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周叶】男友失格症候群 06

介于作者是个跳票大王,哪怕跪着发也对不起之前看这文的各位,so来个预警:本文已经达成年更且走向特别无聊,不走剧情也不走肾,如果愿意跟我再试试,那么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跪谢。


=========================



叶修究竟没高调到带着因为生病而比平时不设防的周泽楷一起走去药店所在地商业街,而是打电话让助理代劳,在地下车库完成交接,随后径直开车回了家。
这时候已经过了中午,趁着周泽楷卸妆洗澡的当口,他插好热水壶、用电饭锅煲上粥,又迅速削了个苹果切片装盘放到了床头柜上。
叶修平时在家几乎不进厨房,照顾人的时候倒妥帖得很,煮粥得花点时间,他就坐在床沿边陪着对方一起等,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说话。
周泽楷安静地靠着,叶修怕他困,但其实还好,或者说头脑里事情正多,从这头呼啸到那头,怎么也是睡不着的。
吃完药是大约半个钟头之后,叶修把靠垫抽走让他躺舒服,又伸手拂开挡住眼睛的额发,见他睁圆眼睛盯着自己的固执模样,心里好气又好笑,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现在这样,那时候怎么想得到。”
那声音很轻,口气也平淡,满脑子塞着情绪的周泽楷差点就以为他说的是今天天气真好这类的话,隔了两秒才吃惊地转头看他,叶修却没在看他了,目光仿佛落在那片光滑平整毫无瑕疵的墙壁上面。
周泽楷的心中巨浪翻腾,那是叶修轻飘飘的一句话掀起的,在很多情况下,当他发现自己潜意识里对叶修越来越没无所保留的时候,来自于危机感的恐慌就会不受控制地涌上来,他很清楚,这是自己努力至今仍不能改掉的坏毛病。
有时候,他甚至会认为自己是在恨着对方的模棱两可,哪怕是说出这样的话,也要刻意隐藏代表其真实的所有迹象。
叶修总是那么随意,连骨子里的骄傲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不说点什么?”
或许是他沉默得有些久了,叶修又开口道。

回应点什么。
周泽楷也是这样想的,他认为自己应当表达一些内心的快乐,那原本应该存在,毫无疑问。
他那么爱慕叶修,在一段漫长的时光里,这份心思从未曾被吝于表露。
他一直在等叶修做好准备,不管是接受自己成为对他而言特别的人,还是接受他们的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叶修对爱意总是讳莫如深,但他不会去质疑,也执拗地认为世上无人可质疑。
他只是忍不住猜想,叶修心里还有一扇紧闭的门,或许连本人自己也没发觉。
对于他们的这段关系,叶修宁愿一直保持精神上的被动,连大学时代的告白也是,因为那时的他想要一个答案,叶修就给了这个答案,而后的一切,可能都与我对你有好感这句话没什么关系。
所以在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毫无保留地因为这句话而快乐,“叶修……”
“嗯?”
叶修正注视着他,目光里分明毫无凌厉之色,却又仿佛透彻到直射内心。
周泽楷抿了抿唇,刻意没有回应那双视线,“你考虑过未来的事吗?”
“关于什么的?”
“我们。”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他究竟不是情商欠费的白痴,到现在还抓不住对方反常的源头。
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倒也不至于,但这样一来,他也难免跟着被负面情绪侵染,不无烦躁地伸手去兜里摸烟。
活在当下,叶修一向奉行如此的生活态度,否则也不会有高中毕业就离家出走的气势,他明白周泽楷不是对这个有意见,而且比起不满,他觉得那更多的是不安,仿佛是无声的诘问,为什么他一直不往前,为什么自己还需要等。
这些问题叶修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他甚至没赶在对方面前表露,其实在这份情感以外,他才是那个能百分百掌控全局的人。
他比周泽楷大四岁,在他们相识的时候,那几年的年龄差存在感比现在强得多,所以他也早就习惯做解决问题的那个,而与此相对,他也坚持不能为对方做任何决定。
他不愿去想下一步的事,那些变数,可能的懊悔,哪怕自己做好了承受的觉悟,但他不想让周泽楷在其中有半分被动。
那时候的他当然想象不到今天,想象不到刚萌发的好感有朝一日会长成参天大树,将枝节延伸到自己世界的所有角落。
这与只关乎自己一个人的梦想或事业完全不同,他在每个节点上都会忍不住停下来,希望给对方多点时间深思熟虑。
然而感情的可怕就在于,愈是想要保留,愈无法保留,再聪明睿智,也不过于此。

周泽楷没动弹,也不吭声,房间里本就暗,加上心情原因,气氛更是阴郁。
负面情绪就是这样,越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住。
“想这些多久了?”叶修没摸到烟,记起刚才随手搁在了准备室,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周泽楷觉察到了他的不痛快,也明白眼下局面全是因自己而起,只是事已至此,总不能矫情地道歉了事。
“让我想想吧。”他说。
叶修愣了愣,慢半拍才回过味儿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想什么想,睡你的吧!”
他在心里暗忖,怎么还跟个病号较上劲儿了,顿时之前那股不悦就被懊恼压过去了,二话不说把人往被窝里摁,摁进去后又想了想,体贴地问:“要我呆这儿还是出去?”
周泽楷被他问得脸热,自己也不知是不是被子捂的,“不回组?”
他半张脸埋在被子里,本来就大的眼睛眨巴一下,叶修心都化了一半,心思也摆不平了,“陪你呢。”
周泽楷终于满意了,紧绷的神经一松,彻底向大脑的昏沉感缴械。


那之后拍摄情况逐渐步入正轨,笼罩在剧组每个人头顶上的黑云也渐渐散去。气氛越来越放松,往来见到的笑脸频率也随之大大增加,年轻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们也不再像前几天那样见到叶修就赶忙缩紧尾巴借故逃离,而是又恢复了一有空就围着这位嘴不饶人的大神打转同时练习精神上抗击打能力的常态。
相处时日越长,围在叶修身边的人就会愈发喜欢他,这是许多人心照不宣的事实。
周泽楷其实对此很能认同,尤其是,他很享受欣赏叶修在人群簇拥下意气风发的样子。
不过,这并不对他们俩实际上进入了冷战模式有丝毫影响。
这种冷战与普通情侣的冷战着实不太一样,在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他们依然不避讳顺势同彼此交流,只是仅有两人在的时候,言行举止都被自动自发地限制在了“客气”的层面上。
那之后连续几天叶修都以剧组事忙为理由发短信告诉他不用给自己留门,他也没有在没有拍摄任务的时间段到过剧组。
虽然想不通和不确定时常有,但他又确实了解叶修的作风。
这场冷战既然从他的“让我想想”开始,自然也只有他的“想明白了”才能结尾。
宝贵的假期时光因此变得百无聊赖,想来也令人哭笑不得,忙碌的时候他和叶修好几个月都不会见面,通讯的效率也会受二人工作间隙时差的影响,多半只能说些诸如吃饭睡觉等毫无含量的琐事,周泽楷不是个喜欢记录周围再分享出去的人,况且就算当天组里有人给大家贡献了一个极具存在感的笑料,到他这里也很难用语言或文字还原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有空的话,他可能会跟叶修提起自己最近看的书或电影,这之中他们可聊的部分多些,也不至于让对方觉得自己是在唱独角戏,虽然这或许并不会成为叶修的困扰——如果身边人出了丑,他恐怕会把整件事加油添醋扩写成一幕剧也说不定。
就这样的地下工作,他们好多年都分秒必争地坚持了下来,而现在,明明可以面对面多说两句,叶修宁愿对他视而不见,他则在这种时候一个人坐立难安,神经质似的隔三差五要去刷新下手机微博的页面。
他想不透跟叶修的事情,或许根本不该想,他们目前关系平稳,并没有什么危机。
危机仅仅来自于他自己,明明一直在往前走,却偏偏要停下来,妄图于此刻驻足之处看清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未来。
他不能解释这份心思,叶修会生气的吧,几乎是被自己一意孤行地拖着走到现在,结果发现拉他的人根本一头雾水,这换谁都不能心平气和。
以前以为自己了解叶修就够了,可现在发现,他有点害怕叶修其实不够了解他。
冥想之间,周泽楷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纠结的毛线团。
……简直可怕。
他挠了挠难得没上任何定型水而触感松软的头发,然后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吓了一跳。

同样闷闷不乐的叶家二少拖着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见了他,与叶修九点五成相似的脸上满是高冷总裁般的傲慢之色。
“叶修呢?”
“在剧组。”
叶秋问:“你怎么不陪着他?”
周泽楷不答,转身把他让进屋里。
“他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
“你什么时候走?”
“……”
“算了算了。”叶秋说,“客房借我睡。”
自家一直有意无意明示暗示自己是霸道总裁那挂的小舅子突然跑来他们普通的小居室提出借宿的要求,周泽楷自然也能猜出几分情况,见他一个人坐着长吁短叹还贴心地从冰箱拿了啤酒出来。
虽然叶秋一直看不惯这个准哥夫,但这回倒也没拒绝他的好意。
两个男人一块儿喝酒,颇有交心的气氛。
叶秋喝着喝着开始向他倒苦水,“你们混娱乐圈的怎么都这么麻烦,谈恋爱麻烦,结婚更麻烦。”
周泽楷倒是没觉得惊讶,叶修曾提过自家弟弟的对象也是圈里人,就是保密工作一流,怎么也问不出是谁。
“不想公开?”
“她说还不是时候。”叶秋猛灌一通,“你跟我哥不也是,都见了家长,也没见你们有什么动静,也准备把地下情进行到底啊?”
一下被戳痛脚,周泽楷也跟着仰头灌酒,突然耳边咚地一声,他连忙扭头,发现叶秋软软歪倒在了沙发另一头。
“……”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同卵双胞胎连酒量也是半斤八两,那易拉罐因为摩擦力的阻碍倒是没滚多远,没喝完的酒水却已经在叶修难得表达过十分钟爱的奶白色羊毛垫上晕开了。
他狠狠用掌心拍了拍额头,竟然有点希望叶修今晚仍然选择通宵加班,好让他毁尸灭迹之余再想办法来个偷梁换柱。






评论(2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