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Right of Left -逝者之权-00(AU)

这段本来打算作全文序的,是揭幕章更前面的事情,小周还没有出场,现在看上去有点太边角了,就当做世界观辅助吧,给兴欣众人刷个存在感,虽然也没啥东西OTL…………揭幕章里提到的孙翔之所以调职的原因就是原嘉世城的一半(现在的兴欣)闹独立(而且成功了)的关系…………

以及事实上这文我是打算写成狗血苦恋风的,奈何越跑越远会变成四不像也说不定(so sad





Episode 00  Before 前一章





暮色四合,通向某个废弃村落的荒芜小道上出现了一个浑身黑色、戴着鬼面具的身影。来人动作极快,沿着这条小道直冲进村里,只稍微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状况就迅速决定好了去向,动作利落地翻过某个院子的围墙躲了进去。    

不消一会儿原本寂静无声的荒村忽的就喧闹起来,大批的警察蜂拥而至,队伍尾端的指挥官一看这情况几乎是立刻就扯开嗓子下令分散搜索,之前那条小道太窄车子开不进来,一路狂奔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他已经在心里把那个罪魁祸咒骂了无数遍,这份怒气当然多少需要找人发泄。

他们的目标是一个外号叫做毁人不倦的盗贼,这在嘉世南城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好几个富商家里都被他“拜访”过,上锁加密的保险箱对毁人不倦而言就像是纸糊的一样没用,重金雇来的保镖也起不到任何效果。他一般会把金砖和钞票直接撒在贫民区,宝石或其他值钱的收藏则不知去向,有可能是被他当做战利品自己带走收藏起来,也有可能是通过黑市出了手,不过到目前为止相关物品的调查还没有丝毫消息。

毁人不倦的存在是当地警察最大的耻辱,无怪这次整个南城的警力几乎倾巢出动来逮人。

 

此刻躲在院子里的毁人不倦轻轻松松地解决了两个被分来查看这间屋子的倒霉鬼,顺便捡走了他们的武器和弹夹。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在同个地方停留,在对方压倒性的人数和火力优势之下,考虑体力因素要全身而退似乎十分渺茫,但他还不想就此坐以待毙。

毁人不倦一面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一面从窗户越出去贴着这一排房子的后墙移动,但这毕竟还是不怎么保险,因为这个村子实在太小,街道也没有那么错综复杂,警察沿着外圈包围过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警察们大张旗鼓地对村里还没彻底塌掉的房子进行着搜索,却压根没人发现在这看上去已经破败不堪的小村庄里甚至还隐蔽着一队人,比如此刻在算是所有残存建筑里海拔最高的那个已经颤巍巍的钟楼顶上就以不太雅观的姿势趴着两个。

“我说确定是这小子吧,别忙活大半天人都没弄对,那可就尴尬了。”因为在这次任务里他们只是担当以防万一的护卫角色,唯一的夜视镜又在旁边那人手上,连烟也没得抽的魏琛望着远处模模糊糊的人影百无聊赖,只好动起了嘴皮子。

“我看没错,这小子反应挺快的,刚撂倒那两个片警的几下子也还不赖,身手应该不在包子小唐他们之下,难怪会让那家伙动上脑筋。”因为器材加持还有机会看现场好戏的方锐眉飞色舞地回答。

这下魏琛是更趴不住了,伸手就要去抢他手上的夜视镜,“诶我说,你看够了吧,让老夫也看看。”

 

 

没人注意到钟楼上制高点上的小插曲,而当指挥官发现自己手下的人马仿佛不知不觉少了不少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分钟了,毁人不倦已经几乎移动到了村庄的另一头。

在那里他停了下来,因为眼前的情景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的关系。

 

“你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慢啊。”

那是一个嘴里叼着烟看上去格外无精打采的男人,弓着背坐在一张颤颤巍巍小得可怜的马扎上、手里抓着一根形状诡异怎么看都不像鱼竿的棍子,棍子的顶端连着一根细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线,另一头垂在他面前的小水沟里——天知道那沟里有没有水。

毁人不倦在察觉这个人存在的同时毫不迟疑地摆出了战斗的架势,他虽擅长逃跑,但真一对一打起来却也很少会遇上敌手,所以当然也不会畏战。对方的话显然表明了是有意守在这儿等他的,不过内容也着实有点让人不爽。

“要打就打,别废话。”毁人不倦在面具背后冷冷地说道。

“呵呵。”男人轻笑一声慢悠悠地从马扎上站起身来,又慢悠悠伸手把线捏起来看看,嘟囔了一句“果然没鱼么。”

 

世界上大概真的有气场不和这回事,毁人不倦本不是容易冲动的个性,可面对这个浑身散发着懒洋洋没干劲气息的男人却显得格外没有耐性,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双拳紧握,差一点就直接冲上去揍人了。

阻止他行动的是一声突兀的轻响,毁人不倦急忙停住,有些惊愕地看着细线随着那声响骤然收缩,另一头猩红的钩子刹那之间就随着镶进了那根奇怪棍子的顶端,而后棍子的前三分之一忽然往外一张再反面翻下,原本棍子表面的金色纹路也随着上层回翻自动展开成了骨节,最后整个成了一把浅金面黑色柄、骨端分别带着一抹血红的无比奇异的伞。

男人将最终呈现收拢状态的伞架在肩上,转头对毁人不倦说道:“整天被人追来追去有什么意思,有点追求,跟着我们干点更刺激的吧。”

“你是谁?”毁人不倦问。

“叶修。”男人周身没显露出丝毫杀气,脸上的笑也是懒懒的,可就是这样,毁人不倦却无法先一步出招,因为对方完全没有顾忌。

没有顾忌,因为没有破绽。

“我是兴欣目前的负责人。”

 

兴欣城,前身是嘉世城的辖区,一个月前发生大规模暴乱,现在已被反联盟政府武装控制并宣布独立。那里离这儿实在不远,再怎么与世隔绝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那又怎么样?”毁人不倦却丝毫不为所动,“我没兴趣。”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再盲目乐观的人恐怕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可正因为走投无路,毁人不倦也准备好豁出去和对方硬碰硬干上一架了。

“我想你误会了。”因为对方果然没答应入伙,怕麻烦大王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我不是问你,而是在通知你。”

说时迟那时快,毁人不倦才刚刚察觉到来自背后的危机却来不及反应,后颈兀然一阵剧痛,人马上就失去意识扑倒在地。

“成啦!”在后面放闷棍的年轻人看上去十分兴奋。

“包子,你太急了。”叶修立马批评,“我话还没说完呢。”

“诶?”被唤作包子的人闻言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不然再把他摇醒?”说着蹲下作势就要拉人衣领。

那可是个格外心血来潮的主,叶修赶紧喊停,“等等,带回去再说吧。”

“幸好他戴的面具看上去够结实,不然得破相了吧。”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银铃般温柔悦耳的嗓音,通讯那头的姑娘们开始说话了。

“搞定了没?”叶修问。

“早OK啦!”

“那就快下来吧。”叶修无奈,一面指挥包子把毁人不倦搬起来,“准备撤了。”

总之,这是一次以捕获毁人不倦为主要目的的顺带奇袭训练,训练内容为尽可能避免敌人有受到袭击的自觉,现在那将近百人的追捕队已经全部失去战斗能力,从这里丝毫没有听到骚动声来看应该还是进行得挺成功。

这时另一边的围墙那边也传来了动静,短发的姑娘一手举着微型冲锋枪从高处一跃而下,落地却轻盈无比几乎没有声音。

“小乔,干扰器和监听器设置得怎么样了?”叶修又打开了另一条通讯。

“完成了。”

“很好,过来吧。”

“是!”

 

 

等所有人员全部到齐,叶修招呼了一下立马就踏上了回兴欣的归程。

“现在怎么办?”路上跟来帮手加观摩的陈果看了一眼被包荣兴麻袋一样扛在肩上的人,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

“什么怎么办?”叶修用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把她气得够呛,但将近两年的相处经验还是适时提醒她顶回这句对自己不会有任何好处,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改用瞪的,最后还是苏沐橙笑了笑道:“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法子能让他改变主意?”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场所有人都挺有兴趣,此刻无一不是竖起耳朵在等叶修的回答,这可是他老人家相中的人,按理说也总该有些对策。

大家翘首以盼,没想到被寄予厚望的那位却是耸耸肩伸了个懒腰,最后轻巧地甩出了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

 

“操!!!”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