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男友失格症候群 02

注意:脑洞依然魔性,下文依然不定。

昨天又过了一个小周周的生日,开心~



======================

叶修闻言挑眉:“大家都在剧组吃盒饭,我怎么能搞特殊。”

周泽楷低头略一思索,立刻想出了应对的法子,“联系饭店过去,一起。”

这还是之前从影迷那里取到的经,他想着日后自己就算不在家也可以打电话安排给工作狂人改善伙食,就稍微打听了一下本市范围内她们比较推荐的店。

叶修还没这么fashion,仔细问了是怎么回事,发现现下时代早已发展到粉丝代偶像请剧组同僚而不是偶像出于礼仪自掏腰包买单之,忽然感觉有点复杂。大家都是有影迷的人,他微博上的粉丝总是对他发的自拍冷嘲热讽百般挑剔,跟周泽楷粉丝这种全方面顾念的态度完全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当然,如果他的原影迷、现事业粉得知他是这么想,那肯定要呼天抢地地扒着他的大腿为自己叫屈,要不是叶修是圈内人尽皆知的神出鬼没来去无踪,要是他们知道有一天自己能通过跟踪鲜肉周泽楷找到自家腊肉叶修的话,可能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和年轻的迷妹们抢蹲点的那点儿位子。

“找不到你。”周泽楷出于某种意义上的革命情谊还是替人家说了句公道话,表示叶修的影迷照样很愿意为他做点什么,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而这类出于了解的举动在叶修看来,总像是对方已经打入了自家粉丝内部的样子,所以,万一有一天周泽楷把对自己的嫌弃摆到明面上来……这种事是不是也完全有可能发生?

脑洞开大了便不知不觉走起神来,周泽楷知道他赶时间,立刻出声提醒,“想什么?”

飘远的思绪被扯回,叶修也没隐瞒,“在想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周泽楷听了他没头没脑的话,却毫不迟疑地接口道:“不会变。”

叶修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没人能比他更明白对方过于精炼的话语中的真实含义,他那么清楚周泽楷骨子里带着的浪漫主义,也总享受着唯有自己知道的这些可爱之处。

其实怎么可能不会变呢,光是外表,周泽楷这几年也有着很明显的变化,除了愈发棱角分明,那双眼睛也从一开始的坦白纯净变得时而晦明交织,这当然是来源于体验。而内里,这个人更成熟,更平稳,变成了更能够让自己放心依赖的情人。

不过,大约也的确是不会变的,叶修又想,饶是青春不再,他也不可能收得回已经被对方牢牢捉住的手。

面前的周泽楷似是察觉了他的心思,回应的笑容也带着深情。

按理说美色当前,最不济也是出言赞美两句,叶修脱口而出的却是:“这次你还是来帮我吧。”

周泽楷的眼里闪过了一丝难以置信,但很快又恢复沉静,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回答:“材料发邮箱,考虑。”

“我也签了保密协议的好不好,电子版概不传阅,你下午没事的话就呆那儿看吧,看完看紧给个答复。”

周泽楷本来正欲起身去拿手机,闻言顿了一下,“给小江。”

他和经纪人江波涛的组合在业内也算是挺特别的例子,两人年纪相仿,当年都是初来乍到,周泽楷从无人问津的平面模特到如今身价千万的影帝,二人除了是工作上的伙伴,私人交情当然也不错。

革命情谊在上,周泽楷表示不能做重色轻友之人。

最重要的是,叶修可以不解风情到这种程度,他必须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叶修并不是不认同他的“规矩”,也早就预料到了这点,就算他的角色周泽楷可以不看剧本就接,这事儿也总归绕不过江波涛。

幸好他早有打算,半个月前江波涛回本地给周泽楷看个新代言,叶总监二话不说就拿着剧本去堵过人了。

当时的江波涛一脸为难,剧都开拍了,时间又和一早安排好的两个月长假冲撞,哪怕叶修是江湖上再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也不想为了个酱油角色打扰好友的私人时间。

“如果小周本人愿意接,你不会不同意的吧?”叶·别有用心·修问。

“那当然不会,叶神您哪儿的话!”江波涛是清楚周泽楷的,想着反正就算他对叶修有尊敬,也肯定不是会屈服于淫威的人,于是回得圆滑,之后也一点没再操这个心,可惜纵有八个脑子,他也想不到自己平日闷声不响性格低调到恨不能融入空气的好友会搞地下情,那地道还一溜烟打到了叶修脚边。

于是现在,周泽楷当然是不能说什么了。公私分明,那当然要分明,但时间是他私人时间,在这个范围内,他的就是叶修的,还分什么明。

这毕竟不是友情跨刀,而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当初叶修提让他大假休长点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类似发展了,回溯得更早的话,周泽楷还一度以为自己会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向江波涛提过可能要休半年的意愿。

幸好江波涛没把那话当真,不然周泽楷读本的时候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么一点点复杂了。

“没问题的话后天就进组。”叶大忙人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他身边,硬是把屁股挤进了单人沙发的小小空余。

太近了。周泽楷转头看叶修,鼻尖的距离不到五公分,气息几乎交融,这让在外极为自律的他很不自在。

骨子里都是传统青年,叶修在情爱方面自然也不能算是热情奔放,只是自打他了解到对方这一面,就总要忍不住时不时去惹惹,当然后果也有可能是损人不利己。

这画面在外人看来,旧人们反正见怪不怪,只当是叶修以想方设法压榨人为乐,连一本正经根正苗红的周泽楷都不放过,新人们则战战兢兢,觉得叶老师不愧是叶老师,人格之力杀遍天下无敌手,竟连小周老师都服帖他。

小周老师当然是服帖的,这个角色设置在如今年代里决不会有第二个周泽楷级别的大牌愿意接,要不是叶修这两个字本身的含金量,可能但凡有点年资的都是不屑一顾,或者说,避之唯恐不及。

这是一个小角色,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设定里,他气质普通,长相一般,是分分钟湮没人群的那类人,作为发小,主角曾在出场时评价他的性格为“如果可以,恨不得把自己隐藏在空气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大学时期对一个万人迷一见钟情,并为了追求对方极尽荒唐。

这甚至称不上一个正面角色,孤僻却傲慢,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以为伟大,其实卑微。

在剧中,他的故事只是身为心理医生的男主角在面对爱情时回忆起的一个案例,一段插曲,为了突出视角,充斥着不少显然被人为放大的戏剧化元素,并非是至关主线的重要内容。

况且这个角色,无论是谁来看,都不可能会联想到周泽楷。周泽楷是被媒体评价为天生闪耀的那类人,哪怕他性格低调沉默少言,总也会自然成为人们注目的焦点,苦苦追逐这种设定压根就该与他绝缘。

然而从来没有道理可言的叶修,这次依旧打出了一张怪牌。

 

此时周泽楷已经不再对二人在沙发里挤成一团这件事表示介怀,认真地翻阅起了剧本,他阅读的速度一向很快,但格外讨厌在过程中被打断,结果反而是叶修自己没法大动作挤出去,只好憋屈地等在一边接受往来人员看奇葩一样的眼神洗礼,等着等着就走了神。

这角色的形象也差不多定好了,他一早就在心里给周泽楷架上了乡土气息十足的黑框眼镜,还准备拉直那头有些自然卷的柔软发丝再打薄剪碎,刘海一定要半长不短那种,他要掩藏周泽楷的凌厉,盖住这人身上所有的光芒,他知道,那也仅仅只会是开始的一两天,等周泽楷缓过劲来,彻底进入角色,那所有的控制魔法就会立马溃褪。

之所以选择周泽楷出演这个角色,因为叶修很清楚地明白,这部剧如果想要达到自己目标的成功,便非得有一个人去点燃这个角色不可。设定里极尽苍白平凡的形容词可以毁灭一个人所有的魅力,而他需要的不是能将自己变成一个既定角色的演员,更不是一个普通又极端只会引发观众反感的反面角色,他需要的是一种近乎矛盾的魅力,把设定发挥到淋漓尽致,让人信服的同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拒绝。

剧本的创作者是在他宣布息影的后一年找上门来的,不惜用上了他家老头子的关系,就为了说服他来演这个角色。叶修读完剧本初稿没做过多挣扎,他决定要买下这个剧本自己拍,于是后来就反过来成了他千方百计去说服对方。

他当然能演好这个角色,可这个角色对他而言已经并不算是惊喜,对观众而言也不会足够是。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确定应该是周泽楷。

他为这电影筹备了一年多,这事儿对方一直被蒙在鼓里,废话,叶修怎么可能被人轻易看透呢?他只是对周泽楷说这次成功了哥也能安心回老家结婚了,一句话把对方哄得万分愿意任凭他放置或差遣而已。


评论(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