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全职/周叶】Right of Left-逝者之权- 03(AU)

声明:

1.架空背景,国务官×(伪)恐怖分子,OOC得相当厉害

2.标题取自苍穹的法芙娜OVA

3.大概是设定窘迫、语死早、狗血矫情&后文遥遥无期


=============================

Episode03 Tit-for-tat争锋

 

 

 

 

 

 

 

叶修打开洗手间门上的锁推门而出,周泽楷默不作声地跟在他后头,看不出对接下来的事情有什么想法,却也没有对不能离开这件事本身有明显的抵触反应。

这样冷硬的周泽楷叶修并不熟悉,但也毫无意外,毕竟他们之间隔着的不仅仅是单纯的五年时间,还有无数的不确定,立场、身份,甚至可能是所期待的未来的形态……

虽然并不认为感情用事是一种软弱,但有些时候感情确实是比较麻烦的东西,所谓一叶障目,再睿智果决的人,在被亲近眼前的感情牵系之下也无法保持绝对的客观从容。他自己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所以自己究竟有没有那段作为末世之光叶秋的曾经,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既然换了身份,不管是改变还是恢复,以往一切都已经一笔勾销。

可是他自己这样想,别人却未必,自从在首都露面以来,很多人出于各种心思要求他承认自己就是叶秋,他知道,周泽楷也是其中一个。但其实他需要的当然不是一句承认,而是一个保证,这个保证叶修自问没办法给出。

将近两千个日夜并不短,他没法确定这个人是不是一点也没有变,当然,周泽楷确实变了,当年他被几个话术高手连番轰炸也逼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如今却能在镜头前俨然一个称职官方发言人的样子,完全是长着同张脸的别人。

周泽楷现在的身份很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变数,几乎一下子就能扭转G国现政府的格局,这当然也不是一朝一夕随随便便就得到的。他实在想不出需要多少报酬才值得对方站到自己这边,因为想不出,所以没把握,而没把握的事情他向来能避则避。

好在现在他看不透对方,对方也同样无法看清他,也算扯平。

 

 

“只做生意。”

身后的人忽然开口,声音本身很低,但在安静的走廊里却又足够让人听到,叶修的脚步一顿,在初始的意外消散之后很快就意识到这四个字说的是叶家一直以来对外宣称的立场。

叶家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国籍,却有各国政府特批的经商许可,曾经有种说法风靡一时,得罪叶家就会亡国,因为这个名声闹得满城风雨的关系,叶家主动发表声明,表示不会与任何一国有政治接触。

只做生意,自然没必要与无关者有所交往,但这却也不代表他们真的和各国官方没有任何的贸易往来,不过叶家行事一向低调,很少会有公开性质的露面,也从不轻易泄露行踪。

所以这次叶修来到新戈洛里,因为牵扯到了苏沐橙这个特殊身份的歌姬的关系,这般大张旗鼓自然也显得格外不同寻常。

另外,他这张脸虽然搁在当年末世之光叶秋最受崇拜的时候也不算家喻户晓,更是已经有五年的空窗期,扔在大街上大概是没人会认得出来的,但对于曾经的自卫军高层或相关人员而言还不至于已经褪色到模糊不清。

人与人相像并不奇怪,但从里到外像到这种程度……

周泽楷很清楚,除了自己之外,对叶修这个存在存有疑虑并暗中有所动作的人并不在少数。尤其是,他知道叶修必然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家族生意就在隐藏了五年之后重新出现,还一上来就偷偷潜进警卫森严的国府。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将近五年,如今的G国却还与太平盛世丝毫搭不上边,上层势力派系之间的风起云涌时刻都会打破某个虚有其表的平衡,这点站立在中心的周泽楷一直十分清楚。末世之光,这个名号一直藏在很多人的心里,崇高,但同样危险。

他不能把主动权让给任何一方,所以才有了这次的主动试探。他确信自己不会认错,可为什么,不承认?

想到这里,年轻的国务官微蹙着眉忽然开口问前面的人:“地下有什么?”

 

 

装什么蒜!

叶修忍不住腹诽,那晚他是对他下了药,可周泽楷会否因为酒精和药物的双重作用记忆不清这点他在心里还是稍作保留的,只是后来苏沐橙演唱会在包厢那时对方表现得太像完全没有准备了,那样的态度难免会让人抱以侥幸。

他真不该对周泽楷这样的人怀有那么幼稚的念头的,很多年以前这就是一个会令人大吃一惊的人。就算曾确信的绝不会朝向自己的枪口,今时今日也不无可能……

“有什么你会不知道吗?”他轻巧地耸了耸肩,或许在有些不明就里的人眼里周泽楷只是个养眼又乖顺从不会多过问的傀儡,但很遗憾,自始至终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恐怕是那些人自己,“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多,但包括你在内至今没有人动作,因为正面冲突的代价太大,而那与你们真正想得到的东西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沉默,这是对方给他的回应。

还挺沉得住气,叶修想,话也越来越尖锐,“如果你能和军联的人联手倒也不错,可惜他们不会相信你。”他毫不怀疑这句话会刺痛对方作为军人的自尊,可即便如此却依旧没有半点留情,这其中的含义同时也是他想传达给对方的,不要因为自己的存在而犹豫,因为他也不会犹豫。

一如叶修所料,周泽楷因为这句明显针对自己而来的话无意识地紧抿了一下唇,纷乱的情绪在胸口冲撞着,最后他却仍干硬地吐出了三个字作为回应,“应该的。”

叶修怔了怔,他以为按周泽楷的个性多半会对此保持沉默,可对方却确确实实地出声回答了他。在被所有人看好前途时作出了另外一种选择,被视为叛徒排除在外,这是应该的吗?他还来不及对此发表自己的意见,却发现通往这层中心大厅的门已经近在眼前,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

 

现在这种状况,实在感觉不到是谁占了上风。

 

 

侍者为他们打开了门,方才出来时还在的保镖此时已经不知哪里去了,周泽楷却有些疑惑这两名保镖的实际用途,包括从让他毫无阻碍地走进洗手间这一点来看,他们不是警惕性过低,就是叶修对此早有知会。

两人进入这个声色场的中心,与上流社会光明正大的宴会场完全不同,这个地方虽然聚集着数不清的首都权贵,但却着实称不上有个上流的环境,昏暗的灯光,弥漫在空气中混杂着酒精、香水和烟臭的刺鼻气味,半封闭专座传出的毫不掩饰的诡异声响。

当晚的表演还没有开始,所以就连中央的舞台那边也没有半点灯光。

“听说人平时积累的压力越多,发泄的方式就越放浪形骸,看来钱也并不是那么好赚的。”两人在几乎一抹黑的走道里穿行,这个地方实在不是普通的拥挤,于是他们不得不尽量贴近以免被半道冲出来的不知什么妖魔鬼怪撞散。周泽楷虽不是第一次接触类似的地方,但依然不适地皱起了眉头,此时听到叶修在黑暗之中轻声笑语,熟悉的语气一如曾经他们最亲密的时候,心情不自觉便松懈了几分。

这并不是符合叶修此刻身份的话,但提出质疑却是没有必要的,如果对方有心隐瞒或掩饰,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能顺利从他本人那里得到真相。

 

“坐吧。”

叶修在一圈空着的沙发旁停下来朝里面指了指,得到了对方一个意有所指的眼神,只好勉为其难地先进去坐下,一脸我是为你好的表情,“唷,真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周泽楷没理他的垃圾话,毫不避讳地坐在了他的外侧。

“叶先生,需要换饮品吗?”侍者不知从哪里探进来问道。

“楼总回来之前不要来打扰。”叶修不咸不淡地发出指令,后者立刻点头退走。

两人无言地干坐着,叶修对等对方主动发言没有期待,只能祈祷这次会面的对象趁早把消息带回来,这时本与他一起来的唐柔和乔一帆已经各自通过他们头顶上的通风口执行调查任务去了,多半也是没空搭理他这儿的。

由于这个会所的风格就是让客人们怎么刺激怎么来,在灯光昏暗的时候座位之间只是用防护玻璃隔开,两边的声音传不过来,但画面却是想当看不见都难。

不过两人倒是没兴趣现场观摩那边不知哪位名流独特的性癖,同时把目光投向另外一边桌上小小的火光。

 

浓妆艳抹的卷发女人将一个类似烟卷的东西凑了上去,有那么一瞬间,烛火爆出了异常的蓝紫色。

“永夜……”

周泽楷的声音有一半含在气息里,但叶修仍旧听得清清楚楚。对于这一点他从来没怀疑过,周泽楷,还有其他许多人,都是知道这样东西的。

Enternal Night,那些疯狂的瘾君子们对它趋之若鹜,可脆弱的生命却很快就会被它蚕食殆尽。

因为某些力量的作用,这样东西流入内地的数量并不大,首都的达官贵人们也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但用于取乐的话,方法总是有的,例如看那些吸食者为之狂乱的模样。

吸食药物的女人很快便陷入药性的掌控,露出享受与餍足的神情,两人沉默地坐在位置上望着这整个过程,谁也没说一个字。

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注意到有人正向这边走来。

衣冠楚楚的年轻男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也明显愣了愣,但很快脸上就重新堆上了笑容,“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楼冠宁,现新戈洛里最大物流集团的少东,因为本家与政府之间也有不少业务往来的关系,他们甚至还曾尽在酒会上打过一次照面。

“不用介意。”叶修笑着耸了耸肩。

 

楼冠宁带着满心疑惑在他们对面坐下,目光却时不时瞥向周泽楷,“这是……?”他没有想到叶修身边会多出一个伴来。

叶修态度自然地顺势揽过周泽楷的肩,神情与语气都带着恰到好处的暧昧,“小周是碰巧遇见的旧识。”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说完之后叶修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故意侧过脸来,嘴唇几乎贴着周泽楷的耳垂,就像一个亲吻。

清晰地感知到对方身体的动摇反应,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诡计得逞的弧度。

果然,楼冠宁也因为这个称呼联想到了觉得这张脸眼熟的原因,一下子震惊地呆望着他,甚至不敢再转头看周泽楷第二眼了。

“呵呵,很像吧?”

“诶?”

“和那位联邦的脸面先生很像吧?”叶修丝毫没有罪恶感地说着瞎话,他确信周泽楷不会当场发难,那也太沉不住气了。

“嗯……”楼冠宁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有些僵硬地重新瞄了一眼他身边的人,又忽然觉得一点都不像了。

“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吧。”叶修耍够了人,仍然带着那种没心没肺的笑继续道。

楼冠宁已经飘走十万八千里的思绪被他一下子拉回正题,不觉心虚地挺了挺胸脊背,清了清嗓子,“那个,我目前得到的消息是,可能的运输路线有三条,应该还没有最终确定,另外那些东西会在十天后的拍卖会上出手,数量和你说的一致。”

叶修不动声色地望了周泽楷一眼,却只淡淡回应了一声“是吗。”

轻描淡写的态度让楼冠宁的神色一下子多了些迟疑,“这件事我们……”

“就这样吧,你也不用再插手了,如果被对方注意到会有麻烦。”叶修挥手打断他。

楼冠宁双眉紧蹙,显然也十分纠结,“叶……叶先生,以楼家现在的状况可能无法改变局面,但只要是力所能及的话我绝不会有所保留,那批货就算要我这边吃下来也无所谓。”

对于这番可算诚挚的表态,叶修却只是报以一个轻松的淡笑,“不用心急。”

楼冠宁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但场中却忽然传来了清脆的铃音,这声音让楼冠宁立刻把话咽了回去,表情写着些许无奈。

周围传来了一些窃窃私语,铃音持续了大约半分钟,原本光线昏暗的大厅忽然一下子灯火通明,那一瞬间对眼睛的刺激着实不小,周泽楷眯起眼,他发现周围有好些位置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拉起了隔光的布帘,看来里面的人应该是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兴趣缺缺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楼总。”叶修调侃,楼冠宁只能赔笑。

在此之前周泽楷只是在之前30秒的黑暗里注意到有那地方有个东西的影子在朝上伸出而已,此刻光线充足,升上来的是什么就一目了然了,那应该是一个展示台,上方用一块红色绒面布料遮着,看不见里面。

盛装的中年男人走上台去,简单寒暄之后就开始介绍本次的展品。

 

这一秒翻转的气氛让楼冠宁有些惊讶,“没听说这里还有什么展出啊。”

“看来楼总不常到这儿来。”叶修道。

“让您见笑了,这还是第一回。”楼冠宁有些不自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包含任何情绪偏向,他不确定叶修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更不知道自己这个回答是不是正确。这个会所的存在在上流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他虽然平时也会和亲友随便玩玩,对这种地方却一向敬谢不敏。老实说,今天叶修把见面地点定在这里实在有够让人大跌眼镜的。

当然,这份不安还是楼冠宁多虑了。叶修原本就是随口问问,顺便给身边的人放点烟雾弹,自然也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台上男人滔滔不绝地讲了十来分钟,有90%差不多是废话,他们这边气氛几乎已经降到冰点,叶修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一只金属打火机,视线却一直没从那个展柜移开,看得出对立面的东西挺上心。

令人难耐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如坐针毡了好久的楼冠宁听到台上的关键词不自觉地惊叹出声,“是那个家族的作品?!”

与此同时,同样没有错过必要信息的周泽楷已经把视线落在叶修了身上,后者则故意朝他挑了挑眉。

解说继续着,大意是介绍这个已经绝迹的带着神秘色彩的雕刻世家,这对于G国人并不陌生,他们能在一个小小的琉璃珠里雕出各种微缩形态,这些雕刻经过高倍放大会呈现出对实际物体高度精细的还原,与琉璃浑然一体,几乎毫无瑕疵。由于并不以此为经济来源,这些作品很少被出售或赠予,当今世上流传的几件都已经在国际拍卖会上创出刷新纪录的天文高价,只可惜当时定居于G国轮回城的这个家族在E国入侵占领那里时便从此失去了下落,连带着其余的作品一起,就算后来轮回城被收复,也再未露面。

 

“今天这件展品,据说从未曾在公开场合出现过。”台上的男人带着笑意说完这句话,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之下拉开了遮盖玻璃的绒布。

有不少人离开座位,自动自发地聚集到了离展台更近的地方。事实上那颗琉璃珠就是可以被裹进掌心的大小,不带放大镜贴着看可能都看不清其中有什么。

一直维持着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样子的周泽楷忽的抬手撞翻了桌上的茶杯,茶水沿着杯子滚动的轨迹在桌面上淌开,空杯子则最终滑出桌延随着一声闷响掉在了地毯上。

正因为有地毯的缓冲,这动静并没有引起楼冠宁的注意,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琉璃雕所吸引,要不是修养到家恐怕也要挤上前去了。

一直表现得挺期待的叶修这时却没什么反应,只是暗暗注意着显然很受震动的周泽楷,那么看了一会儿,后者似乎也有所感应,转过脸来回望他,只是目光更加深沉,甚至包含着一股极淡的怒意。

 “这件东西也会出现在十天后的拍卖会上。”叶修视若无睹地说道。

楼冠宁抽了口气,心脏砰砰跳了两下,却很快有意识地把那股冲动压住了。

说是从未出现在公开场合,也就等于在场没人能确定这件琉璃雕到底是不是出自周家,即使凑上去也不过看个热闹而已,楼冠宁是个理智的生意人,不会干不理智的事情,好奇心不可怕,但让好奇心主宰的人往往没什么好结果。

这时他听到叶修开口了,“是真的吧?”

楼冠宁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另外一个声音道:“是。”

回答得斩钉截铁。

“这……”楼冠宁也望向叶修,显然对此很不理解。

“别看我啊,又不是我说的。”叶修十分坦然地推卸责任。

楼大老板只好硬着头皮转而问坐在他旁边显然不怎么愿意交流的俊美青年:“呃……周先生是怎么确定那件就是真品呢?”

“……真。”又是一个字,但这也是周泽楷打算回答得全部了。

楼冠宁当然不可能相信,心里对他的回应有些不以为然,但偏偏叶修却笑了起来,“小周说是真,那一定就是真了。”

 

 

考虑着今天约摸也得不到什么自己原先想要的进展,楼冠宁决定还是提早抽身为妙,不久之后便起身告辞。

送走楼冠宁,叶修也无意在这里多留,起身朝着持续低气压的周泽楷眨了眨眼,“走吧。”

周泽楷仍然对叶修古怪的行为不甚了解,如果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从楼冠宁那里取得消息,恐怕也实在没必要坚持把自己留下,当然也没必要选择这种地方。

但如果是那个人,肯定是有打算的。

正因为这种确信,他仍然紧跟在叶修身边。

“解谜的过程是很枯燥的。”随着电梯缓缓下落,叶修靠着一边的扶手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包烟,整个人处于一种与方才的气度不凡的微妙差异之中。

倒是完全非正统造型的周泽楷自始至终站得笔直,目光如炬,在他咬住烟的时候重重抿了抿唇。

电梯落地,叶修正好完成了点烟的动作,深深吸了一口。

 

“麻烦咯。”

 

电梯门在身后合拢的同时,杀意瞬间而至。

很难相信总是被护卫环绕的国务官大人对于袭击的下意识反应居然是抢身把走在前面的人压到自己的保护圈之内,曾经的神枪手冷静地无视了原本所站之处还在冒着硝烟的弹孔拔枪回击,走廊是一通到底的直路,但两边却每隔两米不到就有向外凸出的立柱,袭击者就躲在那里朝他们无差别地猛射了一通,可没想到目标的反应实在太快,突如其来的第一波子弹居然就被生生躲了过去,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本就不宽阔的地方已经被烟雾充满,更加不利于定位。

形势几乎是瞬间翻转,对周泽楷而言射中目标和能不能看见根本就是两码事,借着硝烟的掩护,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

叶修心安理得地侧靠在廊柱上看着年轻国务官大显身手,耳上的通讯器响起了正躲在他们头顶通风口的唐柔的询问,“行动?”

“暂时不需要。”

“啧。”

“什么感想?”

“他真的是人类吗?”

叶修忍不住笑出来,那边的情况也如他所料的一般迅速被平息了。

“下来。”

 

“怎么回事?!”前方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

周泽楷趁着烟雾缭绕之际动作敏捷地蹿回他身边,还不等他说什么就默契十足地双手环住了他的一条手臂,刚刚一派潇洒地用来以一敌众的武器不知被藏到了哪里。

一队持枪的西装男冲了上来,被已经从通风口跳下来的唐柔和乔一帆挡在距离他们一米开外的安全距离。

随后一个穿得一丝不苟的中年人拨开这群打扮特殊的保安走了出来,一手拿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叶先生,是我们一时疏忽,让您受惊真是对不起。”

整个时间卡得太好,以至于这样的解释简直完全站不住脚。

无视了对方假惺惺的道歉,叶修的表情十足像个盲目的纨绔子弟,“反正花钱请来的保镖不用的话可太浪费了。”

对于这一番话,站在前面的唐柔给予的回应是转头送了他一个白眼,而生性谦和腼腆的乔一帆自然不像唐大小姐这样敢于和自家老大叫板,只好默默低头掩饰自己的苦笑。

 

被恭恭敬敬地送出门,叶修在坐进车里的同时立刻收起了那一副装模作样的流氓气质,忙着戴上视网膜投影仪查看乔一帆递过来的微型相机里拍到的影像。

这期间周泽楷一直沐浴在唐柔毫不掩饰的探究视线之下,亏得他定力十足,还能全程若无其事地盯着叶修专注的侧脸。

“那个炸弹什么时候爆?”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叶修终于收起那个投影仪,用平时聊家常的口气在本国国务官旁边说起了某个惊悚无比的话题。

刚刚负责安炸弹的乔一帆显然没料到他会在这种状况下提起这个,整个人呆了一下,一面在心里不停奔跑着“那只是个用来破坏监控的微型炸弹而已”的字幕一面低着头十分不好意思地回答:“还有一个小时。”

“嗯。”叶修十分愉快地看着眉头紧蹙仿佛随时要发飙的周泽楷,“放心,足够他们把琉璃雕运走了。”

 

车子平稳地行驶了大约十来公里,在一个路口把唐柔和乔一帆放了下去,叶修自己换到了驾驶座上。

情形和那天十分相似,叶修系上安全带之后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座椅,示意周泽楷也坐过来,“看在今天救命之恩的份上,解谜没有,但目的地就让你决定吧。”

显然,对于他的话周泽楷一般是不会提出异议的。

叶修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人已经动作流畅地滑到了自己身边的座位。

“回家。”

丝毫没有意外的答案让叶修勾了勾嘴角,猛地一脚踩上油门。引擎轰鸣一声,车子骤然提速,尾灯带起的光束锐利到仿佛能划破夜色。

 

 

***

在这个吻之前,周泽楷实在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生气。此时叶修就被困在他手臂之间,抬起头来微微眯着眼睛看他,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然后在他的注视之下伸出舌尖舔了舔,姿态随意而狡猾。

周泽楷看上去还不算失态,但心跳早就乱到偏离正常频率了,相比之下叶修虽然被他揉乱了头发、脸上压出了红印、嘴唇破皮流血,却仍然是一副掌控者主导权的淡定神情。周泽楷很想用这种挫败感来抵消一些不受理智控制的意乱情迷,但偏偏面对着这样的叶修,他却在潜意识里觉得无论放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有时候他会意识到自己就是对方曾经说过的软弱的人,他甚至不敢剖析自己的执念有多深。叶修是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抓住的,他只是他自己,一直都是,可周泽楷却下定决心要追,一直追。

在被对方的隐瞒和刁难触怒之后,他发现自己依旧束手无策,因为他一点也不想后退,哪怕叶修的那扇门一点也不肯对他开启,他也不能说服自己就这么当个局外人。

 

“这时候走神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叶修似乎是从他有些沉下去的目光里看出了什么,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侧脸笑道。

周泽楷一下子回过神来,他们身体早就紧紧相贴,欲望正蓬勃地对峙在一块儿,那种上天入地的恍惚感实在无法形容,他忽然握住对方的手,重重地握,又放到嘴边柔柔地亲。

叶修并不知道这时自己的眼睛里全是融化了的情绪。

骄傲到极点的人,终究也难逃一刻沉沦。

 

 

 

 

***

第二天,某私人会所因涉嫌非法交易及毒*品走*私而被查封的新闻跃然各大电台报刊头条,而极少数的八卦日刊,则更青睐一张叶家代表姿态亲昵地搂着一位看不清面容的年轻人步下台阶的照片。

叶修在自家好几双惊魂未定的目光洗礼之下伸手合上了那份报纸,修长好看的手指分开点在桌上,人却带着笑意道:“任务完成得不错嘛。”

 

 

 

 

 

=======================================================

说明:五年前周叶的关系是互相喜欢什么都干过了,一方求婚(没有)但另一方还没来得及答应;现在叶修不打算和小周建立什么情感关系,就偶尔遇见了能你情我愿(没节操)地来一发(被双枪打成蜂窝)。以及因为某些原因叶修对小周有所怀疑,说白了就是不信任他是自己这边的。


评论(12)

热度(76)

  1. Chen魂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