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逐 龙 12(AU江湖)

半夜暗搓搓放个意想不到的更新,肯定会被说已经忘记前文,不过我也差不多了,请原谅这个文力快报废的我……ಥ_ಥ

======


第二日,还未来得及吃早饭的两人就收到了来自喻文州的请帖。帖子外封上用金线绣着蓝雨剑派的徽标,在光城,人人都知道它的分量,认可它的分量,更敬畏它的分量。
掌柜万分郑重地双手捧着送到叶修眼前,甚至于连目光都不敢接触他的。虽不知叶修真实身份,然蓝雨剑派的客人这个身份便足当得起这礼待。
叶修神色如常地接过请帖,向对方道了谢,并未避讳,随手就翻开来。
字确实是喻文州的字,内容除了中午请他们到天河居一聚外别无其它。
“文州就喜欢这种走过场的事。”叶修合上请帖,状似伤脑筋地转头对周泽楷道。
若不是从昨夜的对话里听出此行其实是为蓝雨剑派的某样东西而来,还当真要以为他对成为蓝雨掌门座上宾这事大不耐烦。
周泽楷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其实挺乐于见叶修如此。
掌柜听他说话,额上都要渗出汗来,更不敢久待,就怕这位看上去不怎么好惹的主要拒了喻掌门之邀,害自己连送个帖的差事都办不成,于是随便找了个忙客栈生意的托词赶紧离开了。
叶修站着听了一会儿他踏着木阶下楼的响动,这才退进房里合上门。
“有不妥?”周泽楷自然看出他有话要说,否则收请帖前还嚷嚷着肚子饿赶着要出门的人怎么这时反而一点不急了呢。
叶修摇摇头,“只怕这顿饭不是那么容易吃啊。”


虽说请得也算郑重其事,但天河居里等着他们的却只有喻文州一人,连叶修都不免诧异,“少天不来?”
“他今早已启程前往安郡。”喻文州道。
叶修皱了皱眉,“他们准备先动雷霆?”
“恐怕是。”喻文州边说边为他们倒上茶,“雷霆门内乱一事风闻已久,只是宗正盟没有魔教在幕后操纵的真凭实据,实难插手。”
“报信之事的确宜早不宜迟,少天亲自走一趟也好,只是……”说到这里,叶修望向一旁沉默不言的周泽楷。
这一眼,周泽楷便明白他早就心中有数,“并不一定,来得及。”
喻文州闻言,目光从叶修转向他,探究之色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如常,“事到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叶修轻叹一声,摩挲手中茶杯。
静默良久,桌上几样凉菜仍没人动过,喻文州喝完了杯中茶水,从怀里取出一个用锦帕包裹的小盒,却不急着交予叶修。
“前辈接下来预备往哪儿?”
“都说喻掌门善测人心,不如你来猜猜?”叶修并不心急,嘴角噙笑,不答反问。
“欸,我这点功夫,怎敢在前辈面前班门弄斧。”
“呵呵,文州过谦了,哪怕是少天,要猜到我接下来要去微草堂走一趟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全江湖都知道叶秋与苏沐橙之间的关系,之前嘉世山庄大乱,叶秋从武林第一人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奸邪,苏沐橙自然也连带受到非难,嘉世山庄指她与叶秋勾结,提出要在本门内自行处置,但与她一向交好的烟雨掌门对此极力反对,眼看两派争执愈烈,最后由目前暂代宗正盟盟主的王杰希出面,将苏沐橙暂留微草堂监管,这才暂时堵住了两家话头。
叶秋没事,那苏沐橙,他是迟早要去救的,包括这次向自己所求之物,恐怕也正是为此行做准备,喻文州自然清楚得很。
他发出疑问,更多的是探究,等救出苏沐橙之后,叶秋打算如何。
是与嘉世山庄对峙正名?还是彻底搅乱江湖?
然而叶修刚才却是故作不觉,把他的问题打回去的同时又明褒暗贬一番。光想到黄少天是如何性情,边上当着听众的周泽楷不禁失笑。
喻文州受他调笑也并不恼,立即转了话头。
“嘉世山庄近日在新庄主的领导下,倒是风头正盛。”

如果虚空楼再排个江湖最热话题榜,那么叶秋与嘉世的纠葛必是高居榜首,哪怕是堂堂蓝雨剑派掌门,亦是不能免俗。
叶修早料到他会提起这事,私人恩怨不足多道,不过蓝雨剑派身为宗正盟一员,本有义务执行宗正格杀令,别说喻文州要交给他的东西,光是能心平气和地坐在这儿同他插科打诨,已是足够难得,叶修多少承对方的情。
“是啊,陶轩眼光不错,孙翔是个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喻文州睇他一眼,显然并不相信他此话是发自内心,“他的知秋枪法的确练得不错,但也远称不上登峰造极,即是如此,又怎会在落雁岗大败它的创始人?”
周泽楷闻言亦同时望向叶修,这番话,也一直是他想问的。
“世事难料。”
江湖人可不重金钱权位,却绝不能不重脸面,身为曾经的武林第一人,被一个初出茅庐的新秀用同样的武功招式和原本属于自己的兵器击败,正如自诩领军武林正道的宗正盟各大派传出门内混入魔教奸细这种消息一样,可不是什么长脸的事,然而叶修却对此连一点不同寻常的反应都欠奉,四个字说得轻飘飘。
认识多年,喻文州也不见得没有这点对叶修的了解,好奇归好奇,探人私事总非君子所为,他也并不拘泥。
“我蓝雨与嘉世山庄同为宗正盟,虽然嘉世之事是门派内务,但如今魔教反扑,任何变数,都让人不得不防。”
他朝向叶修,所指已足够明了,有雷霆门之事在前,他需要嘉世前庄主的一句话来决定蓝雨在宗正盟中的立场。
“你能信我?”叶修问他。
“前辈,”喻文州坦然一笑,“宗正盟第一次武试之时,整个武林都是信你服你的人。”
“他们信服的从不是我,而是武林第一人这个名号。”叶修却并未有过多触动,“今时今日,比起已声名狼籍的叶秋,恐怕他们更愿意信能一箭保国的穿云宫主,不是么?”
如果此时坐在他面前不是喻文州而是别的任何一位门派掌门人,都可能因他这话当场发难,然喻文州却因为天生无法修习内功,并未在武艺修为高低上有过执念,倒对此不觉冒犯,反而颇感有趣地瞧了一旁的轮回宫人一眼,“能被前辈如此推崇,看来穿云宫主当真如传闻般不凡,边城一役我未能到现场,遗憾了。”
按理说若是放在普通的门派弟子那儿,自家门派之首同时被两位宗正盟举足轻重的人物另眼相待,肯定也会跟着觉得面上有光,喜形于色,偏偏周泽楷依旧面容冷峻,别说没为穿云宫主客气一二,面上甚至反倒添了些愠色。
喻文州察觉,心中还来不及想他与穿云宫主是否有何嫌隙,叶修已经咋呼起来,“文州你这人,说话老是意有所指,不就想知道那时候没去边城的我是怎么结交到人家穿云宫主的么,直接问就好了,前辈我也不见得不肯讲嘛。”
周泽楷一怔,脸上的冰霜倒仿佛是裂开了些。
“喔,前辈当真肯说?”
喻文州的注意全给叶修吸引过去,倒也没再琢磨他那边。
“只怕说了你也不信。”
叶修目的达成,方才仿佛已到嘴边的话生生又给收了回去。
喻文州无奈,只得把小盒推到他眼前。
叶修挑了挑眉,终于不再难为人。
“其实我与那穿云宫主,并无交情,与你一样,连他的面,都没见过。”
“然他却在危难关头出手相助,还派来座下高手帮你?”喻文州勾起嘴角,“前辈接下来不会要说,你落雁岗坠崖后便有此奇遇吧?”


走出天河居,叶修在午时毒辣的阳光底下怨念十足,“什么世道呀,这热菜还没上呢,请客的自个儿跑了。”
跟着出门的周泽楷见他脚步踟蹰,想到来的路上还被念叨着的名菜,未有多想便上前捉住他的手臂,“还是吃完再走。”
叶修却断然拒绝,“不行,小周你知道这儿的别名吗?”
周泽楷摇摇头。
“宰、客、居。”叶修一字一顿地道,“这点江湖规矩前辈可得好好教教你了,所谓的名店,就是绝不能自己掏钱吃的店,懂了么?”
周泽楷不是很懂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若不是叶修吊儿郎当的态度彻底打消了喻文州从他那儿套点什么内情的念头,后者也不会连饭都懒得跟他吃一顿直接打道回府,而那所谓的江湖规矩,周泽楷完全可以以理服人:银子嘛,他过去不差,现在不缺,将来恐怕依旧有的是。
不过对手是叶修,他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地选择不去争辩,默默维持着拉着叶修的姿势,被后者带着往这条街的另一端走去。

这日照当头,街上依旧人群熙攘,各有行事,然而此中穿行,眼前是某人后背,手上力道随时可收紧,刹那之间周围声籁具寂,只恍若光阴重叠,前路尚远。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