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02(AU)

 好吧,我完全是在丢草稿玩儿,有些设定和前文不符的地方成型之后会一起改的………………OTL

这章周叶依然很少,但至少有对手戏了………………



Episode02  Contact连锁

 

 

 

 

 

“可以相信我吗?”

“如果我的理解没错,这代表着一个特别的约定,是吗?”

“是。”

 

 

 

 

“别动。”

冰凉的触感抵上后脑,刚刚无声无息从窗户翻进房间的人在心里叹了口气,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

“你哪来我房间的钥匙?”

“开门不一定需要钥匙的啊。”苏沐橙收回手,微型手枪在掌中旋转一圈之后顺势滑进袖子里消失不见,整个过程由这个大美女做起来简直像个小魔术似的。

叶修转身面向她,就算被抓包倒也没怎么心虚,“莫凡干的?”

以非常手段留下外号毁人不倦的盗贼莫凡之后,后者神乎其技的撬锁和毁坏各种电子识别系统的能力已经被行动组各位利用到了最大程度,看中对方的时候叶修可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房门居然也会失守。

苏沐橙没承认也没否认,只笑着耸耸肩,“昨晚怎么回事?果果很担心你。”

“遇见了个朋友,叙叙旧。”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

只可惜他虽是扯谎宗师,苏沐橙毕竟也不是吃素的,考虑到原本计划时候就有的顾虑,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小周?”

既然被识破叶修也就懒得再故弄玄虚,径自就往冰箱那边走,之前急着在周泽楷醒来之前落跑,连口水都没顾得上没喝,“走的时候正好碰上,他的直觉一向可怕。”

“暴露了?”虽然早就在这件事上同意了对方的判断,苏沐橙此刻的心情仍旧有些复杂,甚至有些希望出现点意外状况让叶修不得不放弃对周泽楷的隐瞒。

“也不算吧,小安的易容术挺靠谱的,后来出了点意外所以耽搁了。”叶修从冰箱抓了瓶水出来打开灌了一大口,“不过那个吸入型镇静剂的效果就不怎么样,发作延迟了不少时间。”

“小周应该也受过相关的抗药性训练吧。”苏沐橙想了想,还是替安文逸说了句公道话,当然这点叶修自己不可能不知道,他只是不介意以此为难一下自家药剂师而已。

“东西拿到手了吗?”

“哥出马会有办不成的事吗?”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盒子,里面装的正是他从国府地下的秘密研究室里取得的某种液体样本。

苏沐橙原本放松的神情在瞧见这个盒子的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漂亮的嘴唇开合,吐出的音节却有些僵硬,“Eternal Night……”

永夜,半年前开始流行于边境黑市的新型毒品,介于其戒断率之低和破坏身体机能的速度,对于吸食者而言的确是名副其实的黑暗深渊。

“接下来就交给小安和小乔去分析吧。”叶修仿佛打气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把盒子交了过去。

“我们一定会找到那个幕后黑手,然后让他罪有应得的,对吧?”苏沐橙把盒子紧紧攥在手心,就算尖利的棱角刮刺着皮肤也仿佛毫无所觉。天性温柔的她甚少会对一样东西这么深恶痛绝,但这样东西,无论如何也该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行!

在下定决心之后她总是会习惯性地向叶修再确认一遍,因为这是世界上她最最信赖的人,只要有他在,仿佛也真的没什么不可能的。

 

回望着她的视线,叶修点了点头回答:“当然。”

 

 

***

“有您的信件。”

周泽楷的脚步顿了顿,从秘书那儿把小小薄薄的信封接了过来。

简单的米色竖纹纸面上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周泽楷先生亲启”的字样,周泽楷一眼就认出了这字是出自谁手,回到办公室便马上打开,从里面取出了背面贴着一张便签的演唱会门票和酒会邀请函。

便签上的字虽然和信封上明显是同一个人写的,但措辞却随便了不少。

 

「一定要来喔!^^

       ——苏」

 

久久地凝视着便签上的那几个字,周泽楷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

黄少天在闲暇时通常会选择光顾位于首都情报街的一家名为WHIZZ的门面毫不起眼的小酒馆,自打从军队退役调任中央情报部总执行官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已经成为他的职业本能,不过那个震慑方圆几里的话唠称号当然完全是他本人的自带属性。

“哟,黄少好久不来了啊,最近在哪儿忙呐?”

甫一进店就有熟人上来打招呼,等终于说到尽兴,口干舌燥的某人一屁股坐到了吧台前就喊:“老林老林,来杯特调,我快渴死了。”

正在酒柜那边整理的老板闻言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转过身来。基本上林敬言看上去就是一个斯斯文文、整天笑脸迎人的老好人,可只有极少数了解内情的人知道,甚至连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副眼镜都只是单纯为了营造某种气质的装饰品而已。

当年在自卫军做到军长级别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善茬,黄少天自然是深谙这一点的。更何况就算早就从军队卸职,对方如今可是首都首屈一指的地下情报大王,动动手指就能让一个人各种意义上地从世上彻底消失,是连政府高层都不得不忌惮的名副其实的狠角色。

“我的特调可不是给人解渴用的啊。”

虽是抱怨,林敬言却没有半分不悦的样子,反而倒了一杯柠檬蜜放到他手边的杯垫上。

对于老板的亲自服务黄少天可一点没客气,端起来一仰头就灌下去了大半杯。

“诶诶,最近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有意思?”林敬言状似无辜地向他耸了耸肩,打太极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黄少天最受不了这一套,明知道却要藏着掖着,除了自家顶头上司喻文州,他对所有这种风格的人物几乎都怀着某种程度上的敌意,“别卖关子了好吗!”下一句倒是压低了音量,“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个什么鬼玩意儿琉璃雕,不是死了好几个了吗?这事绝对有蹊跷吧你那儿有没有什么消息有就告诉我可别让事情闹大了最近新民盟那伙人老不消停可不能给他们抓住事头大做文章!”

一进入状态就不换气算是黄少天的特有风格,林敬言对此就习惯了,也不会因为反应不及听漏什么的,反正对方想问的其实他一早就知道。

“如果是这事的话,我这儿倒的确有个特别的消息来源,不过其中的内情恐怕就不需要我来说了。”林敬言从容地说完,在黄少天发飙之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酒馆西面的小门,后者立刻冷静下来,难得言简意赅地问:“是谁?”

这样的小门这间小酒馆里有两扇,北边的一扇通向后面的地下赌拳场,那里每晚都会开三场擂台,到点总是有大量的赌徒通过那扇门进入赛场。而西面的小门打开后就是向上的阶梯,通向的是酒馆主人为自己的客人特留的贵宾席,这扇门不是谁都能开的,当然。

他问了之后林敬言的目光似乎也变得意味深长起来,但终究他还是保留了这个悬念,“一位意想不到的故人。”

 

 

老旧的木质楼梯随着脚步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响,好像随时都会被踩出窟窿来,短短一层的距离生生把黄少天逼了一头汗。他在心里问候了无数遍最后关头还坚持卖弄神秘感的林敬言,天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把吊人胃口当作趣味。

好不容易爬到二楼,迎面而来的光线让他下意识眯起了眼,在完全适应之前,原本就在那里的人首先开口了,“来得真是时候啊。”

这个声音虽然久违,但对他而言却实在太过熟悉,以至于黄少天听到的同时便在心里吼了一声卧槽,赶紧眨了眨眼睛仔仔细细地把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

“你、你……”

对于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反应也没做太多感想,一会儿就干脆撂下人坐回位子专注于拳赛去了。

黄少天花了好久才勉强找回了一点神志,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撕他的脸皮。

“喂喂喂,这是干嘛?”眼疾手快地架住对方一爪下去绝对破相的攻击,叶修整个人却完全没表现出什么该有的危机感,以前黄少天一见到他就会找各种理由要求单挑,后来因为被拒绝多了所以总是不打招呼就动手,对于这点叶修还是早有防备的。

“现在顶着这张脸出现,要别人相信的话总要拿出点证据来吧。”黄少天嘴角一勾,第二击随之而来。

叶修早知道他会来这招,连忙把人甩开一撑椅背轻巧地翻到了后面,隔着个安全距离有些无奈道:“别胡扯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黄少天偷袭不成,满心遗憾却也不好表露,只好先动动嘴切一下正题,“叶秋你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没死的话怎么这五年出了那么多破事都不出来支个声?”

“那不是没我什么事么。”叶修随口敷衍,明明白白地表示自己不打算解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死了五年的人突然站在面前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都一秒接受了,也没啥看不开的,反正叶秋在他眼里一直都不是什么正常人,“那你现在蹦出来又是几个意思?死的新民盟那群家伙都打着主意抹黑呢,活的他们能给你想办法弄死了信不信!”

叶修还真想对他说没关系反正也已经被弄死过一次了,不过依照黄少天的性格,要是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局面恐怕就不好收拾了。虽然军联和新民盟如今已然对立明显,但毕竟还不至于正式撕破脸闹成国家动乱。

存在感太强也是罪过啊……叶修不禁在心里感叹。

“但我不是叶秋。”

“啥?”

“我叫叶修。”望着对方狐疑的神情,叶修毫无罪恶感地说道。

 

 

***

“所以说事情就是这样,老林那家伙只会跟人打哈哈,叶秋那混蛋也……”

“并没有证据能证明他是叶秋。”

办公桌前正处理着文件的喻大局长好脾气地听了黄少天长达半小时的特殊事件报告,最终还是在这里出声叫停。

黄少天怔了怔,“但他就是叶秋,我们都知道他不会那么随随便便就死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到现在才露面?”喻文州望着自己多年来的搭档,作为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他明白黄少天那种单纯的喜悦,可叶秋这个名字对于现在的G国而言实在太过危险,某些可能性实在无法忽视。

“他会主动接触我们一定不是心血来潮。”

听他这么说,黄少天立刻也陷入了沉思,“嘉世城的事,会不会……?”

“不无可能。”喻文州点头表示赞同,“如果最近那几个支持新民盟的富商的死也是他在幕后操纵,恐怕事情会变得很复杂。”

“这不等于和新民盟对着干?可他现在……”黄少天实在不觉得那个突然又冒出来的人会有这么大的势力。

“那个人的话,不好说。”喻文州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听说苏沐橙已经回到首都。”

苏沐橙在自卫战争时期曾被视为带给士兵们信心与勇气的胜利女神,战后更是作为新政府推广的安民政策的代表和当时还没有升任国务官的周泽楷辗转于各个城市鼓励国民重建家园,几乎成了G国的形象代言人。因为在新政府成立第二年忽然失去踪迹,关于她的各种流言和阴谋论从未间断,但这位歌姬大人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了三年多,不久之前却突然在国外公开发表了回归声明。

“嗯,演唱会就在后天。”作为曾经的战场歌姬,在这个国家,天上随便掉点什么东西大概都能砸到个苏沐橙的粉丝,演唱会的事早就经由各家媒体大肆报道过,黄少天自然不可能一无所知。

“少天知道这次巡演的赞助方是谁吗?”

“似乎是……那个叶家……”在说出口的瞬间黄少天震惊了,“等等,不会吧!那个叶家?!”

喻文州想提醒他的也正是这个,越是聪明的人往往会忽视过于显而易见的线索,他们认识的叶秋的确无法和那个独立于世界各个政府、生意做到通天的叶家牵扯上半点关系,但事实上叶秋、叶修,多么显而易见。

“真是棘手呢。”发出这声感叹后他忽然顿了顿,“如果是针对新民盟的话,你对发动内战有什么看法?”

“现在?当然不行!”黄少天毫不迟疑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就算新民盟那伙人再欠抽,也不至于要牺牲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

“我也是这么想的。”喻文州叹气,“不管怎样末世早就已经过去,现在的叶秋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我们都说不清楚,所以如果他坚持自己是叶修,我们还是配合比较好。”

 

 

***

接待人员站在包厢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周泽楷用余光扫了一眼那几个军姿笔直的警卫员,心里已经有了某种预感。

走在他之前的孙翔看到这种阵势显然也有些迟疑,回头用眼神向他发出了询问。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动作。

孙翔抿了抿唇,虽然看上去仍有不满,但终究还是有所分寸地退到一旁,虽然衔级比起这几个警卫员高了不是那么一点两点,但他自调任以来却从没对自己现在与身份并不相符的工作表现过半点轻慢,这也是周泽楷在心里十分看好他的原因。

周泽楷轻轻点头,举步走进了包厢。

包厢里的另一位客人、在柔软的沙发席上照样正襟危坐、自带气场完全无法与目前场合联系上半分的正是现任军联主席兼国家安全局局长韩文清。

“您好,韩元帅。”

“您好,周国务官先生。”韩文清只稍微朝他点了点头,以一惯的严肃刻板的语气回应问候。

虽然周泽楷此次出席这场演唱会是由于苏沐橙的私人邀约,但在公开表述上,这代表了联邦政府和曾经的战场歌姬之间的友好关系,而韩文清作为现任军联老大,会出席自然也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

只是把他们两人单独安排在同一个包厢这点却着实有些乱来。

 

周泽楷,在反前艾顿帝国侵略的自卫战争第九年以19岁的年纪被破格升为上校,曾被誉为自卫军新星,如今却是以联邦总统冯宪君为首的新民盟代表人物,由于衍生于自卫军的独立党军联与新民盟之间长久以来的政治对立,他这个国务官虽在诸多方面十分受国民的欢迎,却也被许多军部的老人视为背叛军装的势力小人。

韩文清早在战争时期就以强硬著称,是个彻头彻尾的铁血军人,那时候周泽楷与他也打过几次照面,但因为本身不善言辞的关系也不算有过什么正面接触,战争结束之后以两人的身份在各种官方场合自然也是会碰上的,可基本也就场面的客套一下,另一面的骂战工作则完全与他们无关。

不过政治就是这样,就算私人毫无过节,立场的对立也足够称得上是不共戴天的仇怨,这么多年以来周泽楷已经习惯了来自军联相关方的远程嘲讽与白眼,当然也没指望韩文清会在只有两人的场合下同自己进行虚伪的寒暄。

于是他只是安静地落座,安静地等待开场,然后安静地当好自己的观众……

 

只是这份宁静,终究还是在中场休息时被一阵敲门声打破了。

“打扰了,是苏小姐方的代表。”

两人互看了一眼,同时开口回应:“进来。”

为了配合舞台效果包厢里的灯光十分微弱,推门走进来的人正好站在阴影里,于是他们最先接触到的反而是声音。

带着一些慵懒的笑意。

“能同时见到G联邦的两位大人物,真是我的荣幸。”

 

那嗓音堪堪敲进耳膜,周泽楷倒吸一口气,搁在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握紧成拳,表情上虽看不出什么变化,实际却早就没了一向的冷静。

坐在他身边的韩文清早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就唰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军靴往地上重重一踏,双眉紧拧着沉声问:“是谁?”

对方往前走了两步,进入灯光范围之后面目便也清晰起来。

“叶秋!”韩文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

来人微怔,随后却仿佛一切了然地勾起了唇角,“初次见面,韩元帅,周国务官,我叫叶修。”

 

 

***

国家安全局总部的餐厅内,早在一旁等着副局长张新杰用餐完毕的特别独立行动队队长张佳乐端着餐盘一屁股坐到了他对面的空位上。今天国安局老大韩文清上将的压力气场实在不容小觑,就算办公室不在一层的他也感受到了空气里飘来的冷冽寒意。

“我说,老韩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别差?”

张新杰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随即转向了他身后更远的地方。

张佳乐狐疑地随着他的视线转过头去,餐厅后面挂着的液晶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某个正午的娱乐节目,而说到最近的娱乐焦点,那自然是有国民歌姬之称的苏沐橙在首都举办个人演唱会这件事。

因为歌姬大人身份的特殊性,媒体要采访到苏沐橙简直比登天还难,这次演唱会也压根没有举行什么新闻发布会,只在之后举办了一个私人性质的庆功宴,而且只有受到邀请的对象才能出席。

此刻播放的正是有幸被选中参加这个庆功会的电台记者在现场进行的简短采访。

 

“这个酒会,难道是老韩昨天受邀参加的那个?”刚听说韩文清有个酒会要出席的时候张佳乐还以为是哪个高层官员闲着没事干,没想到居然是苏沐橙。

提到苏沐橙,像他们这种当年的老熟人印象里总是要牵扯到另外一个人——叶秋。

当这个名字在脑海里闪过的时候,张佳乐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电视上的采访还在继续。

“如果没有记错,沐橙已经有两年没有过公开活动了吧,这次的回归舞台相信各位歌迷都期盼已久,在这里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如果我说谢谢,会不会显得很没诚意?”国民歌姬在镜头前俏皮地眨了眨眼镜,“但是大家的支持,我都感受到了。”

“那么沐橙接下来的计划,是不是可以在这里透露一下呢?”毕竟这段时间苏沐橙实在露面得少,记者有些急切地在第二题就赶紧切到了重点。

“啊呀,这个的话……嗯,大家还是问我的老板怎么样?”苏沐橙先是作出了为难的神情,随后很自然地把问题丢了出去把对方杀了个措手不及。

 “诶?”这个记者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反应。老板?苏沐橙什么时候有了老板?谁那么大胆子敢当国民女神的老板?

这时,刚刚站在苏沐橙身边曾被镜头一扫而过某个人正式进入了画面。

“我的老板,叶修。”苏沐橙笑着介绍。

 

因为不负责守备工作所以对此一无所知的张佳乐差点把刚喝的一口茶喷出来,急急忙忙咽下去又被呛到,惊天动地地大咳起来。

“这、这……咳咳咳咳……”

“我想这就是刚才你问的问题的答案。”他身边的张新杰没事人一般推了推眼镜说道。

“天呐!这真是叶秋?”好不容易顺过气的张佳乐连忙问。

“如果我没听错,他说他叫叶修,是叶家的代表。”

“可他明明就是叶秋!”张佳乐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么大的信息量砸晕了。

相比之下张新杰显然冷静不少,甚至依旧还是保持着他一惯的从容,“在媒体面前公开露面,如果是假身份的话叶家绝不会坐视不理,那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这简直……简直……”张佳乐对着画面里那个熟悉的懒洋洋又欠扁的笑脸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想到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完全表达此刻的心情,只好低声咕哝了一句“真是混账”。

 

要变天了。

这是他们共同陷入沉默之时不约而同冒出的想法。

 

 

***

作为一个本份人,叶修觉得自己最近被用枪顶着的频率真心有点高了。

“年轻人,不要动不动就拔枪出来吓人啊。”

老神在在地拿起水池边喷了香水的方巾擦了擦手,又老神在在地把手巾放回去,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站在旁边用枪抵住他太阳穴的是一袭黑衣、明显在外貌上经过伪装的周泽楷,在公众面前一向保持着亲和形象的国务官大人此刻神情阴冷得像是一把随时要出鞘的利刃。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一家不对外开放的会员制会所,但叶修还没无聊到问对方是怎么进来的,毕竟有钱有身份不代表趣味也必须高雅出众。

“很不理智。”他将双手摊开举在身侧,慢慢转身面对某位不请自来的大人物,“要是被认出来的话该怎么解释?”

他当然知道周泽楷不会允许自己犯这种低级错误,可堂堂政府高官竟然一身前卫打扮还化了个不浓不淡的烟熏——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视觉上也没太不合适——跑来这种高级声色场所堵人,大概是会引发国家动荡程度的大事了吧。

在视线相对的一瞬间,周泽楷的神情出现了一丝明显的松动,但他却没有放下枪,也没理会对方刻意的调笑。

“为什么?”

在正式场合的发言总是无懈可击滴水不漏,但那全是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的功劳,私下的周泽楷一向惜字如金,因为他着实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

叶修在心里揣摩了一下这个问题究竟针对的是哪一件事,但随即又发现这三个字似乎和自己预计的还是有些偏差,对周泽楷敷衍无益,于是他干脆地给了最不怕死的回答:“我是不会解释的。”

他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也知道周泽楷早就明白自己要不到想要的答案,如果真的打算解释,也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我是叶修。”他望着对方黑曜石一般的眸子说道,“不是别的任何人。”

没办法,周泽楷的沉默和固执,哪怕是他也觉得棘手。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旋动门把的声音,对方立即发现了门已被从里面反锁,于是又传来了几声叩击声。

“叶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叶修对着仍然紧绷着的人炸了眨眼,扬声回答:“没事,我马上就出去。”

门外的脚步声渐远,周泽楷不知是不是接收到了他的善意讯号,也终于把枪口从他脑袋上移走,叶修还等着他再问几个字,结果那人收起枪之后却是立马打算离开的样子了。

不用这么善变吧!

他一边在心里吐着槽一边拦人,虽然对周泽楷的身手挺有信心,但自己这一趟的目的还没达成,把他留下来,一方面完全消除了发生意外的可能,一方面又着实是挺不错的助力……好吧,帮手什么的还在其次,事实上他只是想把对方也拖下水而已。

“来都来了,也别急着走啊。”

周泽楷回头望他,眼底写满了复杂的情绪,和一丝显然的不解。

叶修随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凑过去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上次的酬劳还没付呢,怎么样,请我喝一杯吧?”

感受到手心下肩膀明显的颤动,叶修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里的酒,可真是贵的有些离谱呐……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