇角的弧度带着嘲弄一般的阴冷,“还是说你想立功?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像你们这样的酒囊饭袋还没那个本事动到我。”

“我相信宪兵团的人的确无法轻易抓到你,但你毕竟只有一个人,况且你认为他们会查不到你时常进出这里、进而注意到老板们和那几个孩子吗?”埃尔文的语速很慢,在提到那些孩子的同时,他很轻易地从里维的眼底捕捉到了一丝动摇,也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加紧劝说道:“如果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他们便无法抓住任何把柄,可要是你在这里出手伤了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变相承认了你身上的那些罪名,兵团和那些家族一定会为了抓你不择手段,哪怕因此牺牲无辜的人。”

里维紧紧咬着牙,脸上虽还是那种随时要扑上去弄死埃尔文的凶恶神情,但嘴唇的轻颤却出卖了他,“这样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说过,有些生命是不值得活着的。”埃尔文轻声说道,“虽然很遗憾,但我同意这种说法,里维,你是否能活着对我的意义远比那些猪猡大得多。”

“猪猡?”里维挑了挑眉毛,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埃尔文,但这个词从对方嘴里说出来可真够教人意外的,“这不是像你这样的贵族长官该说的话。”

“是啊。”埃尔文的脸上随之闪过了一丝尴尬的苦笑,“我想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了。”

里维一怔,随后像是为了掩饰某种情绪似的低下了头。

或许是笑了吧,埃尔文忍不住想。

这时,房外年代久远的木制楼梯因为有人拾阶而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埃尔文转过头无声地对小酒馆的店主做了一个手势,后者立刻会意地走到门边小声问道:“是谁?”

“是贝克斯叔叔他们。”房门外响起了店主女儿的声音。

得到埃尔文的点头,店主打开了房门,站在外面的是这条街上另外几家小店的主人,埃尔文在此之前为了从他们口中套出真相而说了些严重的话,大约是那些话引起了他们的恐慌吧。

“你们怎么来了?”

“里维他在这里吗?”

房门被敞开,里维已经恢复了往常冷淡的样子,埃尔文不得不小心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以防他冷不防再从这里跑出去。早些时候巡逻兵已经搜过了这一带,呆在室内比外面安全得多。

“你们这个时候都过来可是会引起怀疑的。”小酒馆的店主没好气地指责着自己的几位老友,另外三人立刻露出了惭愧的神色。

“但我们商量了一下,有些话不得不对里维说。”

“你们……”

大概是觉得他是这里最靠得住的人的关系,店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埃尔文,却发现对方在这个时候选择退到一边,于是他也只好放弃了阻止另外三人的意图,让他们走上前去。

“什么事?”里维望着他们问。

三人互望了一眼,终于像是鼓起勇气般地一同对着里维弯下腰鞠躬,头也不敢抬地说道:“虽然你为我们和那些孩子们做了很多,但还是请在事情闹大之前,离开这里吧!拜托了!!!”

“你们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说到底为了这种事去杀人什么的,我们可没有拜托过这样的事啊!”

在这整个过程中,埃尔文一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里维的反应,事实上他一早就猜到事情的发展,在关乎性命的情况之下,又有多少人会因为之前的恩情而无畏呢?他以为里维会因此露出受伤的神情,但却只有一点点的惊讶在他金属般深灰色的瞳底一闪而过。

“啊,我会那样做的。”他只是开口淡淡地说道。

 

 

03

 

“你是有什么不满吗?”

走在洒满夕阳余晖的干净街道上,里维忽然开口说道,暖色的光线将他整个人描出了柔和的轮廓,比在地下街时看上去更小,并且无害。他穿着埃尔文带来的旧制服,虽然依旧不是很合身,但那种情况下也只能凑合。

“刚才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埃尔文有些无奈地接下了话头,“你不该对着他们拔刀。”

他们在走出那条街的时候被两个士兵拦了下来,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宪兵团的下层士兵都认得埃尔文,而且他们身上又穿着调查兵团的制服,在没有作战任务的时候埃尔文通常也会配一把长刀防身,结果里维直接在他们面前从他腰间抽出了那把刀。

“想让我在你们这群从没见过巨人的家伙面前展示一下削肉的手法吗?”

他这样说着,把对方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说实在的,埃尔文很遗憾这件事也许会让调查兵团尽是怪物的想法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

“那是最好的避免被纠缠的方法,难道还要浪费时间被他们问东问西吗?”

“我更倾向于和平地解决问题。”埃尔文不得不表明自己的立场,“在那里起冲突对我们没有好处。”

“切,所以说那些家伙不会有那个胆子。”

“里维!”埃尔文伸手扣住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人的肩膀,正色地告诫道:“就算你在实力上远胜他们,但还是会受伤流血的人类!他们是士兵,也许带着枪也说不定,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和持有武器的人起冲突,这是出于对自身的考虑。”

里维讶异地瞪着他,在他一口气说完这些之后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挥开了他的手,怒气横生地回敬:“真抱歉呐,我的皮肉又不像你那么精贵。”

这下轮到埃尔文吃惊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无所谓。”里维耸耸肩冷淡地说道。

他们就在这个没有结果的争执之中到达了埃尔文的住处,这是一栋独立的两层房子,是埃尔文在搬出家里的宅邸之后买下来的,因为决定参军之后住在首都中心的贵族区变得各种意义上的不方便,但是自从他加入调查兵团后其实并不会有太多机会在这里长住。

“来吧。”他打开了房子的大门,冲着依然站在阶梯下的里维说道。

里维似乎是在发呆,他之后在原地呆立了起码五秒钟才踏上台阶。

埃尔文的住处就两个人来说仍然还是有余裕的,并且客厅也足够大,还有一张柔软的长沙发。看得出里维对壁炉很感兴趣,他在那里也停留了好一会儿,埃尔文没有问他觉得怎么样,因为对于十几年来一直呆在地下街的人而言那实在太虚伪了。

“你可以住在二楼的客房,就在我房间的隔壁,我想家里应该还有新床单和没用过的日用品。”兵团配给的东西都还不算差,埃尔文想了想就放下心来。

“我……就睡在这儿也没问题。”里维仍望着那个壁炉。

“相信我,这不是个好决定,而且现在是春天,不需要用到这个。”压下忽然涌上来的从后面抱一抱那个身影的冲动,埃尔文带着笑意说道,“差不多是晚餐时间的,家里还有些现成的材料,不过料理起来可能还得花上点时间,你需要先喝点什么吗?”

这时里维转过身,终于把目光重新落到了埃尔文身上,但他看上去还是带着些许不自在,“不用了,我……可以帮忙。”

半小时之后两人坐在餐桌前一起吃了晚餐,结果里维居然比埃尔文的料理手艺还好一些,并且不会像他那样把土豆连皮带肉削成原来的一半大,于是后来埃尔文就干脆被赶出厨房去了。

“这咖喱很美味。”埃尔文真诚地说道,对面的人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埃尔文缓缓吸了一口气,暂时把手里的勺子放回桌上,“我想那些并不是他们的真心话,里维,之前我找他们几个谈的时候,他们都反复提起对你的感激。”

“那是因为没有到生死关头。”

“我想并不是这样,他们只是和我得出了一样的结论,你暂时离开地下街的话会安全些。”埃尔文下意识地将双手交握起来,“如果你愿意和我说说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许我可以更快地找出真凶。”

里维闻言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你凭什么认为那些人不是我杀的?”

他的本意是想惹恼埃尔文,但显然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因为后者脸上的笑容依然没有半点褪色,“并不是你杀的,不是吗?”

里维被他噎住,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变得十分有趣。

“虽然你并没有理由相信我,但我毕竟是兵团的一员,这个身份让我更便于处理这件事。”埃尔文循循善诱道。

“哼,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任何线索可以给你。”

“这么说你确实没有做过吧。”

“你……”

埃尔文当对面的磨牙声完全不存在般眯起了眼,“坦率是相处愉快的第一步。”

“混蛋!”

里维像是炸了毛的猫咪一样把银质的勺子丢了过来,埃尔文轻松避过愉快地笑出声来,“哈哈哈哈。”

快乐的(?)一餐之后,埃尔文主动承担起了刷碗的任务,随后还体贴地为里维冲了热巧克力。

“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坐在沙发上的里维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那个杯子。

“哪方面?”埃尔文不以为意地轻轻耸肩。

“为什么要找上我这样的麻烦?说到底这件事并不是那么轻易能解决的吧,就算是你也…….”

“那时候我可是当着我们的父母保证过,”埃尔文截断了他的话,“会好好照顾你的。”

没有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里维的脸上竟然因为惊讶于尴尬而泛起了红晕。

“没什么可担心的,就算无法解决,我也还是有办法保护你,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必须离开首都而已。”

“你……”里维算是开了眼界,他从未见过这么盲目自信的家伙,但事实上,如果他并不信任眼前这个仿佛在信口开河的男人,也不会真的乖乖呆在这里。

“怎么?”

“没什么!”他近乎咬牙切齿地回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