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看

等等,上个荣耀脸书先

【镇魂/巍澜】当归(短篇完结)



(镇魂/巍澜主澜/主剧版强行兄弟情)


片段补录重发,逻辑缺乏流水账,剧版最丧情形脑洞,没本事好好写,没空带大庆,假设到剧版穿越前巍巍都没说破曾经见过阿澜,只有四十米大刀.(
ooc全属于我





他尚且年轻的友人在另一侧和衣而卧,许是少了万年冗复繁杂的心事,那睡颜竟有种与印象稍是出入的无防备。

这体验可真是有点新鲜,在心里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安慰了自己,赵云澜借着月光多看了好一会儿,又忍不住玩心大起地上手戳了戳对方的脸颊。

如果是万年后的沈巍,恐怕他的手指还未碰着,就该警觉地睁开眼了吧,可这位小黑袍使却依旧呼吸绵长,没有半点被扰的样子。

赵云澜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不自觉扬起的嘴角,兀自收回手,起身一面整理着睡乱了的衣襟一面嘟囔着山里就是凉地往洞外走去。


【“你还有我啊。”】


一天前,他见他提起牺牲的同族满脸落寞,忍不住脱口而出。

那时候他们也才刚认识不到两天,战事激烈,没什么闲心互相作自我介绍。

刚启动圣器来到了解程度仅限于中学课本上所描述的远古时代,就算是赵云澜也难免抓瞎一番,幸好他与人打交道的技能高超,很快就凭借对地星人的了解和不赖的身手在人类自卫队里混得风生水起。

情报来源多了,便有一些关于地星人异类的风声传入耳中,与人类当下面对的嗜血残暴的侵略军不同,那些地星人竟然会从自己的同胞手上抢救海星人类。

他猜测沈巍一定身在其中,或者干脆就是他们的领导者,所以更加密切关注这层消息,这样过去了几个月,神秘的正义使者终于给他找到了行踪。

见到与一万年后的沉静内敛恪守礼规的模样不甚相似的少年,赵云澜也不免颇有感慨,他早疑惑过黑袍使大人明明视力毫无问题还偏要戴着眼镜的坚持,现在细细看来,那副眼镜就像一个恰到好处的封印,让他看上去更像凡人。

赵云澜记挂着沈巍曾经的提醒,时空穿越可能造成各种秩序混乱,所以特地在对方询问姓名时留了个心眼,既然是回来改变历史提前助黑袍使消除万年后的祸患,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胡乱结下因果。

他忽然想起对方讳莫如深的先圣昆仑,怀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脱口而出道:“昆仑!”

传说中的大荒先圣受人类与亚兽族顶礼膜拜万年,赵云澜丝毫虽一边心念着冒犯,一边又暗暗自得,“你呢?你叫什么?”

对方却没有回以他以为的那个答案,“我没有名字。”黑衣黑发的少年说,“我出生时父母就不在身边,应该是没来得及帮我取名字了。”

赵云澜不仅有些挫败,在未来认识那么久,任自己软磨硬泡也绝口不提自己过去的沈巍,万年前竟是如此坦率。他见不得对方露出半点低落,很快哈哈一笑,“没事儿,俗话说入乡随俗,既然现在你身在海星,要是不嫌弃,我给你取一个符合我们海星文化的名字吧。”

还不等对方回应,他便自信膨胀地道:“这世间啊,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如同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

他望着身边的眉宇间还留着青涩气息的少年,眼神里尽是笃定,完全没考虑过对方怎会无端端接受一个萍水相逢人的赠名,只是天马行空地想,怪不得这位尊称黑袍使,小时候就这么喜欢穿黑衣服,不过这时可不能叫黑老哥,要叫黑老弟了呀。

而少年细细咀嚼这个名字之后,眸光一闪,眼眉间的喜色已充分印证了赵云澜的想法。

这名字,大约他是十分喜欢的了。

这个认知顿时让赵云澜尾巴翘到了头顶,飘飘然地调笑他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叫你小巍,不错吧!”


穿越时空这种事果然很奇妙。

走神间他已经走出休憩的山洞,深深呼吸了一口带着夜凉的空气,顺势舒展了一下身体,“远古时期的空气质量就是好啊,哪像我们现代,这一口吸的全是雾霾。”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衣兜,这才想起来最后一根棒棒糖储存已经被自己塞进了一脸懵懂的沈巍的嘴里,不禁砸了砸嘴,忽的生出了一阵没来由的惆怅。

虽然来的时候是别无选择孤注一掷,可现在想来,要达成目标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此前他亲眼见到这时的沈巍与夜尊对决,后者与一万年后的狠谲如出一辙,可前者,显然心志并不像他认识的沈巍那样坚定,出招总留着余地,不愿真正要伤对方性命。

可是他们作为双生子,力量本就没有过多差距,沈巍的保留让他十分被动,若不是自己带着黑能量枪助阵,恐怕很难顺利全身而退。

仔细想想,他们毕竟是亲兄弟,如果让现在的沈巍知道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要确保在一万年前就让夜尊死透,说不定会当场跟他翻脸。

可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在很难让他开口去解释。

说什么呢?

我来自于一万年后,而你在那时会为了天下苍生与你的亲弟弟同归于尽,我不想你死,所以来提前杀了他?

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一见面就说的,可不行。

年轻了一万年的沈巍连平时的神态都要放松许多,虽然内心都是一样正直善良,可如今的他显然还没有那么沉重的烦恼,赵云澜无法那么轻易就给他压上一块巨石。

他也想过,自己成功改变了过去,断绝了未来的隐患,黑袍使也就不用时时去上界收拾烂摊子,也不需要再有特调处,他们大约是不会再见面了。

要是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一万年后,应该早就忘了这时的相遇了吧?

但又想,不见就不见吧,他能活下来是比什么都好的事。


***
他们很快成了这个时代人们眼中的好搭档,也成了不少人口中的和平希望,当赵云澜模糊的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变成了日后的那个“昆仑”的时候,一丝丝异样的感觉从他脑海里窜了出来。

与这时候的沈巍呆的久了,他已经不太会刻意去想一万年后的那个沈教授,毕竟回忆总会以仿佛生生攥住心脏的疼痛结尾——在巨大的力场下不堪承受而从中间崩碎断裂的天柱,浑身浴血的沈巍一定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能死死制住夜尊不让他动弹分毫。

赵云澜依稀记得自己应该是吼着对方的名字冲上前去的,但记忆中的那刻他什么也听不到,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他竟无论如何也赶不及了。


【“阿澜,早该是这样的,只能这样。”】


沈巍的眉眼和嘴角都含着笑,哪怕满脸血污,那笑仍然是干净的。

随后他的身影被倏然掉落的天柱碎石阻隔,天崩地裂的震感把赵云澜狠狠往外甩去。

他仰面摔在地上,耳边一阵嗡鸣,只凭着潜意识驱动着挣扎翻身,透过烟尘与血色往沈巍原本站着的地方看。


断壁残垣,哪里也没有他了。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昆仑,你在做什么?”

赵云澜干脆闭起眼睛,刻意掩饰着指尖的颤动,要不这样,他总觉得自己会忍不住问身后无辜的人:沈巍,是谁把你教的这么心狠?

天下苍生,永世和平,是谁要你非一个人去背负那些,哪怕分担出去一丝一毫也不愿意?性命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值钱吗?

小黑袍使的耐性显然没有未来那样好,得不到他的回应,近在眼前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急切,“昆仑!”

“啊。”赵云澜睁开眼眨了眨,对上那双澄澈透明无所保留的目光,虽然心怀愧疚,但依然不着痕迹地扯起了别的话题,“没什么,只是在想啊,我们正在研究的可以封住黑能量虫洞的装置,什么时候才能有技术上的突破。”

被强行用黑能量撕开的沟通两界的通道带来的不仅仅是要占领海星的地星人,还有空间不稳定导致的时间虫洞,一直是他们极为头痛的问题关键,沈巍不疑有他,也跟着皱起眉来。

“只要你的设想达成,强行撕裂的空间通道能够被修补起来,我们就不会有后顾之忧。”

“这些装置能制约黑能量,用它们对付夜尊也不是不可以。”

赵云澜一面说一面暗暗观察沈巍的表情,后者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道,“我只是担心,这种装置我身为地星人不能直接使用,在它与黑能量互冲的同时,会不会对人类持有者造成影响?”

“呃……”赵云澜顿时被他问了个措手不及,想到未来沈巍看见自己触碰圣器时那被踩了尾巴的猫的抓狂模样,还真是心有余悸,只得插科打诨地弹了一下少年的额头,“制约黑能量的东西,能对我们普通人类造成什么影响,年轻人,脑洞太大可不好。”

事实上,他没敢让现在的沈巍,虽然海星人类找到了能对黑能量立场产生影响的天然物质,但加诸之上的触发能量并非是能轻易获取的,而是需要极为强大坚不可摧的精神力,或者说意念,注入其中。现阶段没人能说得清激起一个人类迸发这种精神波动后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稍微思考一下后世历史里语焉不详的大荒先圣昆仑的后续故事,赵云澜在心里早已隐隐有了某种预感。


不久之后的又一次大战中,他意外触发了身上的圣器原型品,顺带还把毫无防备的夜尊弹飞老远,随后便一头栽倒,人事不省。

这次意外把沈巍吓了个结实,赵云澜后来听别人说他不眠不休地守了自己三天三夜,不禁联想到万年后好几次触发圣器昏迷醒来时沈巍黑如锅底的脸色。

不过那之后,沈巍对他试图接触圣器原型的反应也愈发像起一万年后的他来。

此行目的仍然毫无进展的赵云澜有一天终于彻底爆炸,烦躁地对着沈巍发了好一通火,然而对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小心翼翼地给他递上了一样东西。

底下大约是一根竹签棒,上面是融化后重新塑形凝固的麦芽糖。

沈巍仿佛怕他不满意,垂着眸不太敢看他。

赵云澜顿时觉得心都化了,别看他熟悉的那个沈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个小沈巍可是有着实打实十指不沾阳春水、热个食物都差点炸锅的壮举呢!

心头的火气四散而去,他几乎有些坏心眼地凑过去问:“我说你呀,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赵云澜此人,骚包自恋又有点风流,纵横万年时空,撩人无数,可从没有一个人像沈巍一样让他有成就感,不论万年前还是万年后,总能一撩一个准,稍微抛个媚眼都能让他脸红到耳朵根。

“我……”沈巍目光躲闪,但这时候的他根本奈何不了赵云澜状似无辜的咄咄相逼,“我想……谢谢你。”

这答案倒是让赵云澜觉得新鲜,“谢什么啊?”
沈巍垂下眼睫,神色间浮上了一抹羞赧,“除了你,从没人试着想去了解我,没有人愿意坐下来和我推心置腹地说上几句话。”他抬头望了望两人头顶上悬挂的着的圆月,脸色真诚。

这点赵云澜并非一无所觉,与他志同道合的地星人在战争中伤亡离散,而不论他为两地和平做了多少,救了多少人,人类对他地星人的身份始终是惧怕与忌惮的,要说能天南地北地聊人生聊理想,可不就只有他昆仑么。

沈巍给人的印象始终是孤独的,即使是一万年后,他完全褪去了少年傲气,待人谦和有礼,骨子里却是疏离,所以赵云澜总会不自觉的想要尽可能离他近一些,就算是尬聊,也总要对他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因为从一开始就怀着明确的目的,他从来没考虑过自己会变成这个年轻沈巍的特别的存在,一下有些受宠若惊。

可这份窃喜却并未停留太久。


【“也许真的曾经见过吧。”】


一道惊雷在他脑海中倏然炸响。

当时他的“一见如故”确实只是戏言,可对方呢?

他心潮翻涌,起了些未雨绸缪的心思,“如果有一天我不辞而别,你可别怪我。”

沈巍的反应果然有些剧烈,但他没让他开口便又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
之后形势逐渐紧迫起来,从地星传来情报,夜尊正在试图借用地星中央的天柱为媒介,对海星人类发动大规模黑能量攻击。

大战一触即发,可圣器仍旧未能被成功激活。

他眼睁睁看着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被夜尊所杀,目眦欲裂地恨道:“我一定会杀了你!”

“就凭你?”夜尊斜睨着他发出一声冷笑,“你恐怕还不知道,我和他……”

“是亲兄弟,长得一模一样,那又怎样?”赵云澜暗暗把手伸进口袋,牢牢握住山河錐。

“他竟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看来你们关系真的很好。”夜尊倒是真的露出了讶异之色。

赵云澜坦然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但是他一定没告诉过你,我们一脉同生,命运休戚与共,如果我死……”夜尊故意顿了顿,看着赵云澜的表情露出了丝丝松动,“他也别想活!”他原本就意欲偷袭,话音刚落便挥手朝赵云澜放出了一股黑能量,尚处于错愕的赵云澜未能及时应对,被结结实实地打倒在地,吐出一口血腥。

夜尊用异能隔空扼住他的喉咙,隔着面具露出残虐的笑容,缓慢地将他吊到半空。

“你这又是何必,他不在,凭着几个弱小人类就敢对抗我,何异于以卵击石呐?”

赵云澜被掐得血色尽失,加上一身血污,看上去狼狈至极,可他却仍然挣扎着回应:“不要把自己想得太厉害,在我眼里,你可连他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这句话瞬间激怒了夜尊,他狠狠地在半空中做了个收的手势,赵云澜整个人立刻被强大的力量扯到他面前。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他看着你断气时的表情。”

“我也迫不及待,”赵云澜忽然勾起了带血的嘴角,“想看你阴谋破碎时的表情!”

随后,他举起手里的圣器,狠狠扎进了夜尊的额心。

足以把一个普通人类生生撕裂的能量在空中迎上了一片金色的力场,顿时消散于无形。

夜尊再欲出手,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包裹进了无形的桎梏之中,身侧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洞。

赵云澜紧咬着牙关,面色晦暗,持着山河錐的手却稳若磐石,“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方才故意受他一击,目的就是要让夜尊认定他已是强弩之末,彻底消除戒心。而以他对夜尊的了解,这货对沈巍满心怨毒,自然不会直接下杀手,而是会等沈巍出现,让他亲眼见证自己的死亡,那才是真的诛心。

这是一场豪赌,大张旗鼓地宣布让沈巍回地星去夺回天柱的控制权,却同时故意放出消息引来夜尊,目的就是要混乱视线,让夜尊踏入陷阱。

“这里很快就会跟你们地星的天柱空间相连,这时候沈巍应该早就已经把你那些手下打趴了吧,他会在那里设下永世囚禁你的封印,而我,会用这山河錐把你永远钉进去!”

赵云澜一字一顿,眸间几乎染上了一抹血色,用尽全力掷出了手中的山河錐。

圣器最终没有真正插进夜尊的心脏,而是落在肩头,将他打进了时空通道另一头的天柱之中。

通道被彻底打开,他与沈巍隔着空间之门遥遥相望,心绪翻涌,却最终泯然一笑。


封印大成,一场浩劫终于平息。


***
赵云澜被夜尊所伤,又过度消耗精神力,身体元气大损,只得长时间卧床休养,而沈巍作为地星的代言人和管理者,虽然心中牵挂挚友,一时之间却也实在没法亲自守在他身边照顾。

某一天午后,好不容易从昏睡中恢复神智的昆仑从新落成的海星鉴突然消失了踪迹。

闻讯赶至的沈巍和海星鉴上下四处搜寻,也没再能得到那人的半点消息。

传说昆仑原是大荒山主,与世无争,乃为救世而出,大功告成后不愿为凡世所扰,归山而去。

与充满浪漫色彩的故事不同,赵云澜真没有那个本事躲开海星鉴没日没夜的地毯式搜索,不过这并没困扰他太久,一万年后的沈巍为他查阅典籍搜索被黑能量感染的人类症状,但他并没有把查到的内容全部说明。

感染末期,肉身不堪重负,彻底分崩离析,消散于天地之间。

三件圣器已成为镇守海星的媒介散落各地,唯余下能量耗尽的镇魂灯失去了一切对外界的响应,赵云澜偷偷把它留在身边,竟也完全没有引起沈巍的注意。

万年后,迟迟不肯现世的最后一件圣器让他们颇费了些周折,赵云澜对此耿耿于怀,可惜虫洞已经无法第二次开启,而他自己也即将油尽灯枯。

直到封印夜尊之前,他才豁然明白,自己和沈巍之间的交集是一个封闭的圆环,虽然过程长达万年,可无论如何疲于奔命,最终都无法改变注定的失去。

原来你是这样遇见的我,而我,却是那样遇见的你。

万年时光流转,始即终焉。

但最后的最初,他们全部的时间都没有真正失去过对方,这并非不算是一种圆满。




赵云澜终于在广袤无垠的天地间停住脚步,盘腿而坐,缓缓阖上眼帘,静默安然。

阳光下,扬起的风中有那么一丝丝光亮落入镇魂灯中,如同星火。






===========交集分割线============


“……澜!赵云澜!”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唤起了他的意识,赵云澜猛的睁开眼,映入视野的竟是一张自己无比熟悉却又明知并不该出现的脸——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你是什么?”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对方的脸上却丝毫不见被冒犯或是被揭穿的动摇,仍是挂着泰然的笑意,不紧不慢地答:“我就是你,或者说,另一个世界的你。”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即便事情如此匪夷所思,赵云澜还是下意识朝着自己的翻版勾了勾嘴角,仿佛他天生如此,愈是处于棘手状况之下,整个人就愈是冷静清明。

对方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竟仿佛鼓励似的朝他眨了眨眼。

方才的犹疑竟就在这个表情里烟消云散,他一下子就在心里接受了对方的说法。

另一个赵云澜微笑着对他伸出手,“这个梦已经结束,我们该回去见他了。”

“见谁?”

“还能有谁!”对方轻笑,手又向前探了探,云淡风轻的模样又因为这个小动作平添了一丝实际的急迫。

这丝急迫感染了赵云澜。




===========穿越分割线============


最先感应到周遭的是眉间的天眼,赵云澜倏然睁开眼睛,察觉到自己正以打坐的标准姿势呆在自己熟悉又莫名觉得久违的豪华大床上。

随后他整个人从入定的状态一下弹了起来,又险些玩脱脸着地栽下床去。

自从昆仑君的元神归位,他在知情人面前一直都是刻意端着的状态,难得如此心神激荡形象尽失。

不过好在没人看见,他和沈巍的新家卧室,一般情况下大庆是拒绝踏入的。

他连拖鞋都顾不得穿,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出房门,好在公寓不大,一眼就瞧见了正在厨房忙碌着张罗早餐的身影。

“宝贝儿!”他以一种像极了猥琐变态的表情和姿势从背后往沈巍身上挂去,好在斩魂使大人早已修成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心性,才没有用手里切生菜的刀反手朝他劈去。

不过该红的耳根还是会红的。

赵云澜心生欢喜,对着他的耳朵后颈就是一通乱亲。

“别闹!”就算沈巍已经宠他宠出了各种毛病,还是忍不住笑声抗议这番荒唐行径。

“哎呀,我这打坐冥想了有多久呀?十天半个月有了吧,可想死你了。”

“三天。”沈巍冷静地道出事实,感觉扒拉住自己的手突然收紧了一些,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对,“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做了个梦。”赵云澜大概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冥思中无意间开启了一个平行时空,那里他是个没有神格的普通人类,战五渣到自己都心疼,他跟小美人大美人一直没有互表心迹,还惨得要命。

“噩梦?”虽然很难想象有什么耸人听闻的内容能惊到昆仑君,但沈巍还是立刻转过身来瞧他。
“算是吧。”赵云澜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摸了把脸后又一下子扭头往外奔去。

沈巍立刻不假思索地跟上去,发现他径直跑进了洗手间,然后光景一变,眼前人竟然化出了昆仑君真身,深井冰一般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番后深深舒了口气。

幸好幸好,没有胡子,还是那么美,啊呸,帅得惨绝人寰!


斩魂使:???





Fin.

















评论(8)

热度(57)